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南水北调工程中的“不合理”

目前人类消耗的水资源中,食物生产占去了绝大部分,其原因何在?为什么中国需要重新思考南水北调工程?水足迹网络组织的露丝·马修斯接受汤姆·莱维特的采访,为您详细解读。

Article image

露丝·马修斯——水足迹网络组织执行理事

汤姆·莱维特(TL):请问人类的水足迹是指什么?

露丝·马修斯(RM):水足迹一般由三部分组成。绿色水足迹是指赋存于土壤中并且为作物和植物所吸收的降水。蓝色水足迹是指工农业生产过程中所使用的地表或地下水资源。灰色水足迹是指为了使水质达到安全排放标准而用于稀释污水所需的水量。 

TL:哪个部门的水足迹最高?

RM:农业用水占据了蓝色水足迹总量的92%,是最高的。我想你可能听说过农业取水量占70%到72%的说法。而我们所说的则是包括绿色水足迹在内的实际耗水量。这也就是为什么农业用水占到人类水足迹90%以上的原因。

工业采水量或许很大,但是,其中相当一部分水量则是哪儿来哪儿去,并没有蒸发或汇入产品之中。以电站所使用的冷却水为例,这些水并没有消失或者被消耗掉。而植物吸收的水,不是蒸发掉了,就是被植物自身所利用,比如说多汁的西瓜,被利用的水不能再用作他途。

TL:关于肉类水足迹高的问题您能解释一下吗?

注:据水足迹网络组织估计,每产生一卡路里的热量,牛肉的平均水足迹是谷物和淀粉类根茎植物的二十倍,其中大部分都源自于饲料作物的种植。以美国为例,种植的谷物中,有68%用作牲畜饲料。

RM:有人在中国做了一项研究,分析随着群众经济财富水平的提高,肉类食品的消费是如何以更快的速度增长的。而这也就意味着肉类产品的国内生产和进口都面临着更大的压力。肉类产品在生产过程中要消耗大量的水,如果再算上饲料中所隐含的水量的话就更高了。在以天然草场饲养牲畜,并且灌溉依赖降雨的情况下,其隐含的耗水量不会对蓝色水资源造成影响。但是,如果用这些降水种植大豆,再以大豆为饲料喂养牛群,生产牛肉,那么,这些降雨量所能生产的蛋白质要少于我们直接食用大豆而获得的蛋白质量。也就是说,我们额外降低了食品的利用效率。

TL:水资源匮乏有可能给我们带来怎样的影响?

RM:现实情况是,发达国家的水足迹有相当大的一部分被外部化了。例如,欧洲有42%的水足迹都来自于海外。一些欧洲国家的数字甚至比这还高。这就意味着,欧盟成员国人民与世界各地流域之间存在着密切的关系。

一个国家在研究如何管理自己的水资源的时候,也同样有责任帮助其他流域对水资源进行管理并帮助其达到水资源保护的高标准。在那些管理相对较松、监测能力较弱、法规执行力度较差的发展中国家里,农业生产过程中对水资源的保护也相对较差。

中国和美国这种国家的情况则非常有意思。这些国家地大物博,自然资源非常丰富。美国进口和出口的虚拟水量相差不多。由于美国也出口小麦等产品,因此,他在给其他国家带来负担的同时,也减轻了他们的负担。

TL:您对中国的水足迹有什么看法?

RM:中国很有趣的一件事就是,出于政治等各方面的原因,中国在北方地区大力发展农业,而北方地区的水资源相对短缺。所以,目前实际上存在水资源由北向南转移的现象,而南方地区的水资源本来就相对充裕。中国目前的做法是对本就缺水的北方地区不断加压,然后将粮食输往水资源充沛的南方地区。

现在,为了帮助北京提供水源补给,同时也为北方地区提供农业用水,他们又在研究搞一个大型南水北调工程。从经济和环境角度而言,这么做让人无法理喻。不在水资源充沛的南方地区,而是在水资源短缺的北方地区发展农业,这种做法虽然不合情理,但是,目前的实际情况就是这样。

随着中国人口的增加,他们也在考虑增加对外部水资源的依赖。所以,他们不仅要关注国内的水足迹问题,还有机会以不同的态度对待那些他们希望从其获得水资源补给的国家,是主动帮助他们以可持续的、公平合理的方式利用水资源,还是雪上加霜,放任这些国家的河流和地下水资源生态系统不断恶化。

TL:通过水足迹,我们可以了解些那些内容?

RM:我们对水足迹进行的评估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很多事情。其中一件就是搞清楚某个流域内的水资源是如何利用的,还有就是这种利用方式与可用水量以及河流或蓄水层为了维持生物多样性、生态系统的服务功能、及生存用水而需要保有的水量之间存在怎样的联系。我们所看到的是,很多流域在每年的特定时期都会因为可用水量少于农业及其他用途所消耗的水量而出现水资源严重不足的情况。

为了提高粮食安全,我们能够做的一件事就是以最合理的方式充分利用绿色水资源。通过提高降水使用效率,从而降低绿色水足迹的方法,我们就可以降低对湖泊、河流、蓄水层等蓝色水资源的一部分压力。这就意味着,我们以较少的降水生产出更多的粮食。通过这种方法,你还可以降低对蓝色水资源的依赖。

看看世界各地种植棉花所消耗的绿色水足迹和蓝色水足迹你就会发现,咸海周边国家种植棉花所消耗的蓝色水足迹一般而言要远远高于其他地区,其原因就是这些国家的降雨量非常少。而灌溉农业的大规模发展换来的结果就是近乎消失的咸海和渔业的损失。所以说,种植棉花这种耗水量很大的作物,真正明智的做法就是在降雨充足的地区种植,从而最大限度地降低对蓝色水资源的依赖。

TL:什么才是降低水足迹的最佳解决办法?

RM:对于私营部门而言,需要建立供应链的问责机制。这样一来,像联合利华这样的企业如果销售各种不同种类的产品的话,他们需要考虑的就不仅仅是运营过程中的水足迹,还应考虑供应链的水足迹问题,从而确保采取行动提高水足迹的可持续性和公平性。而对于公共部门而言,政府要像对待GDP和贸易进出口指标那样将水足迹核算纳入他们跟踪的一揽子指标之中。

水足迹核算能够帮助他们搞清楚一个国家的水资源使用情况——使用水资源的都有哪些部门、生产的产品是什么、产品的经济价值几何等等。此外,政府还能够通过虚拟水的流动搞清楚他们进口了多少水资源,其价值是多少,以及它们与国内外水资源短缺和污染严重地区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汤姆·莱维特,中外对话执行编辑。

译者:东峻

图片来源:Water Footprint Network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cdhelennh

like this article

informative, short, precise and easy to understand. Thanks!

喜欢这篇文章

这篇文章信息量大、精简准确且通俗易懂。十分感谢!

Default thumb avatar
marusemi

水足迹是不合理的,已被多数专家摒弃

在对水资源管理的分析上,水足迹测量法已经被广泛认为不连贯并且存在技术缺陷。本质上来说,该方法大范围地比较了不同情形下的用水,但没有考虑到这些情形的差异。

因此通过一个更加可靠的方法对南水北调工程的影响进行分析后,结果表明,即便将其造成的环境影响考虑在内,南水北调也在整体上造福于中国社会。这个结论非常有趣。

比起真正为政策讨论提供数据,坚持水足迹的这些人好像更热衷于推销他们的这种测量方法。

water footprints are irrational and dismissed by most experts

The water footprint methodology has been widely dismissed as an incoherent and technically flawed approach to the analysis of water management. In essence, it compares water use in widely different contexts without considering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them.

So it is interesting that a more technical analysis of the impact of the south north transfer indicates that it generates net benefits to Chinese society overall, even when considering its environmental impacts.

It seems that the water footprint community is more interesting in selling its approach as a service to corporate users than truly informing the real policy debates

Default thumb avatar
chjy002tw

不能仅将灌溉用水视为浪费而摒弃

灌溉用水一部分会留在土壤中,一部分会渗入地下水层,一部分会蒸发到空气中增加当地的环境湿度。如果中国西北地区没有灌溉,沙漠化很可能会更严重。诚然,农业用水可以直接转而供工业和居民生活使用,以避免南水北调,然而这样做要付出的代价就是沙漠化。

作者的观点似乎是:中国的南水北调工程不合理,是因为加速沙漠化是个更好的选择。

Irrigation should not be simply disregarded as wasteful

Some of water used for irrigation remains in soil, some enters groundwater aquifer, some evaporates and added moisture in the local environment. Without irrigation in northwest China, the desertification will likely get much worse. It is true that you can simply divert the agricultural water to industrial and residential uses and avoid the project of South-North water transfer. The cost of that, is desertification.
The author's argument appears to be: China's South-North water transfer is "irrational", because increased desertification is a better cho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