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环保斗士”刘福堂遭荒唐指控

65岁的“中国最佳公民环境记者”刘福堂被控以“非法经营罪”,罪行是自费印刷书籍推进环境保护。公众有充足的理由认为,他是因为揭露环境破坏事件而遭报复。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郭小荷

编者按:2012年4月,65岁的刘福堂与年轻的记者们一起获得了中国环境新闻界的大奖;7月,刘福堂因“非法经营”被捕;10月,案件开庭审理。刘福堂出庭受审后,中国环境保护者和公众又在网上发起支持刘福堂的行动,包括签名推选刘福堂为“海南环境大使”。目前刘福堂和家人正在等待判决结果。

曾被公众誉为“环保斗士”的刘福堂,于2012年10月11日上午9点在海口市龙华区法院出庭受审,被控“非法经营罪”,涉嫌用香港书号出版环保话题的图书,并销售或赠与他人。

10月11日早晨7点半,65岁的刘福堂被医护车送入海口市龙华区法院。这是他近期首次露面。两个多月前,病中的他在医院被海口市警方带走,随后以涉嫌“非法经营罪”被批捕,羁押在海南省司法医院,一直未予取保候审。

9点开庭。穿着便装的刘福堂等4人被法警依次押入。身高近1米8的刘福堂步履蹒跚、双颊深陷、眼神黯淡。

被指控为“非法出版物”的5本书,分别为《绿色的梦》、《生态斗士刘福堂》、《天地良心》、《海南泪(一)》及《海南泪(二)》,主要是刘福堂关于生态环保的呐喊、他的政协委员提案以及参与海南环保事件的过程实录和评论。

海口市龙华区检察院指控,刘福堂没有取得国内省级出版行政主管部门的批准,私自印刷图书,并销售、赠予他人,涉案图书共18000册,非法经营额44.4万元,其中已销售《天地良心》、《海南泪(一)》、《海南泪(二)》三书4034册,非法所得7.8万余元,属“情节特别严重”。

“你出这些书,挣到钱了吗?”辩护律师询问。

“我感到非常冤枉的就是这个问题。我要是为了赚钱就没必要出这些书了。”刘福堂浑身颤抖,双手撑住被告席钢管条凳,哽咽着说。十余年来,为宣传环保,搞调研,他买书、印书、邮书,自掏腰包就花了二十来万,“说我营利7万多,但跟我所付出的相差非常远,其他那些钱全是我自己的工资,如果为了营利,我绝对不会干这种傻事。”

海口市龙华区检察院公诉人承认刘福堂多年来在保护生态环境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有很大成绩,但功就是功,过就是过;依据法律,出书没有通过正规出版社走正规程序,违反关于不得买卖书号的规定,购买香港书号,私自印刷、发行非法出版物,就是非法经营犯罪。

辩护律师作无罪辩护称,涉案图书不是淫秽书籍,也非盗版书籍,更没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刘福堂自费印书是为了宣传环保,不是出于营利目的,不符合非法经营罪主观要件;刘的行为也没有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扰乱市场秩序,予以行政处罚足以惩戒。

“非法经营罪是行为犯,在主观方面并不要求行为人有营利目的,就像我们通常说经营人生一样,经营不一定都有营利目的。”公诉人比划着双手,答辩、微笑。

庭审最后,刘福堂再度哽咽,自称与盗窃、抢劫杀人犯、经济犯一起坐牢,非常冤枉。“所谓非法经营罪因我而起,连累这么多人,我感到很抱歉。”刘福堂站起来,向一同受审的3名印刷厂经理和业务员深深鞠了一躬。

刘福堂退休前负责海南森林防火事宜。2001年,在海南省政协支持下,刘福堂亲自上阵,两次航拍,真实记录了海南省海防林被毁坏情况。一位当时参与报道的海南媒体记者说,个子高大的刘福堂用绳子将自己系在狭小的直升机上,冒着风险拍摄飞过的海南每一座大山、每一片林子,没有刘福堂的航拍,就没有3年的海防林修复,以及后来人大的环保执法检查。

2003年1月17日,海南省政协四届一次大会上,时任海南省委书记王岐山在听完政协委员刘福堂作的《我省毁林案屡禁不止原因及对策》发言后,神情激动,高举右手,要求作一次特殊发言。这作为当时“两会”期间轰动一时的新闻事件,媒体曾以《委员“放炮”:一份让省委书记“坐不住”的发言》广为报道。

2003年12月,海南省万宁市一处海防林,因有公司采钛被毁掉。当地老百姓阻止公司非法毁林的行为,却有两位村民被当地公安部门以破坏生产罪抓走。

当时身为海南省政协委员、同时还是省政协人资委副主任的刘福堂闻讯赶往现场调查,并帮助被抓村民请律师。还在省政协会议上递交提案,为身陷囹圄的村民喊冤鸣屈。最后两位村民被无罪释放,而那片被毁掉的海防林如今已经补种上了木麻黄,恢复了昔日的郁郁葱葱。

2009年1月,刘福堂退休后撰写《天地良心》这本书,上述事件被悉数收录。10月11日,刘福堂在庭审中回忆说,当他将《天地良心》书稿寄给出版社时,遭到国内3家出版社的婉拒,理由都是“内容太敏感”。在中国大陆无法出版,他只好用香港书号出版。刘福堂在海南省林业局的老同事刘基权庭审中作证称,《天地良心》对于林业工作者来说,非常有现实指导意义,海南各市县林业局只是象征性地给些成本费或赞助费。

一名与刘福堂交往多年的海南本地记者说,退休后的刘福堂,为了扩大自己对海南生态环境事件调查的影响,开始学习上网、学习打字,用手写板来一个字一个字地输入电脑。长时间的超负荷运作,使他迅速衰老,牙齿掉了、头发掉了、背也驼了,与十年前初见时的高大挺拔、儒雅稳重大相径庭。

为满足网友的期待,刘福堂时常写到凌晨两三点钟,有一次两天只睡了三小时觉。但他乐在其中:“短短一条140字的微博,就能让那些肆意毁林的人坐立不安、惶惶不可终日。”

2012年4月10日,民间组织“中外对话”、英国《卫报》、新浪环保共同举办第三届中国最佳环境报道奖,刘福堂获得“最佳公民环境记者奖”。评委会主席、中外对话中国办公室总编辑刘鉴强在颁奖词中写道:“一年前,刘福堂用微博披露海南省毁林事件,引起公众关注。评委会认为:他的个人微博所起的作用,不亚于一家报纸。”

颁奖后第三天,刘福堂赶到海南省乐东黎族自治县莺歌海镇,对当地一处火电厂选址问题引发的争议进行报道。刘福堂累计发布数十条微博,内容涉及火电厂选址争议、警民冲突现场、伤员情况等。

当天,莺歌海籍人士在三亚市的老火车站为受伤的乡亲发动募捐,刘福堂送上了500元的个人捐款,并向现场的市民赠送了他写的《天地良心》和《海南泪(一)》等书。

两个月后,经实名认证并拥有1.6万粉丝的刘福堂微博及博客被封。

数日后,浙江环保志愿者吴柱打电话给他,“有没人电话声援你?”

“你是第一个。”刘福堂苦笑道。

2012年7月,刘福堂“非法经营”案发,被抓,身陷囹圄。

“他就像唐吉诃德,或者说螳臂当车那样,(到处乱开发)这种趋势就像是滚滚洪流难以阻挡,他很悲剧。”海南一名与刘相熟的环保志愿者说。

10月11日,刘福堂受审当日,几十名环保志愿者从全国各地赶来,声援刘福堂,其中不乏海南本地人。他的辩护律师周泽是谢朝平案代理人周泽。两年前,作家谢朝平以《大迁徙》一书记录三门峡水库移民的蹉跎命运,被陕西省临渭区公安分局以涉嫌“非法经营罪”立案调查,其书也被以“非法出版物”之名查抄。此事引起全国性的激愤,陕西渭南警方成为众矢之的。30天后,谢朝平从看守所中释放。

周泽律师说,他与刘福堂见面后,刘福堂两次情不自禁地抹眼泪,并一度哭出声来,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出事前,刘福堂曾在微博留言:“如果有一天,我被请去喝茶,请不必为我担心,我只不过说了真话;如果有一天,我被送进关押,请不必为我申冤,因为我没有犯法;如果有一天,我发生不测,请不必为我伤心,把骨灰埋在树根下,让尘泥化作沃土,催生真理的种子早日萌发。”


原文刊于2012年10月19日《南方人物周刊》,中外对话编辑发表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四本在西方国家被忽略的书

只要在SCRIBD网站上搜索一下,你就会发现虽然刘福堂的作品没有发表在网上,但都能在kindle电子书中读到他的抗议文章。

four books ignored in the west

After a quick search on SCRIBD you may note that Liu Futang'books are not on the net though every pupil of Europe could learn his protest on a kind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