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旅游威胁青藏高原

不加遏制的旅游业不但破坏青藏高原的环境,同时也伤害了当地人的信仰情感。刘鉴强报道。

Article image

开矿、建坝、挖沙、砍伐、盗猎和草场退化,正严重伤害青藏高原这一全球最脆弱的生态系统。但旅游业也毫不犹豫地加入这个行列。不同的是,旅游业绝不偷偷摸摸,它专门大摇大摆地伤害青藏高原最美丽神圣的地方。

6月15日,西藏自治区一家官方媒体宣布,西藏将开放羊卓雍措湖水上旅游。其实这里的旅游一直没有断过,只是这次更加高调。报道说,西藏珠穆朗玛旅游开发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达娃说,从内地引进了1艘“珠穆朗玛1号”观光游艇、2个“水上巴士”、几艘“小型快艇”。 “我们将尽全力吸引游客身临其境的体验这里的湖光山色。”

这一新闻立即引起公众强烈的关注和反对。羊卓雍措简称羊湖,距拉萨不到100公里,与纳木措、玛旁雍措并称西藏三大圣湖,是喜马拉雅山北麓最大的内陆湖泊,湖光山色之美,世所罕见。

这里不仅风光绝美,更重要的是,羊湖在西藏具有重要的文化意义。包括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在内的大活佛圆寂后,上层僧俗到羊卓雍错颂经祈祷,从湖中看显影,指示灵童所在的方位。

大部分藏民无法想象,大型机动旅游船在如此神圣的地方穿梭,游人在原本寂静、安详的湖面上喧哗。他们寻找活佛转世灵童的圣湖,变成旅游公司和地方政府赚钱的游乐场。

当天中午,在青海西宁的火柴人咖啡馆,一藏一汉两位环保志愿者紧急商议,决定开设一个名为“保卫羊湖”的微博,以密切关注此事。第二天凌晨,微博有27万粉丝的《新周刊》杂志创办人孙冕发言,要求羊湖开发“住手”。随后,有1700多万粉丝的电影明星陈坤说:“为后代留些东西吧!别被短期利益刺瞎了你们的眼睛!”

公众对羊湖的关注爆炸性增长,明星姚晨、赵薇、韩红也加入关注。羊湖迅速由一个小新闻变成全国性事件。但由于路途遥远、当地政府与公司不接受采访,关于这一消息的传播主要局限于微博。

藏族青年作家鹰萨在微博上公布了5年前的官方新闻。这一新闻显示,旅游公司对羊湖的开发,得到了当地政府的同意。“西藏山南浪卡子县与西藏珠穆朗玛旅游开发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将把羊湖旅游景点打造成西藏旅游精品,努力为羊湖景区的开发、运营,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

环境工作者在网上质问当地政府,这个项目是否经过了环境影响评价。有网友建议大家上西藏政府官网提出投诉,“一定把心声传达到西藏政府。”

公众的关注引起当地政府的注意。6月18日凌晨3点15分,@保卫羊湖 收到@西藏商报 的私信:“我们在今晨已刊发消息,项目已经停止。”

与旅游业相关的活动对藏区神山圣湖的破坏,由来已久。在青海省的青海湖是中国5A级国家自然景区,中国最大的咸水湖、内陆湖,同样面临着过度开发。

2004年5月,青海某旅游公司宣布,将在青海湖放置一艘豪华游轮,名为“青藏明珠号”。这艘豪华游轮集吃、住、娱乐于一体,相当于一座水上“四星级宾馆”。但中国科学院、工程院数名院士表示反对,因为青海湖是全封闭内陆湖泊,没有外流水系,只有入水口,没有出水口。游轮产生的污染物无法以流动的方式排出湖体,废油、废水和生活垃圾,会造成永久性污染,几乎没有任何治理恢复的可能,这种做法将对青海湖生态圈造成不可挽回的影响。科学院院士孙鸿烈说,一旦遭到污染,依靠现有的技术手段根本没有治理的可能,除非“将污染的湖水一勺勺舀干,再注入新的、干净的水”。

鉴于两院院士的反对和媒体的质疑,青海省政府暂停在湖建造游轮。当时,所谓的“豪华游轮”已经在青海湖边的施工地完成将近70%的工程量。 

“青藏高原生态环境保护网”创办人卓仓.扎西尼玛积极参与了反对羊湖开发。他说,目前青海湖的环境受到大量游客和游艇的影响。当然,这不仅是环境问题,还有对当地信仰的尊重问题。他在一篇文章中说,青海湖上进行的活动即便能过环保关,不一定能过“圣湖”民间信仰的禁忌底线。青藏高原上的自然资源能很好保留下来,主要原因要归于民间“神山圣湖”、生态伦理观念的隐形保护。

但外来旅游、探险者一次次地冲击当地人的信仰禁忌底线。2004年,北京一位体育教师张健宣布横渡圣湖纳木措,同样引起轩然大波。

纳木措,藏语意为“天湖”,位于西藏自治区,湖面海拔4718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咸水湖。对藏民族来说,纳木措也是宗教圣地,无数藏民千里迢迢到此转湖朝圣,许多信徒还在湖畔山崖间的洞窟静坐修行。

张健已在前一年横渡青海湖,引起藏人不满。这次再想“征服”纳木措,终于引发了强烈抗议。有很高声望的“藏人文化网”发出公开信称,已经有人类学者就地球上许多自然地域所具有的文化含义,提出了“自然圣境”的观念。在特定的地方保持一块圣域,不去妄动那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是当地民众在长期的历史过程中,通过文化手段认定并加以保护而形成的一种特殊生态系统,体现了人与自然相互交融的“文化环境观”,既有效地保护了人类与其他生物共有的家园,也为传统和信仰留存了一席之地,而这正是属于全人类共有的“自然遗产”和“文化遗产”,理应珍惜,更应尊重。

随之,张健的横渡被取消。

公开信中说:“青藏高原之所以被世人视作‘最后一块净土’,并不只是地理因素所致,还包括深厚的文化内涵。星罗棋布的‘自然圣境’除了纳木措、青海湖等圣湖、冈仁波切和卡瓦格博等神山,还有布达拉宫这样的神圣建筑。”

可叹的是,上面提到的自然圣境,没有一处未被染指。卡瓦格博是全世界6000米以上唯一未被登山者征服的山峰。1991年,中日联合登山队攀登此山,当地百姓强烈反对,对着卡瓦格博峰跪拜煨桑,祈请山神显圣,阻止这些不敬神山的外来者。后来暴雪突至,17名登山者遇难。1996年,日本登山队又来尝试,当地百姓在澜沧江桥上阻拦,表达强烈愤怒。此次登山又以失败告终。后当地政府尊重当地居民意愿,征得中央政府同意,将梅里雪山定为禁止攀登区域。

登山被禁止,但旅游却飞跃式发展。我去年在卡瓦格博发现,过度旅游已对这一神山造成伤害。在进入卡瓦格博深处小村落的山路上,垃圾遍地。因为要盖客栈接待越来越多的旅游者,森林被砍伐。为了迎合旅游者,商户在神山脚下屠宰。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而且,官方的旅游公司与当地人争利,门票收入不与当地人分享。一位当地人说:“基础设施老化了,没人去管,栈道没有人维修。电没人管、水没人管、泥石流没人管! 这主要是政府造成的,因为他交给企业来经营梅里雪山,企业把它的经济利益放在第一位,钱拿走,不好的东西全留在这里,比如垃圾。”

我在《天珠-藏人传奇》一书中,曾经采访三江源环境保护协会的秘书长扎多,他说:“青藏高原就像一幅名画,这幅画宁静、和平,像是理想世界香巴拉,可是人们随便糟蹋她:旅游、开矿、炸神山、砍森林、修大坝。青藏高原衰败得似乎连喘气的力都没有了。东部的人以赚钱为目的来到西部,眼里只有钱。谁来发现这幅名画的价值?谁有能力和爱心来保护她?”

好在认识到青藏高原价值的人越来越多,愿意保护她的人越来越多,比如在微博上表示抗议羊湖开发的公众。

公众仍对当地政府是否真停止了游艇项目表示怀疑。中外对话给当地的浪卡子县政府打电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说,这一项目的确停止,在县长的现场督促下,游船已被拖走。也有网友发现,那辆游艇被拖向了拉萨。但可以想见,拥有这艘船的旅游公司一定会期待它重返羊湖,或是游弋在其他湖面上,满载游客。



刘鉴强,中外对话北京办公室总编辑

图片来源:李俊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nico_namtso

标题是否合适?

作者对该地旅游的发展现状是比较中肯的,也指出了一些问题。
但是,请问标题“旅游威胁青藏高原”是否可修改为“过度旅游威胁青藏高原”?
毕竟,适度的旅游开发,是有利于改善当地税收和居民生活的,而目前的题目,有误导之嫌。

Is the title proper?

The author objectively assessed the tourism in Tibet.

Would it be possible to change the title from "Tibetans fight tourism on holy lakes" to "Overwhelmed tourism threaten Tibet"?

Proper development in tourism is beneficial for the local tax revenue and residential income increase. The current title is sort of misleading.

Default thumb avatar
kmcdonald

西藏的水上旅游能持久吗?

我住在加利福尼亚的太浩湖旁边。优美的太浩湖曾经也遭受过旅游业的冲击。在大规模的草根运动 “保护太浩湖” 之后,现在的情况好多了。其实有很多方法都可以在旅游业的发展中保护湖区环境的,比如设定严格的污染排放标准,限制资源的使用,教育大众等。

我在1998年的时候去过西藏的纳木错。我们那时住在当地牧人的营寨里,仅有的一点点旅游业发展的吉祥是在湖区边上的一个小公园。作为一个旅游者,那是一次非常美好的经历。我在想,西藏圣湖旅游业的发展是不是应该被建立在一个许可证制度之下,或者是其他调控方式之下,比如禁止电机工艺(在美国的一些湖区就是这样做的)。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在中国,当地的居民和外来者是不是愿意不顾旅游业的繁荣发展,保护当地脆弱宝贵的生态环境。

Can lake tourism be sustainable in Tibet?

I live in California near Lake Tahoe, a famously beautiful lake that once suffered from the impact of tourism. Things are better there now, thanks to a huge grassroots campaign to "Keep Tahoe Blue." There are ways to protect lake environments from tourism, by instituting strict discharge standards, limiting uses, and educating the public.

When I visited Lake Namtso in Tibet in 1998, we stayed in a herder's camp, and the only sign of tourism development was a small park near the lake edge. As a tourist, it was a fantastic experience. I wonder if on Tibet's holy lakes tourism should be limited through a permit system and other regulatory measures such as banning motor craft (as is the case on some US rivers and lakes). The larger question is, are there places in China that are so fragile, or so revered, that locals and outsiders could agree to set them aside from mass tourism development?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好标题

不好意思,我得说这标题起得太好了,不过,我建议标题还可以改成《什么都没经济重要》。诚然,中国的确没几个地方还能算得上是历史及宗教圣地了。别忘了,三峡大坝建设的时候毁掉了许多堪称无价之宝的建筑,这些建筑恐怕百年以后才能重见天日了(假如大坝能用这么久的话)。中国若要成为超级大国,还应该多关注自己的文化名胜。

Perfect title

Sorry to mention that the title is perfect, in fact I would propose the title to be "Everything comes next after Economy!". It is true that, there are few places left in China to be worth a historical and religious sites, remember, the 3 GD submerged or took with it priceless architectural sites and monuments only to be rediscovered after few centuries (if at all the Dam stands). PRC should also focus on keeping its cultural sites intact so as to boast as a true super power.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the end of all

Nothing is sacred,but the love of money at the cost of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