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什邡事件:中国孩子的担忧

杰拉德•勒莫斯指出,孩子们卷入到什邡的抗议活动中来,这是前所未有的,说明他们对中国的未来深感担忧。

Article image

上个月,中国和全球媒体广为报道了什邡事件。其大致经过是群众抗议金属提炼厂的活动中与警方发生冲突,之后政府决定取消建厂计划。但这在中国并非首次,之前在厦门和大连就发生过。

然而,什邡事件中前所未有的青少年参与,在国际上并未得到太多关注,中国国内网络上关于这一点的讨论则很热闹,媒体也集中报道。比如,《环球时报》英文版在对这一新趋势进行评论时,提到了文化大革命期间的灰暗记忆,当时年轻的红卫兵们站到了动荡的第一线,“显示出暴力和残忍倾向”。

《环球时报》在关于什邡的评论文章中指出,过去中小学生并没有“冲到一线,促成了成年人的诉求”。但我在2007年和2008年在重庆进行的调研活动(关于这次活动的情况请参见耶鲁大学出版社拙作《中国梦的终结:中国人为何忧虑未来》)说明,孩子们对环境的关切(无论是当地的还是全球的)是非常明显的。在西方,青少年在公众对未来环境问题态度的形成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决策者不应忽视他们。

许愿树

我见过中国人把写着心愿的纸片挂在寺庙里的树上,希望风一吹,上天就能够知道他们的心愿。受此启发,我考虑如果在远离喧嚣繁华和大城市中心的普通社区设置许愿树,或许能够看到人们真正的关切。在这里,我希望能够超越政界、媒体和学界老生常谈的争论。作为重庆一所大学的访问学者,我获准在三个社区设立许愿树。它们所在的重庆正经历着巨大的社会变化,但历史上却没有显著的抗议活动。其中两个社区的居民主要是大厂矿的下岗职工,厂子倒闭了,人们失去了工作、也失去了医疗和社会保障。另一个社区的居民主要是“农转非”的农民,他们的土地都被征用开发了,得到的仅有区区2.1万元(3200美元)的补偿款。


杰拉德•勒莫斯  摄

在一个社区,当地小学两个班级的孩子参加了我的调查。我在一张叶子形的纸片上印了四个问题:你是谁?是什么事情改变了你的生活?你最担心的是什么?你的愿望是什么?孩子们热情高涨地写下答案,并且争先恐后地把纸片别在许愿树上。很多人都提到了对环境的关切。

孩子们的环境忧虑


孩子们对全球环境挑战的意识在不断提高,部分是由于教育,但也有互联网的影响。一个11岁的女孩子说网络改变了她的生活,接下来说她最担心的是“地球上的自然资源即将耗尽,臭氧层空洞越来越大”。另一个同龄的女孩子则注意到了公众教育的必要性,她说:“我希望社区的环境能得到改善,希望人们学会有意识地保护环境。”

但是,孩子们有关环境问题的回答通常都是关于他们自己社区的,而非碳排放和气候变化等遥远的全球性现象。重庆的地形很奇特,高山到这里猛然降低,与河谷相接,浩浩荡荡、泥沙滚滚的长江和它更清更绿的支流嘉陵江在此交汇。山与江构成了重庆认同的核心,深深根植在孩子们的想象里。一个孩子抒发了对“和谐社会”的热望,并将其与自己熟悉的环境联系在一起:“我希望社区能够充满和谐、欢笑、幸福,技术发达,山清水秀。”另一个孩子的愿望则更贴近本地,他说:“我希望门外的小溪不再是黑乎乎的。”

孩子们对生活中环境恶化最切身的经验来自空气质量和水污染。重庆气候最好的时候也是雾气蒙蒙、潮湿闷热的。空气质量是一个不变的关切,无论大人孩子,呼吸方面的健康问题非常普遍。一个11岁的男孩子写道:“我希望能有清新的空气和干净的水。”

孩子们了解了(而且自己发现了)环境问题的普遍性。然而,他们却无法完全理解政策选择的困难。快速的经济发展不可能离开碳排放燃料的大量使用,中国仍然严重依赖煤炭。在可预见的未来,尽管对空气和水质的破坏可以减轻,但却无法避免。气候变化带来了对水源短缺(在中国由来已久并且长期存在的问题)、干旱和洪水的新一波焦虑。

尽管孩子们并不能完全理解问题的错综复杂,但他们能够感受到自己成长其中的社会面临着这些棘手的问题。如果人们对这些问题不闻不问的话,或许孩子们的关切变成抗议也不会令人吃惊。毕竟,他们将是这个世界的继承者。 



杰拉德·勒莫斯曾是重庆工商大学访问学者,英国文化协会前任主席。他所著的《中国梦的终结:中国人为何忧虑未来》一书已由耶鲁大学出版社出版。

翻译:奇芳

图片来源:好乐无荒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robertvincin

中国孩子的担忧

孩子作为未来的历史学家们,将要为现存的问题找到解决方案。其实,和许多国家相比,中国在环境科技补救方面已经处于领先地位。但是,对于基本科学和环境事实的了解也不容忽视。煤燃烧的过程就像火山喷发最终形成的硝酸盐和硫酸被人类和其他生物呼吸、封存的过程。当然,也有一部分难闻的化学成分可以在源头处被捕捉到,并且被运用到发电站中,就像中国现在正在做的一样。现在中国可以做的是普及科学知识,让未来的历史学家们去学习,去向他们的父母解释为什么在一些特殊地方种植专用植被可以降低二氧化碳含量,例如在沙漠中种植施过肥的土菜;清洁水道等。简而言之,中国若能遵从自然规律,将会给发达和发展中国家树立起榜样,孩子们也会在实际的学习和动手中实现他们在许愿树下许下的愿望。
罗伯特. 文森

Chinese Children's fears

Children, The historians of tomorrow are very much in tune with the problem and indeed solution. China is far more advanced than many nations with environmental technology reparation, It is critical however to firstly understand basic science and environment facts. Coal burning is de-facto volcanoes emitting ultimately nitrates and sulfates for Man and living matter to breathe / sequester. Yes there are nasty chemical that can actually be captured at source and are being applied to powerstation and like now in PRC. The best thing that can be applied in China is to set in place known science practices for the Historian to learn and explain to their parents how by growing dedicated vegetation in specific regions China can lower CO2 grow soil food and fodder in deserts and cleanze waterways. Basically doing what nature does if left alone to work China will set a model for developed and developing nations and the children will have met their wish tree wishes by actually learning and doing. Robert Vincin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hope

希望孩子们能记住她们所写的

hope

I hope the children can remember what's written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