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页岩气革命”的喜与忧

席卷全球的“页岩气革命”正在重塑世界天然气市场,并且可能在更大程度上影响能源格局。中国作为寻求替代能源类型需要最迫切的国家之一,正在加快投身其中,然而喜忧参半。徐楠、王淏童综合报道。

Article image

在中国,页岩气正在成为毋庸置疑的能源新星。

5月17日,中国国土资源部网站发布 《页岩气探矿权投标意向调查公告》。一段时间以来,有关页岩气的一切政策动向,都引发人们热切关注。

在美国,页岩气开放有可能形成新一轮的“淘金热”,不少人对此表示担忧,但中国的政策持续释放着鼓励信号。

一系列的核心问题仍然没有答案:页岩气的开采技术一直备受争议,从页岩中提取天然气将会对中国早已不堪负重的水资源产生怎样影响?在技术上,中国是否已经具备在各方面都比较落后的但天然气储量很高的边远山区进行地下深层开采的能力?哪个部门将对此进行监管?中国企业在经验丰富的美国合作伙伴面前该如何获得更多的自力性?

日前,国土资源部将启动第二轮页岩气招标(超过70家公司表达了参与意向),探寻这些问题的答案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紧迫。

页岩气大跃进

2011年底,页岩气被正式批准为中国第172个独立矿种。2012年全国两会期间,温家宝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加快页岩气勘查、开发攻关”。

这一显著态势,不能不说是受到美国“页岩气革命”的鼓舞,甚至刺激。在美国,页岩气已成为了最热议的能源话题。2000年,页岩气仅占美国天然气供应的1%,而到了2011年底,它已占到了30%

2009年11月,美国总统奥巴马访华期间,中美双方签署了《中美关于在页岩气领域开展合作的谅解备忘录》。中国“十二五”规划也明确要求:“推进页岩气等非常规油气资源开发利用”,初步提出2015年达到65亿立方米的产量目标;2011年酝酿出台的中国能源消费总量目标中,页岩气属于未被包括进其中的特种油气资源类型,因而备受鼓舞。

中国的大型国有能源企业、实力雄厚的外资企业,成为本轮非常规油气开发的第一批弄潮儿。

根据中国国内几大石油公司数据资料,截至2012年4月底,中国共计完钻63口页岩气(油)井,其中石油公司61口,国土资源部2口,且已有30口页岩气井获得工业气流。

中石油的进度相对较快,在川南、滇北地区优选了4个有利区块,其中4口直井获得工业气流。壳牌有限公司成为其合作伙伴,该公司于3月20日发布公告,宣称已与中石油签署中国首个页岩气产品分成协议,共同勘探、开发及生产。

而中石化在首次页岩气探矿权招标中中标后,目前已经在黔东、皖南、川东北完钻5口评价井,其中2口获得工业气流。

中海油尚处于勘探开发前期。

除此之外,华能集团、华电集团以及宏华集团等电力企业也纷纷加入,分别与重庆、湖南和四川等地的政府和企业签署了相关页岩气开采协议。

曾有美国官员在中美对话期间向媒体表示:中国页岩气开发可能会使埃克森美孚、雪佛龙公司等美国石油巨头通过与中国企业结盟而受惠。

民企获得入场券

5月17日,中国国土资源部网站发布 《页岩气探矿权投标意向调查公告》,公告对投标人资格条件的规定是:具有石油天然气或气体矿产勘查资质、注册资金应在3亿元以上的内资企业、独立法人。

这意味着,民营企业可以投标页岩气开发。

有报道称,新疆广汇、MI能源、宏华集团等民营企业早已为进军页岩气做足了准备。

2011年底,页岩气获准成为独立矿种,意味着其勘探开发就不再受油气专营权的约束,任何具备资金实力和气体勘查资质的公司都可投标。这一政策正式为民营资本松绑,为民营资本进入这一领域打通了渠道。

所以,尽管大型国企和外资在页岩气行业热潮中抢先占据了有利地位,但政策为民企的进入留出了必要的入口。

喜忧参半

在积极的热潮中,中国的页岩气开发也不无忧虑。

喜的是储量丰富、信心满满;忧的是技术受限,市场时机与开采瓶颈并存。

中国国土资源部地质勘查司副司长于海峰曾向媒体介绍:初步评估中国页岩气可采资源潜力为25.08万亿立方米(不含青藏区),与中国陆域常规天然气相当,与24万亿立方米的美国页岩气潜力水平相近。而美国的评估则更为乐观,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2011年4月份对世界14个地区页岩气资源的初始评估 ,中国页岩气的地质资源量为100万亿m³,可采资源量36万亿m³。

尽管人们对页岩气作为替代能源类型的前景充满期待,但同时也已经意识到其开采对地下水可能带来的严重影响。大量耗水、气体泄漏等问题,必将从第一天起困扰中国的页岩气开发。 相比而言,美国的页岩气开采较为成熟,但仍旧遭到了环保人士的强烈反对。 (点击阅读更多信息《水力压裂开采页岩气,中国请三思而后行》)


反对者表示,页岩气开发涉及高压抽取数百万升的“减阻水”(水,沙以及一些化学物质的混合物),这会影响到宝贵的供水资源。张永伟表示:中国页岩气大规模开采前,如果不能建立环境保护的框架,那么未来的开采可能就是一场灾难。 

但技术,是目前最主要的一个担忧。

20世纪90年代后期,水平钻井与多段水力压裂技术在美国获得率先实现突破应用,释放了页岩气作为非常规油气资源的开采和应用前景。“页岩气革命”自那时开启大幕。

而中国页岩沉积时代早、埋藏深,勘探开发的难度大,目前并无企业掌握水力压裂核心技术。

有人强调:“与美国公司合作是一个必须的选择。”有人担心由此带来的技术和地质适应性问题。

“目前,很多美国的页岩气开采公司正急切地等着中国的页岩气开采市场放开,他们有技术,希望能跟国内的公司合作,在中国页岩气市场分得一杯羹。这种情况利弊都有,关键看政府的政策到时候怎么定,监管如何落实。”曾有业内人士向媒体表示

而中国自主技术持有信心的观点认为:开发页岩气所采用的技术装备,与常规天然气的区别并不大,其中水平钻井与压裂增产等关键核心技术在中国常规油气开采中已经有所应用,而且国内在钻机、压裂车组、井下设备等装备制造方面也已有较强的技术和生产能力。

迄今为止,中国页岩气开发的法律基础及制度安排还没有明确下来,有关页岩气开发的矿业权与区块登记管理制度等管理体制问题也存在诸多争议,相关财政税收等支持政策还不及建立。如果按照2020年页岩气产量达到600亿-1000亿立方米来计算,未来十年需要至少投入4000亿-6000亿元。

除此之外,中国国内天然气定价机制也不尽合理,影响页岩气开发的经济性。



徐楠,中外对话北京办公室副总编辑。王淏童,北京记者。

此文由能源基金会与中外对话合作的“绿色发展”项目资助 。 

图片来源:SRWA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gaidee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革命这个词这么被滥用也算是环保产业的特色,什么都是革命。我们需要的是生产和消费的革命,这个作为生产环节的天燃气实在不需要什么革命,不就是市场的供需决定的嘛?需要革谁的命?需要谁起来革命?这个看来还要怪日本人,把这个revolution翻译成了革命,我国人民自然笑纳不误。人云亦云我总觉得不是个办法,您说呢?

The word "revolution" here is misused. It is considered only in relation to th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sector when what we need is a manufacturing and consumer revolution. Natural gas production does not really need "revolution", this is just determined by the market forces of supply and demand. So who's revolution is this? Who needs to start this revolution?

I blame the Japanese for this misuse of the word "Revolution". They translated it into the character “革命”, which the Chinese have blindly accepted as the definition of the word. But we can translate "revolution" into other characters in Chinese and I don't believe that following the masses is the way to go, do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