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里约+20峰会中的政治

大部分观察家显然已对里约+20峰会大失所望,但峰会并非毫无建树,至少山地生态系统保护得到了重视。乔伊迪普•格普塔报道。

Article image

在国家集团的层面(主要就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但每个集团内部都存在严重分歧)上,解决之路在基础问题上苦苦挣扎。穷国希望有钱助其走上更加可持续的发展道路;富国则指出世界正面临全球性的衰退,欧元区岌岌可危,因此不愿提供任何帮助。穷国还希望以优惠的价格获得绿色技术专利;富国则表示它们不能妨碍知识产权。富国希望世界能够采取将空气、水、土壤、矿产的利用都算入成本的国家经济计算体系;穷国则不以为然,因为它们担心这将打开贸易保护主义的大门。

这样一来,会议的结果不过是发布了一个充满了许多权利主张的宣言,却漏掉了一些至关重要的权利,而且全都丝毫没有触及实际。比如,可持续发展目标只能在未来的两年半里在联合国总部进行谈判。宣言中漏掉的一个重要内容是妇女的生育权。一些宗教正统占主导地位的国家在最后一刻摒弃了这一条,让其他国家头痛不已。另外一个缺失的关键点是关于保护国际水域生物的承诺。一些国家抛掉这一点的理由是,这是专门的技术性问题,将在另一个联合国论坛上讨论。

在这些权利主张中,宣言提出的解决之道不过就是必须让民间团体和产业界都参与到可持续发展中来,但却没有给出任何具体方法。宣言对其他所有问题的表述也都与可持续发展毫无二致,无论它们是绿色经济,还是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升级问题、粮食和水安全、能源、旅游、交通、城市化、医疗卫生、人口、就业、灾害风险降低、气候变化、森林与生物多样性保护、遏制沙漠化、土地退化与干旱、山地生态系统保护、化学品与废弃物的妥善管理、可持续消费与生产、提高采矿管理效率、改善教育、性别平等以及制定一整套可持续发展目标等,概莫能外。

上述领域都是国际机构和NGO们连年累月不断努力游说的重点。比如,位于加德满都的国际山地综合开发中心(ICIMOD)两年多来一直在努力“将保护山地生态系统的内容写进这个宣言”(引用一位相关人士的说法)。该组织负责人大卫·莫尔登在接受第三极采访时表示,他对现有宣言草稿中关于山地生态系统保护的部分很满意,但如果措辞能更有力一些就更好了。

草稿中写道:“我们认识到山地获得的收益对可持续发展来说十分关键。山地生态系统在世界大部分人口的水源供应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脆弱的山地生态系统尤其容易受到气候变化、森林破坏和退化、土地利用变化、土地退化以及自然灾害的不利影响;世界各地的高山冰川在不断缩小变薄,对环境和人类福祉的影响日益加剧 。

“我们还认识到山地通常是许多人的家园,包括原住民和当地居民,他们在长期的生活中掌握了山地资源的可持续利用方式。然而,他们经常被边缘化,因此我们强调必须进行持续的努力解决这些地区的贫困、粮食安全和营养、社会排斥和环境退化问题。我们邀请各国参与进来,通过强化现有的安排、协议和可持续山地开发示范中心,加强合作并分享所有利益相关方的经验,同时还要因地制宜地探寻建立新的安排和协议。

“我们呼吁人们付出更多的努力来保护包括生物多样性在内的山地生态系统。我们鼓励各国将眼光放长,采取全局方法来进行山地生态系统保护,比如在国家可持续发展战略中制订具体的山地保护政策,尤其要包括山区的减贫计划和项目,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呼吁国际社会对发展中国家的可持续山地发展予以支持。”

对于那些不熟悉国际援助运作方式的人来说,这种表述可能听起来不过是一套陈词滥调。但将这段文字写入宣言本身,就大大增加了国际国内发展组织、智库、NGO和各国政府为山区可持续发展争取资金的机会。他们如今可以把各国政府首脑的保证展示给潜在的捐助者,从而增加获得资助的机会。这也正是国际援助项目通常的决定方式。由于1992年的地球峰会没有作出保护山区生态系统及其居民的详细保证,与沿海区相比,山区的可持续发展一直坎坷不断。

里约+20峰会显然已经让大部分观察家大失所望,因为它将决定推延了好几年,而无论穷人还是不堪重负的地球都已没有时间。但是,正如可持续问题的泰斗布伦特兰夫人对“第三极”说的那样,这次会议仍然为一些建设性工作敞开着大门。



乔伊迪普•格普塔,中外对话第三极项目总监(南亚)。

翻译:奇芳

图片来源:UN Photo,图为里约+20峰会秘书长沙祖康。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