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斯特恩报告的全球变暖警示

英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关于气候变化经济学的报告清晰地指出:立即采取有力行动,或者因延误行动而付出更大代价。玛莉安•贝德在本文中扼要地介绍了尼古拉斯•斯特恩研究报告的主要内容。

Article image

“报告提供的科学证据不容置疑:气候变化是对全球的严重威胁,急需做出全球反应。”

这份将近600页的结论摘要用尖锐,一针见血的语言描述了气候变化对经济的影响。报告于2006年10月30日由英国政府独立发表(因为其全球重要性,该报告的简明摘要被译成中文及其它几种语言)。斯特恩报告,是由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尼古拉斯·斯特恩所撰写的,该研究报告详述了气候变化造成影响的经济代价和相关温室气体减排的花费和收益。

这份气候报告是2005年7月在英国财政部长戈登·布朗授命下研究提交的。“迅速,有力的阻止气候变化的行动带来的益处将会远超过为行动所付出的经济成本”。从全球和长远的利益来看,“我们现在的努力对将来40到50年的气候只会产生有限的改变。但另一方面,未来10到20年我们付出的努力将会对本世纪后50年和下个世纪的气候产生深远的影响。”

斯特恩在伦敦的发布会上提出“乐观”的观点:“如果现在就采取行动,而且是全球性的行动,我们还有时间避免气候变化的最坏影响。政府,企业和个人需要携手共同应对挑战。强势且具有针对性的政策措施是激发改变的基础。但是这项行动势在必行,不能延误,如果拖延上十年二十年那就会造成难以扭转的危机。我们不能让这个机会溜走。”

如果现在就采取强有力的行动,我们还有时间避免气候变化的最坏影响

报告指出:“气候变化将影响到全球人类的基本生活元素——水的获得,粮食生产,健康和环境。随着全球变暖,数以亿计的人将遭受饥饿,水资源匮乏,沿海洪水的威胁。”

报告采用正式经济模式计算获得的结果做出估计,如果不采取行动,“气候变化的总代价和风险将相当于每年至少损失全球GDP的5%,而且年年如此”。如果考虑到更广泛的风险和影响的话,“损失估计将上升到GDP的20%或更多”。相比之下,采取行动的代价(也就是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以避免遭受气候变化最恶劣影响的行动)“可以控制在每年全球GDP的1%左右”。

“我们现在和未来几十年里的行为可能会有给经济和社会活动带来重大破坏的风险,这些破坏的规模将类似于20世纪前半叶世界大战和经济萧条时期的规模。而且非常难,甚至不可能逆转这些变化”。

迅速,有力的全球性行动势在必行。行动必须建立在“共识至上,既有长期目标也有加速行动进行的框架协议”,而且必须在地区,国家和国际层面上建立起“相互支持的做法”。

气候变化可能对增长和发展带来非常重要的影响

如果不采取任何减排行动,到2035年大气中温室气体的浓度将上升到工业化之前的两倍。“我们将被迫接受全球平均温度上升2度多的局面”。长期来看,温度上升5度多的机率超过50%。

“温度上升确实非常危险”,因为上升的温度“相当于从上个冰川时期到现在的温度的平均变化。”这将会导致“人类地理”的剧变,也就是会影响到人类的生活地点和生活方式。即使变暖趋势相对缓和,气候变化对全球产量,人类生活和环境仍然会产生严重的影响。气候变化的影响,包括洪水,干旱和风暴已经开始出现,而且将席卷至所有的国家。“最容易受影响的群体是最贫穷的国家和人口。尽管他们对气候变化所负的责任最小,但他们将会最早且最大程度上受到气候变化的冲击。”

斯特恩清楚指出,适应气候变化是很关键的,虽然我们已经不可能阻止未来20 到30年气候可能会发生的变化,但是“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它对社会和经济的影响仍是可能的。比如,提供更好的信息,进行更好的规划,发展更能适应气候变化的农作物和基础设施”。虽然适应气候变化的努力“会给已经很稀缺的资源带来更大压力”,而且仅发展中国家每年用于适应气候变化的花费就会达到几百亿美元,但是所有国家都应该加速适应的步伐。

稳定气候的代价很可观但是可以控制;而延误会非常危险且代价高昂

如果温室气体在大气中的含量可以稳定在450到550ppm二氧化碳当量(CO2e),那么气候变化可能产生最坏影响的风险就可以被大大降低。现在的含量是430ppm二氧化碳当量,每年上升2ppm多。要稳定这个上升值的话,2050年前就必须将现温室气体排放量至少减少25%,以期最终达到减少现排放量80%的目标。

斯特恩也表示“这是一个重大挑战,但是通过持续的长期行动可以实现这个目标,而且不采取行动的风险远比这个付出的代价大得多。如果我们现在就开始采取行动,将大气中二氧化碳含量稳定在500到550ppm的二氧化碳当量,每年的花费估计约是全球GDP的1%”。将来的付出的代价会是更高或更低就要取决于效率取得进展的程度,共同利益的多少,比如说降低了空气污染,改革创新了低碳技术,充分利用了和降低排放相关的经济工具,付出的代价就会更低;而反之,代价就会更高了。

“现在想将温室气体含量维持在450ppm二氧化碳当量已经非常困难而且相当昂贵。但如果我们迟迟不行动的话,就会失去将温室气体含量稳定在500到550ppm二氧化碳当量的机会。”

抑制气候变化行动需要全世界的参与,但没有必要限制无论富国或穷国的发展愿望

采取行动的代价在行业和世界范围内并不是平均分布的。“即使富有国承担起在2050年前绝对减少排放量60%到80%的责任,发展中国家也应该采取有实际意义的行动”。不过,发展中国家无需独立担负行动的所有代价。富有国的碳市场已经开始提供资金支持低碳发展,《京都协议》的清洁发展机制就是其中之一。但是,“资金的流动方式需要发生改变才能支持所需规模的行动”。

新兴的低碳技术,低碳商品和服务市场正在形成,气候变化行动将会带来“可观的”商业机会。“世界无需在避免气候变化和促进增长和发展之间做出选择,能源科技和经济结构的变化已经创造了一个既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又获得经济增长的机会。而忽略气候变化最终将损害经济增长。”

有利经济增长的长期策略就是应对气候变化,它的进行可以不影响到任何国家的发展愿望。

减排的手段多种多样;我们需要有力且具针对性的政策来促进这些手段的实施

提高能源效率,改变能源需求,采用清洁的电力,供暖和交通技术都有助于减少排放。到2050年前,全球能源部门的碳排放至少要减少60%才能保证大气中温室气体含量稳定在550ppm或者低于550ppm二氧化碳当量。交通运输部门也需要进一步的减排行动。

尽管目前可更新能源和其它低碳能源正在蓬勃发展,“到2050年化石燃料仍然会占据着全球燃料总供应量的一半以上”。煤炭仍将是世界能源供应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碳的捕捉和储藏需要广泛开展,以便于化石燃料可以继续使用而又不对大气造成影响”。砍伐森林,农业和工业生产造成的非能源排放也要减少。如果采取了强有力且具有针对性的措施,我们就可以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减少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温室气体排放以及稳定大气中的温室气体含量。

“气候变化是迄今为止最严重的市场失灵现象,并和其它市场不完整现象相互作用”。积极有效的全球反应该包括三个方面:第一:对碳的定价,可以通过税收,贸易或监管条例来实施;第二:制定政策来支持创新和开发低碳技术;第三:清除提高能源效率的障碍,通过宣传教育使广大民众认识到自己应该怎样应对气候变化。

气候变化需要全球反应,同时要求在建立长期目标和行动框架上达成共识

有一些国家和地区已经采取了行动来减排,比如中国,欧盟及加利福利亚州。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协议,京都协议及其它一些做法和一系列伙伴关系都为国际合作提供了基础。尽管如此,世界各国仍需要采取更加有雄心的行动。

“每个国家无论大小都只是组成这个问题的一部分,所以必须设定共同的国际性长期目标,并建立一个国际行动框架以帮助所有国家在抗击气候变化的行动中携手共进,完成共同目标。”

未来国际行动框架的主要内容应该包括:扩大全球碳排放贸易体制并将它们联系起来;加强技术合作,新低碳技术的投入要增加最高达五倍;采取行动减少森林砍伐,因为天然森林的损失对气候造成的影响已经超过了交通运输的排放;适应气候变化,这包括研究新型的适应力更强的农作物,使应对气候变化和发展援助政策紧密相连。

英国《独立报》环境版编辑麦克·麦卡锡评论说,斯特恩报告称得上“非比寻常”。“他已经击碎了所有用来拒绝采取行动的借口。必须应对气候变化的科学依据已不容置疑,道德依据就更是如此了。反对者原来唯一还能找到的托词就是有关经济发展会受阻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已经不复存在。如果你现在还反对立即采取行动,那就是在自欺欺人了。”

 

玛莉安·贝德是驻伦敦的一名新闻工作者,对环境和人权问题尤其关注。她是一名作家兼编辑,曾供职于《时代杂志》(欧洲版),英国《独立报》,《国际先驱论坛报》及《纽约时报》。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回复上文

我忍不住想斯特恩的报告并没有说到本质。资本主义真的可以和保护环境保持和谐吗?

really?

I can't helping thinking that Stern doesn't go far enough. Is capitalism really compatible with protecting the environment?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回复:回复上文

也许这个问题应该是:资本主义本身能够和保护环境和谐吗? 对我来说,经济讨论也许能够很好地得到资助,但是如果没有一个相关的经历充沛的道德讨论,我们永远也不可能得到个人和政府关于环境变化的承诺。

re: really?

Maybe the question should be - is capitalism _alone_ compatible with protecting the environment? It seems to me that the economic arguments may well be well-founded, but without a correspondingly robust moral argument - we'll never get the personal and governmental commitments we need to really act on climate change.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阻延斯特恩报告在英国实施的因素

尽管斯特恩报告已经清楚地指出不采取行动将会付出的沉重代价,但恐怕英国政府将方案付诸行动不说好几十年,只好也得等上好几年。计划之一就是将碳贸易延伸到个人,但是我最近访谈到的这一方案发展实施方面的两个主要负责人都表示实施这一方案还需要多方面的研究。我被告知这是一种媒体辞令策略。这项计划的完全实施估计还需要五年。其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在报告中没有被提及,就是关于碳排放限额卡的安全管理问题。我相信还有两个至关重要的领域在与中国的携手合作下我们可以做出迅速提高。第一个是减少能源浪费;我们已经不再生活在使用廉价能源的时代了,但是旧的浪费习惯还很难改变,尤其是英国商业和政府造成的浪费。广告和店铺招牌不分昼夜地亮着,公共建筑过多的照明设备,大型办公楼彻夜照明以便清洁工工作,而且清洁工也不能随意开关灯,还有无数的店铺橱窗都是彻夜灯火辉煌。再加上上百万的交通灯,依旧使用白炽灯泡。而中国工业生产已经换上了特制的发光二极管系统,至少有一家核电站被关闭。每一家商铺,每一个家庭做出的每一个小小改变都将会积少成多,引起减少排放的巨大改变。但是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中国多项大型的和不断扩大的荧光灯及二级发光管生产合同却并没有英国的影子。这么说英国并没有打算换上节省能量的照明设备。第二个方面是可更新能源和提高能源效率的研究;目前的研究主要是受到竞争的驱使和强有力的游说的结果。美国和欧洲越来越多的国家支持玉米燃料乙醇,但是强有力的科学证据证明了这是一个错误的生物燃料发展方向。竞争是一个寻求新发明的好办法,但却不能成为气候变化所需要的全球合作的动力。有价值的发明没能获得游说联合会的支持,新科技被忽略。我们需要对我们整个生活和商业方式做出行为性的改变。--- Roy Tindle (Roy是一名能源研究员,公司顾问,英国工党智囊团成员,英国游说联合会Aldersgate Group成员)

Stern Inaction

The Stern Review points very clearly to the cost of inaction but I fear that we will continue to see the UK Government propose actions that will take years, if not decades, to put into action.

One of the first suggestions is the extension of carbon trading to the level of the individual citizen but when I recently talked to two of the leaders in the field of developing this scheme they confessed to many areas of research that are yet needed. I was told that this is a medium term policy: I see another 5 years before implementation. The very significant factor of carbon card security wasn’t mentioned in the discussion!

I believe that there are two significant areas where we could make immediate progress, both with Chinese cooperation. The first is stopping energy waste. We are living just beyond the era of cheap energy and the old wasteful habits die hard. I point specifically to the energy wasted by UK business and government. Adverts and shop signs that continue to be lit in bright daylight, excessive lighting in public buildings, large office buildings that are lit throughout the evening for cleaners who, apparently, are not able to turn lights on and off again and the countless shop displays that are illuminated throughout the night. Add traffic lights, tens of millions of them, which still use incandescent bulbs. Chinese industry can replace with custom LED units and at least one power station could be turned off.

Change can be made incrementally, each small change aggregating business on business, home on home to produce a very significant cut in emissions.

There is one problem, however, most of the large and increasing range of compact fluorescent lamps and LEDs that are being produced in China do not reach the UK. So replacement doesn’t happen.

The second aspect is that of research in renewable energy and, of equal importance, energy efficiency. Currently such is research is mainly driven by competition and supported by powerful lobbies. In the USA and to a growing extent in Europe, increasing claims are being made for corn ethanol but there is very strong scientific evidence that this is the wrong biofuel route. Competition is good to fine tune invention but a problems of the scale of climate change requires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s the driver. Worthwhile inventions cannot find support against existing lobbies and new techniques are overlooked.

We need behavioural change that takes in the entirety of our lives and of the way in which we do business.

Roy Tindle.

Roy is an energy researcher, adviser to Compass, a UK Labour think tank, and a member of the Aldersgate Group.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碳贸易

这个报告提到了清洁发展机制和碳排放贸易体制。这些机制真的正在解决气候变化的问题么?他们难道没有助长污染的作用么?

carbon trading

In the report it mentioned CDM and emissions trading. are these systems really working on tackling on climate change? don't they even create incentives to poll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