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一个建筑师的可持续之梦

伦敦的贝丁顿生态村碳平衡项目成就了比尔•邓斯特的大名。玛莉安•贝德报道说, 如今,这位英国的首席生态建筑师正在对他在中国的微型发电计划进行微调,欧洲也将从这一计划中获益。

Article image

赫利俄斯是古希腊神话中的太阳神,据说他每天驾着马车来往于天上。在一个关于赫利俄斯的故事中,一次,他的儿子法厄同要求代替父亲驾驶一天马车,结果马车失去了控制:不是太高使得地上滴水成冰,就是太低使得地上干旱枯焦。最终,愤怒的主神宙斯不得不用雷电将法厄同和马车一起击落,才结束了这个疯狂的局面,使大地恢复了正常。

21世纪,气候的剧烈变化使我们凡人再次面临着巨大的浩劫。冰盖和冰川不断融化,沙漠面积扩大,干旱变得越来越普遍。由于大气中温室气体(主要是二氧化碳)含量的增加,世界温度不断升高。这一次,灾难完全是由人类自己造成的,因此也必须自己找到应对未来挑战的解决方法。

贝丁顿生态村位于伦敦西南外围城镇萨顿,就在赫利俄斯大街边上,这是未来道路的一个样板。贝丁顿生态村完成于2002年,是英国第一个,也是最大的碳平衡生态社区,全称是贝丁顿零能源发展社区,英文缩写为BedZED。几年来,贝丁顿生态村已经为“可持续生活”——即在不降低生活质量的同时把握好环境界限——积累了无数的经验,其他地方从这些经验中可以学到贝丁顿生态村的对错得失。

“我们并没有说这个项目完美无缺”,比尔·邓斯特说,“无疑,我们能够做得更好。”邓斯特正在英国本土以及中国推广贝丁顿生态村(由英国的皮博迪信托商住集团和生态区域发展工作组共同开发)的经验,他在中国有两个项目正在建设中。邓斯特说:“中国是与气候变化斗争的最前线,我们认为最重要的就是把这里的事情做好。”

贝丁顿生态村建筑在一片废弃土地上,从这里到伦敦市中心要坐20分钟的火车。如今这里共有九十九户人家,既有公寓又有联排别墅,另外还有一个1,405平方米的工作区,共有200位居民和60位工人在这里工作。生态村实现了高度节能,用的都是可持续的建筑材料:自然的、回收利用的以及在生态村半径三十五英里之内任何地方找到的材料。尽管离公共交通设施很近,贝丁顿生态村仍然拥有伦敦最早的共用汽车俱乐部以及可再充电车辆的太阳能充电站。

贝丁顿生态村的建筑屋顶颜色鲜艳,风动通风帽在微风中转动,不断引入新鲜空气,同时将屋内的污浊空气排出。鸟儿们在上面筑巢,偶尔也下来到屋顶的植物丛中寻找虫子。太阳能光伏电池板吸收太阳光线(即使在阴天也行),为总体复合能源提供能量。

贝丁顿生态村所有的公寓都是朝南设计的,为的是最大限度地利用太阳光,并且加厚隔温,可以保持冬暖夏凉。居民们有小型的温室和私家花园,其房屋内部的照明和其它装置都是节能型的,厨房和卫生间也都是节水装置。贝丁顿生态村的统计显示,节水装置已经把人均公共供水用量减少到每天91升,而英国的平均水平是150升。

尽管贝丁顿生态村设计的初衷就是所有的能源都通过风能、太阳能和生物量等可再生方式来提供,但是在生物量方面却一直存在问题。贝丁顿的热电联产设施(CHP)技术上的麻烦层出不穷。热电联产设施的燃料是树木修剪下来的枝叶,就是在发电的同时也提供副产品——供热。在常规的发电中这些热量都白白流失了,而热电联产也可以通过超隔热管提供热水。CHP所使用的木柴是一种碳平衡燃料,因为燃烧所产生的二氧化碳和当初树木所吸收的量是一样的。然而,不断的技术问题意味着贝丁顿要更多地依赖室内热水储罐,而这可以兼作暖气片。

因此,贝丁顿的可再生能源比例已经从2003年的80%锐减到目前的11%。和伦敦的其他住宅区一样,这里也要依赖国家电网的供电。供水的情况也一样,在降水稀少的雨季——比如去年夏天,贝丁顿几乎没有存储和再利用的冲厕用水,因此不得不依靠公共供水。

贝丁顿的另一个关键技术“生活机器”­也已经失灵了。所谓“生活机器”就是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利用芦苇湿地对生活污水进行过滤,然后再次用来冲厕所和浇灌花园。事实证明,它的运行和维护成本很高,并不经济。尽管在情况良好的时候,“生活机器”和雨水收集装置可以实现每人每天15升的节约用水。

邓斯特承认:“热电联产有很大的问题,这是一个很大的教训。技术越高级,就会越快出问题并且被淘汰。维护成本越高,也就越不经济。幸运的是,七年后我们能够实现技术更新,可靠而且维持费用较低。技术的确是在进步的。”

他还说,“‘生活机器’曾经运行良好,但没有持续下来,这很难为供水部门所接受,因为他们不愿意对污水进行就地微处理,同样供电部门也不喜欢就地进行的发电和供热项目。”

“但是(能量)减负的实践基本运行良好,这里房子并不需要太多的供热。工作区现在人气很旺,实际上那里的地方已经不够用了。”尽管贝丁顿积极鼓励远距离办公以及回收利用、拼车、以及利用本地有机食品配送服务等“绿色生活方式”行为,但居民们并没有受到强制。

生态区域发展工作组(是世界自然基金会的协作组织,旨在推广“在一个星球上生活”,其内容就是可持续的,并且在全球公平地分配资源)的一些代表很失望,因为居民们参与绿色活动的积极性并无提高。但邓斯特说他并不担心,“你可以给出这些选择,但是你不能控制人们去使用它们。所有这些东西都是可以在一夜之间兴旺起来的,你用不着改变任何东西。它们都在那儿等着你呢。”

邓斯特又说:“有许多人专门从事节能问题的研究,寻求解决当今世界面临石油以及核能的大量使用问题的道路,和他们一样,我也认为我们的工作一个是帮助你戒掉化石燃料的依赖,另一个是认真考虑并规划出一个只要人们想要其发挥作用就能发挥作用的社会。”

“因此你会认为:‘这个规模是不是不对呢?’我们是不是把所有这些技术都用在一个过小的规模上了呢?是不是应该建一个更大的生态村——比如两千户的?这是一种观点。另一个观点则主张把规模变得更小一点。我个人倾向于后一个。我们现在正在寻求某些家庭和楼房规模上的微型发电解决方案。”

在邓斯特看来,微型发电是革命性的,中国的农村地区也在越来越多地采用这一技术。“关键在于降低成本,要实现这一点,只有和中国这样的国家合作,帮助他们的产业达到一定的经济规模,才可以使成本降下来,这样我们就可以将同样的概念引入欧洲。……于是就能双倍减少碳排放,实现在用碳上的双赢。”

邓斯特说:“我们现在正在中国努力地为我们所生产的部件建立供货链,中国根本无力进口微型发电产品,中国市场是十分注重节约成本的。所有的考虑都要以尽可能简化设备和降低成本为出发点。因此,我们在任何时候进行设计,都必须考虑制造上的节约。”

“如今在我们公司,我们已经不仅仅是建筑师了,我们设计自己的节能型部件,我们努力参与到整个流程中去,而不仅仅是说:‘我设计出了这个,你们把它造出来。’”邓斯特的公司已经把三分之二的工作都放在了中国,现在正在研制专门针对中国市场的太阳能空调机和除湿机。

“但是欧洲和中国都面临着同样的障碍,”邓斯特声称,“我们无法做出一个与众不同的东西来,因为没有别人在做。因此,我们做出来的东西永远都是成本过高的范本。这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邓斯特说,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在中国为他的两项计划中的工程找到了“很好的供应商”,这两项工程一项是在北京郊区建立一个和贝丁顿同样大小的生态村,另一项是在湖南长沙建一个高密度项目。长沙项目已经有一座建筑开工了,坐落在长沙近郊的开福区,包括样板间、零售商铺、一座宾馆、一个游泳池和其它体育设施。

邓斯特说,“他们正在(中国)建设一种新城市街区范本,这个项目代替了那些塔楼和沃尔玛之类的超市”。整个街区坐落于波浪形的园林之中,是一个“所有设施——工作、商业、社区公共空间以及住宅的混合体”。邓斯特还说,“重要的是风从东西朝向(而不是朝南的)的房子穿过,以便于空气流通。它们的问题在于纳凉,而不在于采暖”。因为长沙的项目需要通风和新鲜空气以及除湿,被动的平行通风烟囱罩已体现在设计中。

邓斯特在中国的另一个项目是一座零(化石)能源农场(ZEF),距离北京三十英里,是一个六环路外的新社区,周围还都是庄稼地。在早期规划阶段,设计方案里采用微型发电,包括太阳能发电、一台风力发电机,还有一个建在楼顶上的芦苇湿地净水设施。这个生态村将包括各种面积的住宅、一个养鱼池、一个出售自产物品的农场商店、一个咖啡厅、工作区以及修建在高密度区的地下停车场。一套样板间已经接近完工了。邓斯特说:“我们认为这里比英国正在进行的项目要先进得多。”

“微型发电技术实现了分户式的能量生产,进一步增强了普通人的能源利用,”邓斯特指出。“我们认为这就是未来之路,因为在拥有你自己的太阳能板和微型风力发电机,与认识到你的碳排放量和能源利用情况之间,存在直接的关系。这个反馈是十分直接的。”

对于大型公共发电设施,如核电站(这是他所反对的)和风力发电场,邓斯特表示“这太不着边际了,我们相信它们最终会弄巧成拙。我们把这个地方称为‘绿色网格’,但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有足够的可再生生产方式来满足当前对可再生能源的需求,永远都不可能。我们必须首先降低70%到80%的负荷,通过提高能效和微型发电,然后绿色网格才能发挥作用。”

通过在中国的网络,邓斯特将把太阳热能采集板、太阳热能和木屑颗粒锅炉的联合装置带回英国,他说这些在英国市场上约值5000英镑。邓斯特说,“这将给你带来零碳排放的热能”,同时他也以此反对绿色能源设施绝对昂贵的观点(从中国海运这些设备所排出的碳并不比用大卡车从西班牙运零件多多少)。由于他所追求经济规模,以及管理和航运的最简化,邓斯特说,“从这个微型发电技术中获益最多的是普通人”。

邓斯特说,环保住宅具有很大的市场,并且说他每建一座住宅都有2000人在等着购买,但是每年只能建20座。他认为:“核能并不起作用。我们的化石燃料就要枯竭了。谁有更好的办法呢?即使有办法,也几乎得不到任何政府支持。”

“老的借口没有用了,我们需要一个专业的、持续性的和决定性的办法。如果计划已经实现的话,我们现在就没有余地了。”邓斯特认为,只要每年能效都有所提高,到2050年之前在英国实现80%的碳减排目标是可能的,并不需要额外的技术(如石油钻井)或者核能。这意味着每年增加60%的太阳能热水、50%的太阳能电力、25%的微型风力发电和100%的生物热能。

邓斯特说,“建起贝丁顿生态村的时候,我们并没有预料到气候变化会来得这么快。如果当时知道的话,我们肯定会进行被动降温,设置更多的遮阳设施、太阳热能采集器和微型风力发电机。不要热电联产设施,而代之以燃烧木屑的锅炉。我们还会让这些居民们完全参与到设计过程中来。这样就会消除自然和那些希望与之和睦相处的人们之间的敌意。”

和邓斯特一样,中国也希望并需要和自然和睦相处。

 

作者简介:玛莉安•贝德是一位居住在伦敦的自由撰稿人,对环境和人权事务尤为关注。作为一个作家和编辑,曾经为《时代》杂志(欧洲版)、《独立报》、《国际先驱论坛报》 和《纽约时报》工作。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未来的中国城市命运

低层、低环境冲击的设计例如贝丁顿零能源发展社区的建筑物,显示了未来的城市设计方式。然而在中国, 围墙社区及高层建筑物显著着是当今的规范。但是,让我怀疑的是北京市的设计将如何能使周围的人民适应, 他们是属于经常由郊区来往北京的员工吗? (我察觉到地下室德的停车场) 或者是服务于当地较贫穷团体呢? 这些不单只是建筑师必须顾虑的, 然而城市规划师也应该对这些计划给予支持。-SL

The future of China's cities

Low-rise, low impact designs like BedZED show the way for future city design, particularly in China, where gated communities and bland high-rises are now the norm. But I wonder how the Beijing designs will fit with the surrounding community - will they be commuter suburbs for workers in central Beijing (with underground parking, I notice)? Or will they work for local and poorer communities too? These will be considerations not only for the architects but also the city planners who should give these projects support.
-SL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糟糕的建筑

中国最近很多建筑都以成本昂贵和高耗能而著名。国家大剧院那个大圆球,难看也就算了,但耗电耗水之高真让人心疼,怪不得要建在供电局后面。还有用于奥运会的“鸟巢”,这么个建筑还搞“绿色奥运”?

Unfortunate buildings

Recently very many of China's buildings have achieved fame at high cost and by consuming lots of energy. The Chinese National Theatre, that huge globe, is ugly and that's all. But consuming electricity and water at a high rate really makes people feel sick at heart, and no wonder they want to build behind the back of the public electricity bureau. There are also "birds' nests" used by the Olympics, are these buildings also towing the line of the "Green Olympic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微型发电

这篇文章让我喜欢的地方是它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在错误中学习是创新性解决方案的成功推行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微型发电方案需要和很多既得利益者进行斗争。在不同社会经济技术条件下实施这一方案也面临着很多问题。但是,它提供的正是我们所需——全球问题的本地化解决方案。

欧义恩([email protected])

Microgeneration

What I like about this article is the message that learning from mistakes is integral to the success of innovative solutions. Microgeneration has to battle against vested interests. There are problems in applying this approach in different social, economic and technical circumstances. But it offers what is needed - local solutions to global problems. Iain Orr ([email protected])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英国的贝丁顿生态村

玛莉安•贝德引用了贝丁顿的可再生能源的供应比例从80%锐减到11%。我想把这些数据引用到我的学生论文中。是否能知道这些数据从何而来?

翻译:[email protected]

BedZed in UK

Maryann Bird has quoted figures of a reduction from 80% to 11% in renewable energy supply at BedZED. I would like to use these figures in my student essay. Is it possible to say where the figures came from?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英国的贝丁顿生态村

针对这个学生在第四个评论有关“英国的贝丁顿生态村”中提出的问题。上述的数据是由生态区域发展工作组提供的。贝丁顿生态村,又名贝丁顿零能源发展社区,是由这个工作组发起的。在过去的几年里贝丁顿的现场可再生能源比例的锐减源于它麻烦不断的热电联产设施,并且这套设施也不再使用。11%的比例代表的是由贝丁顿的太阳能光伏电池板产生的电力。现阶段,需要发展的电力差额通过国家电网和备用的气体锅炉来补充。但是,根据生态区域发展工作组的计划,贝丁顿会在未来使用新一代的发电厂来回到“零碳排放”(也就是说,零使用化石燃料)的状态。请在生态区域发展工作组的16号新闻稿上点击参看Sue Riddlestone 处长的有关零碳住房的最新评论。------玛莉安•贝德

翻译:[email protected]

BedZED in UK

Replying to the student's question in comment no. 4, "BedZED in the UK" -- the figures can be attributed to the BioRegional Development Group, which initiated BedZED, or the Beddington Zero Energy Development.
The steep decline in BedZED's on-site renewable-energy production in the last few years stems from its trouble-plagued combined heating and power (CHP) plant, which is no longer running. The 11% figure represents electricity produced by BedZED's solar photovoltaic panels. At present, the balance of the development's power needs are met through the national grid and back-up gas boilers. However, BedZED fully intends to return to "zero-carbon" status (that is, zero use of fossil fuels) with a new-generation power plant in the future, according to BioRegional.
Please see director Sue Riddlestone's recent comments on zero-carbon housing in Bioregional's newsletter number 16, here

-- Maryann Bird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经济学是本质

这是一条很有趣的文章。

比尔·邓斯特的成功主要是由于对持续发展的激励做法的最重要能量的认识:从贝丁顿生态村的环保生活方式到工业成本的减少,收益率成为了环境实用性的奖励。尤其对中国来说,在目前无节制的发展中,必须来提倡可再生能源利用的经济逻辑,来确保任何可能的环保努力的成功。M.J.S

Economics essential

Intriguing article. Dunster's success can largely be attributed to an awareness of the overarching power of incentives i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From the ‘greener’ lifestyle BedZED offers to industrial cost cutting, profitability provides environmental pragmatism with a reward. Particularly in relation to China in the current climate of unrestrained growth. The economic logic of the utilization of renewable resources must be promoted if there's to be any real chance of success.

M.J.S

Default thumb avatar
sabine

家庭自动化和智能家居产品日益受人欢迎。我想这对帮助改善人们的生活是必不可少的。

cool

Home automation and smart home products are getting more popular by the day. I think they are very essential to help improve l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