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过度化肥农药威胁中国农业

为了追求产量,中国过量、不当使用化肥、农药,造成严重的农业和农村环境污染,并导致食品安全问题。杨猛报道。

Article image

“现在中国的化肥使用量即便减少一半,也没有问题。”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告诉记者。

中国农田过量使用化肥到了一个什么程度? 中国农科院土壤肥料研究所检测到的调查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已有大半的地区氮肥平均施用量超过国际公认的上限225千克/公顷。

与过量施肥伴生的就是盲目施肥、滥施肥,这无疑导致了化肥利用率低,中国化肥利用率只有30%,远低于西方发达国家40%以上的水平。河南省农业厅一项调查表明,该省每年施用的300多万吨化肥中,只有1/3被农作物吸收。

大部分化肥流失进而造成环境污染。近年来氮肥污染在中国大部分地区已开始显现。中国农科院在北方5个省20个县集约化蔬菜种植区的调查显示,在800多个调查点中,50%的地下水硝酸盐含量因过量用氮而超标。该院预测,至2015年,中国除江西、山西之外的中部和东南部省份,均将因为过量用氮而成为地下水硝酸盐含量超标的潜在高风险区。

与化肥过度使用一样,农药的滥用程度,也被专家认为到了临界点。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资源与农业区划研究所研究员黄鸿翔告诉记者,为了打破四季交替规律种菜,就必须使用大量农膜、农药、化肥,而这又势必对土壤、水体造成污染,污染之后又需要进一步加大化肥、农药的用量,在更大程度上造成污染,形成“鸦片式治疗”的恶性循环。

不用化肥农药可不可以?答案是很难。黄鸿翔说,过度使用化肥是为了追求作物产量。粮食要高产,必须吸收足够的营养。而中国的土壤偏瘦,必须补充外来养分。化肥是最直接的补充方式。“如果减少化肥使用,中国粮食必然减产。对13亿人口的吃饭问题造成威胁。”

追求粮食产量和保证安全,是中国政府面临的一个难题。2011年,中国粮食产量首次跃上了1.1万亿斤的新台阶,实现了半个世纪以来首次“八连增”,创造了连续5年过万亿斤的新纪录,达到了2020年粮食产能规划水平。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局长赵阳强调,“粮食和主要农产品生产能力仍不稳固,供求关系仍然偏紧。”同时,赵阳也意识到:“当前我国农业和农村生态系统很脆弱,水土流失、土地退化、农业生物多样性降低、自然灾害频繁,化肥农药的过量使用和不当使用,造成农业生产自身污染、农村生活环境污染都相当严重。农业和农村生态破坏将导致包括食品安全问题在内的一系列问题。”

中国号称有五千年的农耕文明,过去叫看天吃饭。现在的情况则是“庄稼一枝花,全靠农药和化肥当家”。

郑风田讲,目前的生产方式受到美式农业影响很大。“过去农民家里养牛,牛粪用于施肥,很少用化肥,这是很好的循环。但是现在很少有人养牛了,除草剂把草杀光了,牛没有草吃,农村人都到城里打工了,也没有人种地了,大量机械化,仅靠单一化肥刺激,农药维护,破坏了土壤结构,土壤质量退化了。这是个大问题。”

黄鸿翔说:“现在是一种掠夺式的生产方式,中国人多地少,开荒太狠了,一些不适合的农田也被开发了。为了追求高产,农作方式追求充分使用养料,多锄多耕,造成土壤潜在的养分过度释放,与地球同纬度的其他地区相比,中国土壤的营养明显偏瘦。”土地营养越瘦,人们会施加更多的肥料,喷洒更多的农药防虫。

农业部环境保护科研监测所污染防治研究室主任徐应明告诉记者,造成重金属污染的主要因素是工业污染和矿产污染。但是监测也发现,过去曾经大量使用的加入了砷和汞的农药杀菌剂,这些重金属也会在土壤中沉积下来。

他说:“农民施药没有规则,很随意。往往根据经验。其实农业部对于农药都有使用准则。但是准则要求用一瓶盖,农民往往洒三瓶盖,因为不放心,为了杀虫更有效。其实都浪费了。” 在一些监管严格的国家,农民不允许自己打农药,有专门的农药公司打药,而且需要持证上岗。尽管中国农村有农技站,但是农民的个体行为基本没有办法有效监管。至少现在没有很好的办法。

而多余的化肥农药,随着水流到了河沟,继而进入江河。造成水质富营养化。连续几年,太湖等维护地区生态的大湖都爆发了藻危机。徐英明认为,这跟太湖水稻田施放了过多的有机磷化肥农药有关。

问题的严重性还在于:目前中国农业已经形成对于化肥和农药的依赖性。改革开放以前基本使用农家肥,水源污染很少发生。现在不用化肥就会减产。虫害到了一定季节就爆发。“这成了一种自然现象。现在农民到了季节就知道该打农药了,像小青菜和橄榄菜,不打农药就会全部被虫子吃光。”徐应明说。

经济因素趋势农民更多的选择化学农药。虽然生物农药对人物副作用小,但是杀虫效果不如化学农药,而且贵。500毫升生物农药可能上百元,化学农药可能就10几元,化学农药一喷虫子就死了,农民不愿意为此投入,因此生物农药推广不开来。

即便有机肥也缺乏足够的安全性。黄鸿翔研究员介绍说,化肥主要是对土壤和环境有影响,使用化肥催肥主要影响粮食和水果的品质口味,但其本身本身尚不会对粮食有毒。“倒是目前有机肥的安全令人担忧。因为过去猪和鸡吃的是粮食。现在猪饲料可能含有抗菌素和激素,鸡饲料中可能含有很多药的成分。这种有机肥施加给农作物,其实可能是一种新的安全威胁。”

多年来,中国法学界一直在酝酿出台一部《中国土壤污染防治法》,希望从法律层面对规范化肥、农药的施用,保护土壤污染起到推动作用。但是迟迟没有进展。



杨猛,北京记者 

图片来源:Greenpeac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robertvincin

化肥有悖于自然

一项对中国农业历史的研究表明,中国农民在古代就有长期使用有机肥料的记录,这远远早于西方短暂的化肥耕种文明。他们连续耕种4年C3作物,然后在接下来3年改种C4草本植物,通过光合作用让土壤得到休养。虽然古代的农民并不知道1996年才发现的C3-C4过程,他们知道这样的耕种方式能让大气中的碳元素及其他物质回到土壤中。3年的耕种周期结束后,他们并使用中草药来使土壤更加肥沃。施用化肥会杀害土壤中的微生物,而这些微生物有助于最大程度地增加健康粮食以及饲料的产量。在我看来,中国的农业部门也可以利用我们在中国退沙的方法。搜索Robert Vincin了解更多信息。

Fertilizer versa nature.

A study of china history in agriculture shows long before western farming practices of artificial short term excitement of soil Chinese Farmer applied perpetual natural fertilizers. For 4 years the grew C3 crops grains vegetables. Then for 3 years they rested the soil and grew C4 photo synthesis weeds-herbs. While they dis not know of the 1996 discovery of C3 -C4 sequestration they knew that such took carbon and elements from the atmosphere back to the soil. The weeds-medicines and herbs they dis not use at the end of the 3 years they composed to make more rich soil. Artificial applications kills the microbes that aid Chinas soil to maximise healthy foods and crops and indeed fodder.Seems to me PRC agriculture administration could apply some of the science we apply in desert reversal in PRC deserts. See Google Robert Vincin for what we have been doing .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pesticide

What about the exploding mel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