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德国核能政策的变迁:一招险棋

蓄势待发的中国可再生能源业,能够实现惊人的规模经济。德国放弃核能后,其先发优势会很快转为先发劣势。大卫·巴肯撰文。

Article image

中国的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商对德国的清洁能源计划了如指掌,并已经迅速为其提供了技术。中国出口的太阳能光伏产品约有80%到了欧洲,其中大部分去了德国。事实上,这些外销做得如此成功,以至于有人提出欧盟应该学习美国,针对中国的太阳能电池板采取保护主义的反倾销措施。

但德国有自己雄心壮志:到2050年,其能源消耗减半,温室气体排放量削减80%,将可再生能源在发电量中所占份额提高80%,这值得中国予以更多的关注。之所以这么说,并不是因为从这些数字上看,德国为中国做出了榜样——尽管中国也在摆脱化石燃料,但并不打算效仿德国放弃核能发电的战略。相反,德国试图实现的能源革命,将向中国这样的国家展示的是在技术上和政治上能够实现些什么,或者不能实现些什么。无论是让能源消耗失控,还是因为控制排放量而阻碍自身发展,都是中国不能承受的。

德国对福岛核事故的反应并非全然出乎意料。2011年3月事故发生期间正在关闭进行修理或保养的8个核电站不再重启的决定肯定是不合逻辑的,因为这些反应堆并没有面临可预见的地震或海啸危险。但是同时出台的到2022年逐步关闭德国其余所有9座核电站的决定,只不过是返回到先前的立场,2002年到2010年9月的德国官方政策就是这样的。2010年9月,安格拉·默克尔总理决定将德国核电站的工作期限延长到21世纪30年代中期前后,平均延长12年。

事实上,你可能会说,出于德国对核电的矛盾心态,默克尔当初决定延长核反应堆的寿命较之后来削减其寿命更令人惊讶。对许多德国人而言,冷战期间由于有太多的外国核武器部署在德国,民用核电的名声长期以来被玷污。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法国核武器的发展后来形成了可以引以为傲的国家技术优势。或许没有哪国人比德国人更关注高放射性核废料的存储地点和存储方式的不确定性。

但默克尔的第二个政策大转弯并没有完全取消第一个转弯。因为反应堆寿命延长的决定,是在公布2050年节能目标的同时做出的,并且是这个所谓的能源概念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根据环境部的说法,核电在这个能源概念中发挥“桥梁作用”,“直到可再生能源能够可靠地扮演自己的角色,必要的能源基础设施建立起来”。

因此不难理解默克尔政府在2011年宣布核能政策的同时,出台相应措施,放宽能源概念中的那些指标。因为离开核电,很难实现那些指标。除非用可再生能源完全取代由核反应堆提供的无碳电能,否则德国会发现它越来越难以实现其减排指标。但默克尔政府决定坚持其先前的目标,只是增加了一系列措施,加快电网扩容,市场整合和加快非核形式发电能力的投资,以便为可再生能源提供支持。

当然,德国可能会再次改变其能源政策。德国不大可能改变其对核能的立场,但可能的做法是,与清洁能源和减排指标挂钩。未来政府可能会按比例降低清洁能源和减排的指标。但是,人们不禁要问,德国为什么现在如此大胆。答案是,虽然德国人对核电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紧张,但他们也对无核情况下自身的技术能力显得更有信心。环境部声称: “我们可以成为第一个实现向高效,可再生能源系统过渡的主要工业化国家。”

换句话说,德国希望在可再生能源方面获得“先发”优势,其在技术和就业方面已经获益颇多。在风力发电的部署,尤其是在太阳能光伏发电的部署上,德国是美国和中国的竞争对手。德国的太阳能光伏发电业共雇用了37万人。在西门子(已经退出了核技术领域)的带领下,德国庞大的工程界中很大一部分在持续不断的可再生能源革命中获得既得利益。如果全球市场对清洁能源和环保产品及服务的需求势头不减,那么德国所下的赌注终将获得回报。

然而,同样的,德国也可能最终留给世人一个警示的教训:可能不能迅速转换能源系统。由于试图匆忙改变,德国可能招致“先发劣势”。为太阳能光伏发电支付高额补贴,德国如今正在为成本而懊恼,在某种程度上就已经显现出此种劣势。德国家庭缴纳的可再生能源补贴,已经有效地转化为太阳能技术,是献给世界的大礼包,中国一直乐于利用。德国还有许多耗能巨大的行业,如化学和钢铁业。这些公司以较低的费率支付可再生能源电力附加费。但任何提高他们的能源成本的举措,都可能会损害其国际竞争力。

贸然替换核电还可能产生另一种“先发劣势”。在德国公众愿意接受安装碳捕获设备以便减少燃煤电厂产生的碳污染之前,德国正在投资建设附加燃煤电厂,作为可再生能源的备份和补充。在世界天然气市场供应过剩施压于德国天然气价格之前,德国过早的冒着使自己受困于更依赖煤炭的风险。

德国和其他几个欧洲国家一样,最近已经在削减太阳能补贴了。这些削减的目的在于反映太阳能光伏生产成本的急剧下降。根据环境部的说法,在2010年底到2012年初这段时间,太阳能光伏生产成本下跌超过30%。然而,中国的生产成本降幅最大。中国巨大的光伏电池板的产量,在很大程度上是在德国(和其他欧洲国家)补贴的刺激下形成了规模经济。其降价的速度,是德国的太阳能制造商无法比拟的。结果,在 2011至2012年,有若干德国太阳能公司申请破产,其就中包括Q-Cells这个曾经世界上最大的太阳能电池制造商。

可再生能源革命所带来的先发技术优势可以为德国争取利益。然而政府准备让这个国家的太阳能制品产量减少,一些观察家对此表示惊讶。另一方面,在承认过去的太阳能补贴存在浪费和削减未来资助的情况下,政府几乎无法救助这些太阳能公司。这表明技术创新是多么精巧的平衡,先发优势转为先发劣势又是何等易如反掌。


大卫·巴肯,牛津能源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本文选自他最近的一篇论文《能源转换:德国的赌博》

本文由伯尔基金会核能与发展项目支持。

翻译:艾庆伶

图片来源:brewbooks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jerry

请三思:德国才是最终的赢家!

尽管中国可以暂时用低廉的价格占领德国太阳能电池板市场,享受所谓“后发优势”,德国则在保护环境方面再一次确立了其先驱地位。当德国受到尊重并更加着力发展技术革新时,如果中国仍过度沉浸在现有技术的“后发优势”中,那么从长远来看,这很可能给中国带来不利影响。

Think again: German are winners in the end!

While China can temporarily enjoy the advantage of the so-called "second mover's advantage (SMA)" by grabbing the solar panel market in Germany with a cheaper price, German reconfirms its image as one of the leading innovators and its leading role in saving our environment. While German gains respects and are more motivated to develop their next innovative technology, Chinese may actually hurt itself in the long run for enjoying too much of the SMAs and discouraging innov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