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印度:转基因作物混入食品市场

虽然印度不允许种植转基因粮食作物,但受官方许可的转基因棉花却已经登上了印度人的餐桌。

Article image

在一些科学家看来,转基因作物是能解决一切问题的万灵药,但在另外一些科学家眼中,转基因作物是人类自取灭亡的毒酒。这场严肃的辩论催生了《卡塔赫纳生物安全议定书》,而这份全球性协议正是本周即将在印度南部城市海得拉巴召开的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峰会的首个议题。不过就在专家学家争执不下的时候,某些转基因食品已经找到了进入人体的新途径,而且完全不顾我们是不是愿意。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今年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峰会的主办国印度。印度政府近日再次拒绝了马哈拉施特拉杂交种子有限公司(Mahyco)——全球转基因种子巨头孟山都(Monsanto)公司在印度的合作伙伴——要求许可转基因粮食作物商业化种植的申请。但印度早在2002年就许可了转基因苏力菌棉花,目前印度苏力菌棉花种植面积已占世界第一——根据Mahyco的数据,2011年到2012年,新种植苏力菌棉花1210万公顷,产棉3550万包。

Mahyco
总经理拉金德拉·巴威尔为我们揭示了印度大面积种植苏力菌棉花的一个鲜为人知的副作用。棉花籽用来榨取食用油,之后流入食品市场销售。在新德里,巴威尔在一场由能源与资源研究所举办的论坛上告诉观众,2011年到2012年苏力菌棉籽油产量为131万吨,占印度全部食用油产量的13.7%。

还不止如此。巴威尔表示, 2011-2012财年以苏力菌棉花为原料的脱油饼饲料产量达到433万吨,占全国脱油饼总产量的三分之一;而动物饲料最终会转化为奶制品和肉类而成为人类的食物。

对于转基因作物,印度存在两套管理规则。第一套是1989年通过的,其根据是1986年出台的《环境保护法案》。依据这套规则,印度环境部成立了基因工程审核委员会,负责决定是否许可种植转基因粮食作物。委员会起初批准了转基因茄子的种植,但随之而起的民众抗议导致时任环境部长的贾伊拉姆·拉梅什最终推翻了这一决定。

第二套制度是2006年确立的,规定由印度食品安全及标准管理局负责转基因食品作物引进的审批。印度食品安全及标准管理局同时还负责转基因作物的标签管理。

印度绿色和平主管反转基因作物运动的拉杰什·克里希南告诉第三极:“食品安全及标准管理局审批转基因作物的职能还没有落实。虽然在包括转基因粮食作物在内的转基因作物环境释放(商业化和实地调研)等问题上,基因工程审核委员会仍然是主管的审批单位,但在以转基因作物为原料或包含转基因组织的加工食品进口方面,由谁来审批还存在很多混乱。基因工程审核委员会和食品安全及标准管理局一次次发文,相互推诿,给转基因食品非法流入印度市场敞开了方便之门。绿色和平过去曾至少两次曝光这一问题。”

这样看来,印度目前的局面十分微妙:政府没有许可种植转基因粮食作物,却批准了转基因棉花,而且没有规定转基因棉花的副产品是否可以进入食物链。

欧盟全面禁止转基因作物,理由是缺乏长期的研究证明其对人类的影响以及人为改变过的基因通过自然种子散布过程进入其他作物的可能性。美国政府只批准了玉米和大豆两种转基因粮食作物的种植。“我们的测试表明,已经有超过半数的传统玉米品种被孟山都公司的转基因作物污染,” 美国贝克溪传统种子公司创始人、反转基因倡议人杰雷·格特勒表示。

面对批评,转基因作物的支持者指出,改良的基因能抵御虫害,因而可以减少农药施用量。当年敦促管理部门批准转基因茄子时,一些科学家曾提出虫害造成印度每年损失33%的茄子产出,而大田试验证明,转基因茄子的虫害损失率仅为9%。

但忧思科学家联盟的道格拉斯·古里安-谢尔曼认为,转基因作物种植三到四年内,害虫就会变种,新的基因也就失去了作用。古里安-谢尔曼曾撰写《劳无所获》一书批判转基因作物。九月底他曾在前往海得拉巴参加生物安全会议的途中到访新德里。

古里安-谢尔曼与格特勒所见略同。他表示,有证据显示,经人工改造过的基因已经污染了中国的非粮食作物以及粮食作物。

转基因的支持者说批评者是无事生非,因为人类自从农业诞生就一直在选育良种,这跟转基因技术没什么不同。对此,批评者回应说选育良种并不是在基因中混入实验室制造的杆菌。支持者说大田试验表明,引入转基因作物没有任何负面影响。批评者则认为,这是因为实验进行的时间不够长。包括政策决策者在内的外行看客们面对正反双方提出的一大堆数据,似乎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

建立了一套国家间活体转基因生物进出口管理流程的《卡塔赫纳生物安全议定书》将是各国官僚和专家十月第一周在海得拉巴讨论的话题之一。虽然这项工作十分重要,但许多国家转基因作物的扩张已经将监管者甩在了后面。政策制定者应该关注当前的形势,并制定一些指导方针,虽然从目前的迹象来看,他们很有可能不会那样做。这样一来,这场激辩仍将掌握在种子公司和非政府组织的手中,别指望他们能达成任何解决方案。



乔伊迪普•格普塔,第三极项目南亚总监。

翻译:李杨

图片来源:Greenpeac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