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未来粮食进口的生态代价

为了满足国内的肉食需求,中国日益发展的农业综合企业将会进口数百万吨的动物饲料,为巴西等国带来集约农业和更严重森林破坏的风险。汤姆•莱维特报道。

Article image

中国农业的动态正在发生变化。尽管中国的粮食主要还依靠自给,但很有可能进入一个食品进口日益增加的时代,特别是在动物饲料方面。但是,中国准备好对其不断增长的海外足迹的环境影响负责了吗?

过去二十年,中国的大豆进口大量增加。到2030年,中国消费的进口大豆将达到7200万吨,比今天世界大豆总产量的四分之一还多。

环保主义者担心,这将给巴西尚未开垦的林地带来更大的压力,因为该国是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大豆生产国,也是中国的主要供应国。2011年,巴西67%的大豆出口都到了中国。并非巧合,这个南美国家如今也正在成为中国不断扩大的农业综合企业的一个主要投资地。

中国正在迅速接近自身可利用耕地资源的极限,即政府设定的1.2亿公顷耕地的粮食安全“红线”。根据美利坚大学教授兼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研究员黛博拉·布劳提根的说法,中国不得不进口大豆和玉米这些比较便宜的农产品,把耕地空出来生产鱼类和蔬菜等价值较高的出口品。

大豆和玉米进口增加的另一个驱动力是中国肉类消费的相对增加。越来越多的肉类来自大型商业化养殖场,而非小型养殖场或者家庭养殖,这就意味要更多依靠动物饲料而非食物残渣。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的孙来祥教授对2030年中国农业的类似发展趋势进行了详细的评估,他说,中国集约农场的猪只和家禽养殖量“从2000年到2030年至少要增加2.5倍”。而这种大规模的禽畜养殖必须依靠价格低廉的农作物。

孙来祥说,这意味着中国尽管还能实现国内的粮食自给,但整体上的食品自给率有可能出现下降。他认为到2030年中国的玉米进口可能达到1600亿吨,大豆进口可能达到7200亿吨。

对亚马逊的新威胁?

过去二十年,巴西迅速扩张的大豆种植已经大大加剧了马逊地区的森林破坏,而这里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科学家们已知的物种中有十分之一都生活在这里。

根据大学的估计,从2000年到2005年,亚马逊地区10%的森林破坏都是大豆种植造成的。接下来的五年,这个比例下降到2%,原因在于新的种植移到了原先的牛群牧场上。

察家指出,尽管大豆种植并非森林破坏的直接原因,但仍然会成为一个间接驱动因素。它发挥作用的方式有抬高地价、促使土地利用者进入林区开垦,以及为道路等基础设施改善提供动因等,但最终都带来更大的森林破坏。

“农业综合企业部门想要得到更多。对发展的渴望将巴西变成世界第三大农产品出口国……但它为亚马逊地区选择的经济模式忽略了这里的环境和人民”,巴西绿色和平组织如是说,该组织正在推动在2015年之前实现亚马逊零森林破坏。

悲剧的是,对亚马逊地区有利可图的耕地和资源的争夺还引发了暴力和死亡。据巴西土地权利团体“天主教土地田园会”估计,过去25年中亚马逊地区帕拉州总共有1600名活动者被谋杀。该团体表示,这些谋杀的对象大部分都是小型农户和原住民,而凶手则通常是被伐木者、放牧者和农耕者雇用的枪手,最后凶手得到惩处的谋杀案立只有1%。

“实际上这是一种宣战,形式就是用暴力对付那些被当作发展和进步障碍的人。”天主教土地田园会说。

森林破坏还有另一个全球性的显著影响。亚马逊雨林是很多严重濒危以及独一无二的野生动物和其他生物的家园,同时也是一个主要碳汇,能大量吸收二氧化碳,有助于遏制全球变暖。

中国的农业综合企业热潮

中国与亚马逊森林破坏的联系并非仅限于进口巴西大豆,还有中国农业综合企业在国内外的不断扩张。尽管与美国的嘉吉公司等行业巨头相比中国的企业规模还小,但它们寻求购买农业资产的努力得到了中国政府的支持。

中国最大国有饲料进口商之一的重庆粮食集团,去年宣布投入5亿美元收了一家巴西大豆加工厂,据报道,该集团还将在大豆种植上进行大规模投入。

另一家企业——三河福粮油集有限公司据说将投入75亿美元在巴西建设包括铁路在内的大豆加工设施。

绿色和平组织的亚马逊地区发言人马西奥·阿斯特里尼告诉中外对话,他仍然希望中国在巴西日益增加的影响力不要导致该国环境水准的下降。他说:“我认为中国的投资不应该太出格,而应该尊重环境。”

中国农业综合企业在伸展全球触角的同时,它也改变着中国国内的农业面貌。中国农业的新面孔不再是家庭农业,而是像刘永好这样的人。他是年产值88亿美元的新希望集的总裁,中国排名第四的超级富豪。他的企业家禽养殖和加工量为7.5亿只,猪850万头,并且已经在海外建立了16座饲料工厂。

孙来祥教授仍然希望小型养殖场能够继续存在,因为它们利用了当地农村的劳动力,而集约农场需要的工人则相对较少。但其他人则认为让小型农场存在的动因正在迅速消失。

“我认为大规模的企业将很快(在十到二十年中)取代家庭养猪,占到市场的大头。”爱荷华大学的李建(音)教授在对中国农村养猪业衰落进行研究之后说。

“关于养猪的主要传统价值正在消失。比如,如今依靠猪粪种地的农民极少,依靠养猪来提供过节食品的家庭也越来越少。在这样的社会经济条件下,越来越多的农民认为养猪无利可图、毫无吸引力。”

农村畜禽养殖加速减少不仅会带来更多的大规模集约化农场,造成污染和进口动物饲料依赖等相关问题,还会让更多的人口进入城市地区,让空气污染和拥堵等业已存在的城市环境问题更加恶化。据世界银行估计,农业在就业人口中的比例将继续下降,从今天的30%下降到2030年的12%。

“小型农户能够生产出供该国自给的粮食,但面临的难关在不断增加,”致力于农民权利保护的国际非政府组织“谷物”最近发表的一份中如是说。

“依赖农业商品进口的政府决策,是为农工业企业的利益及对廉价粮食资源服务的,但同时也给土地、生计和遍布全球的本地食品体系带来威胁。”

今天的亚马逊,明天的非洲?

继巴西的亚马逊地区之后,中国农业联合企业预计将与其他国际投机商联手,开发同样极富生物多样性的非洲土地。尽管有很多关于“土地掠”交易的中外对话也报道了其中的一些),但到目前为止,中国只是在最小限度内参与了非洲的土地交易。

“我曾经认为中国在非洲农业中的参与可能更多,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中国参与的重点已经转向亚洲和南美。”布劳提根教授说。她还说,埃塞俄比亚的甘蔗种植园、民主刚果共和国的生物燃料种植园等高调的土地交易没了下文。原因在于,受商业利益而非粮食安全的驱动,中国一直坚持小型土地交易。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中国对非洲的农业投资方兴未艾,同时,对其它地区,尤其是对巴西的投资兴趣日益高涨。中国必须思考在使国民丰衣足食的同时,能否不破坏境外人民的生态环境。



汤姆·莱维特,中外对话执行编辑。

翻译:奇芳

图片来源:绿色和平,离圣塔伦的亚马逊流域100公里的Gleba do Pacoval,一片足有1645公顷的宽广土地已经由于大豆种植而被非法夷为平地。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错误的数据

你好,汤姆,你引用的哥伦比亚大学那篇文章的数据是有错误的。那篇文章只分析了马托格罗索州的森林砍伐情况,而不是整个亚马逊地区。我觉得应该指这一错误!

Incorrect Stat

Hello Tom, Your statistic referencing the Columbia Univ. article is incorrect. That article only analyzed deforestation in the state of Mato Grosso, not the entire Amazon. Just thought I would let you k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