文章 Articles

美国的新绿色投资者

中国在美国绿色能源产业中的投资仍然很小,但其发展对产业自身和中美关系都很有利。艾林琳 、珍妮弗•特纳和德温•克雷恩菲尔德-海耶斯报道。

Article image

胡锦涛和奥巴马在2009年秋天签署了好几项双边清洁能源协议,针对的领域包括可再生能源、先进的煤炭技术、能效、电动汽车及其它促进低碳增长的技术。

这些协议已经促成了无数公共和私有部门的合作,比如杜克能源和中国新奥集团的太阳能、智能电网和能效项目。但由于中美在如何正确处理清洁能源的竞争上发生了龃龉,这些伙伴关系被大大贬低。令人震惊的是,在今年2月中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美的时候,竟然对清洁能源只字未提。

中美间的贸易紧张正在加剧,能源专家表示现在是一个中国扩大在美清洁能源领域投资的关键时刻。那么,这个投资能够为中美关系的平稳发展提供一个既有利润、又有利好的平台吗?

最近中美企业之间达成的合作表明这完全是可能的。2012年初,多项清洁能源合作剑指美国制造业。先是英利绿色能源控股有限公司在2月份答应从美国杜邦公司购买生产太阳能光伏板的材料。接着美国的EmberClear公司和中国华能集团清洁能源技术研究院达成协议,共同建设一个煤转气工厂,共能提供1000多个工作机会。

然后中国的万象(美国)控股公司投资4.2亿美元(26亿人民币),与马萨诸塞州的巨点能源公司共同开发煤转气技术。

尽管风能和太阳能发电的成本大幅下降,但美国的清洁能源产业仍然处于学步阶段,许多企业离开政府支持就无法存活。2011年,加州的太阳能板制造商Solyndra公司在得到5.35亿美元(34亿人民币)联邦贷款担保的情况下仍然宣告破产,令美国内投资者和美国政府对整个产业都忧心忡忡。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的政府决策者和投资者推动清洁能源发展势如破竹,无论在国内(有雄心勃勃的“十二五”规划)还是国外都是如此。



2006年以来,中国对美国的清洁能源项目投资达到60亿美元(380亿人民币)。与美国自身的巨大投入(据彭博社报道,单是2011年就达到559亿美元,即3520亿人民币)相比,这个比例还很小。但是,中国在美国清洁能源产业的投资在过去五年中飞速增长,单是2011年就有2.64亿美元(17亿人民币)。过去两年中国在美的可再生能源投资得增长速度达到年均130%。

根据对中国投资进行研究的咨询公司Rhodium Group在2011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国企业当年前9个月在美的总投资为42亿美元(260亿人民币)。自从2008年以来,清洁能源投资一直都是增长最快的部门之一。中国在美总投资的四分之三都进入了绿色领域项目(反并购的新项目),大约一半投资者都是中国的私有跨国企业。

许多投资的目的都是为了在美国销售中国生产的风力发电机和太阳能板等组件(通常包含了来自世界各地的零部件)。

批评家们认为,中国在美国清洁能源领域的投资造成美国工作机会和知识产权的损失,但华盛顿右翼智库传统基金会的史剑道指出,清洁能源投资对美国经济、环境和全球能源安全的好处尤为巨大。他说,尽管清洁能源的零部件是在中国生产的,但这些系统的安装最终仍然是给美国创造工作机会。

围绕清洁能源项目的工作机会创造的公平性问题是在2009年冒出来的,当时美国的管理者都很关心一件事,即在一家德州的风力发电厂,用《美国恢复和再投资法案》的经济刺激计划款项来购买中国制造的风力发电机。而美国第一能源集团公司的在华子公司正是这一项目的最大投资者。

三家由中国投资建造的最受瞩目的可再设能源企业(美国第一能源、新疆金风科技和尚德电力)的就业情况表明,大约每100万美元的投资就能创造一个就业机会。因此,中国在美国清洁能源领域的投资,从2006年到现在已经为美国创造了6000个工作机会。

但是,由于美国制造业的机械化水平比中国更高,中国的工厂更倾向于生产和装配组件,而且经常使用美国制造的零部件。清洁能源产业是很复杂的,任何一个装置都可能包含世界各地制造的零件。比如,据彭博社报道,中国太阳能企业尚德电力所用的多晶硅就是由美国的MEMC电子材料公司生产的。

此外,研究表明清洁能源投资创造的大多数工作机会都位于产业链下游,也就是说都是太阳能板和风力发电机的安装和维护,而非日益机械化的制造过程。

而杜克能源公司在2010年进行的一项研究估计,中美在电力部门的合作中创造的工作机会,大约73%都在基础建设阶段,甚至是在设备进口阶段产生的。根据美国平价太阳能联盟(简称CASE,美国太阳能企业行业组织)的计算,太阳能产业中52%的工作机会在安装阶段,17%在销售中。这就意味着主要的工作机会都在技术的应用,而非生产阶段。

一些中国企业已经开始对日益严重的贸易问题做出反应。金风公司在伊利诺伊州的Shady Oaks项目60%的材料都将来自当地,而非从中国进口风力发电机。美国第一能源在德州的项目似乎也将采用美国的钢制零部件。

尽管近来中美贸易关系紧张,但中国在美国清洁能源市场上的投资前景是光明的。中国大量的外汇储备和相对单一的债券持有方式,迫使北京在资产性更强和与基础设施关系更密切的项目中寻求高回报。与此同时,由于在利比亚等国的巨大损失,中国也开始把目光投向更稳定的投资市场。

中国的“十二五”规划强调环境事务,并将低碳措施放在最优先地位。中国的太阳能企业在国内光伏市场上已经过度生产,亟需进一步扩大销售市场。此外,中国的工资正在以每年10%到25%的速度增长,导致生产成本的提高,鼓励中国企业拓展视野。因此,美国企业日益成为中国投资者眼中可靠而且“经济适用”的选择。

但是,障碍仍然存在。其中最突出的就是不确定的市场和国家支持政策的缺乏。美国联邦政府向市场发出的信号是混乱的,它一边声称要致力于清洁能源的发展,但同时又通过补贴继续支持油气产业。与此同时, 许多针对太阳能和风能的刺激措施(如免税)都将过期, 除非美国国会延长其有效期。“无论美国还是外国投资者都在寻求政府的积极信号,”非营利组织美国可再生能源理事会的会员和企业关系副会长汤姆·威里奇说。

最近发生的事件加剧了这种不确定性。3月份,美国商业部宣布要向中国制造的太阳能电池板加收2.9%到4.7%的关税,根据是SolarWorld Industries America提供的一个反倾销案,该公司是美国太阳能制造业联合会(CASM)的创始成员之一,它起诉中国向美国市场倾销太阳能光伏电池。然而,美国平价太阳能联盟的一份报告指出,这项反倾销税会让美国失去近5万个工作机会。

威里奇表示,想要在美国投资的中国企业还发现,要在五十州的体系中自如游走也很困难,因为它们有不同的法规和激励措施。但是,美国各州的地方政府都越来越努力地为中国投资创造便利条件,纷纷在中国设立办事处,组织商业代表团访华等等。

在一些个案中,各州利用地方政策激励措施在投资上展开竞争。伊利诺伊和加利福尼亚是吸收中国清洁能源投资最多的两个州,它们都引入了可再生能源发电配额制,该制度强制公用事业机构逐步增加可再生来源的电力份额,并保证清洁能源投资的回报。

两州还积极拉近与中国的关系。尤其是加州,已经与江苏省正式建立了友好省州关系,而江苏正是众望所归的未来中国清洁能源领头羊。加州此举就是希望加强两地在能源和温室气体减排上的合作关系。两州还都让州长到中国出席贸易协定的签字仪式,以显示对中美合作关系的高度支持。

但是,美国官员在吸引国际投资上仍然刚刚起步。在我们为撰写这篇文章而采访的专家中,大多数人都表示,地方政府曾经请他们提供关于中国商务礼仪的基础建议。

中美所面临的能源和经济挑战能够转化为合作的动力。北京普华永道合伙人肯·苏(音)表示,可再生能源能够为中国投资者提供比传统能源部门更大的机会,因为它在政治上并不敏感。中国可以带来投资和一个巨大的未来市场,而美国的回报则是创新和清洁能源需求。

而且,对那些成功获得中国投资的美国清洁能源企业来说,“利益绝不仅仅是金钱上的”, Sunpreme首席执行官阿绍克·辛哈说,该公司的投资者就包括了青云创投的中国环境基金。“它们还可以促进知名企业间的合作,走向良好的协同,为所有伙伴创造更多价值。”

本文首发于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的杂志《中国商业评论》
2012年第2期。本站经授权编辑转载。

林登·埃利斯,自由撰稿人,
中外对话前美国项目主管。

珍妮弗·特纳,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中国环境论坛主任。

德温·克雷恩菲尔德-海耶斯,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中国环境论坛研究助手。
 

图片来源:Steve Jurvetson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