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碳排放的意识和责任

碳披露专案的目的在于鼓励世界上最大的公司披露他们的温室气体排放量。该项目的主席詹姆斯•卡梅隆接受了山姆•吉尔的采访,阐述了项目的进展以及中国公司在其中可以扮演的角色。

Article image

碳披露专案始于六年前,得到了英国政府的支持,该方案被视为鼓励全世界各大公司披露其温室气体排放量的一个创新性措施。2006年,该项目第四次施行。目前机构投资者已经超过200家,可控资金达到31.5万亿美元,它们签署了一个全球性的呼吁函,号召包括《金融时报》所排出的世界500强企业在内的全球2180家大公司公开他们的温室气体排放信息。

山姆·吉尔(以下简称吉):请简单介绍一下“碳披露专案”的目标是什么?

詹姆斯·卡梅隆(以下简称卡):碳披露专案是一个慈善性创意,目的就是在机构投资者群体和那些著名的大公司之间建立起关于气候变化事务的对话。

 

吉:目前你已经发表了第四份碳披露专案的报告,从开始以来,这个项目有什么进展呢?

卡:进展相当显著。年复一年,许多投资公司已经在呼吁函上签字,有更多的公司收到信件并作出了回应,而且通过碳披露专案的申请书,获得的资金也有了巨大的增加。

公司回应的质量也有提高。因此无论在数量上还是质量上,情况一年比一年好。现在,225家机构询问约2000家公司气候风险对经营的影响以及它们准备如何应对。这些机构为我们的项目提供了31.5万亿美元的可控资金,在全球温室气体排放中占很大比例。这个项目的确很起作用,在短短四年之内已经达到了相当的规模。

吉:这个项目似乎很有效地提高了大公司对碳排放的认识。你认为这些公司和投资者能在多大程度上将其转化为行动呢?

卡:有人期望在短短四年之内,就让投资企业或者大公司发生从认识问题到明显改变行动方式的飞跃,我觉得这是不切实际的。但是,今年认识和行动之间的差距受到了重视。我们在每一个宣传和发起的行动中,都让听众对这个问题加深印象,对话双方都接受并理解了有关信息。

我并不想夸大它的功效,因为最初几步确实比较审慎,这和政府在改善温室气体减排的投资环境方面的谨慎步伐是相呼应的。但是我们现在终于拥有了一个碳市场。尽管刚刚起步,但毕竟确实建立起来了。这使得碳排放价格体制的建立以及投资者在这个市场中的投资成为可能。投入其中的每一分钱都用于温室气体减排,并且通过整体投资来减少对投资者自身的威胁。

另外,作为气候变化资本集团的副主席,我已经为一项特别碳基金争取到了10亿美元资金(这一基金的来源也就是签署碳披露专案的那些机构投资大户),这对于碳市场来说是很大一笔钱,但是如果和流向相反方向、使气候变化危险加大的资金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吉:中国公司对碳披露专案的反应如何?

卡:反应各不相同。比如香港的新鸿基地产集团根本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尽管其股份的48.89%都掌握在四个碳披露专案的签约公司手中。换句话说,实际上该公司一半股票的持有者是要求作出回应的,但他们就是置之不理。而你无法断言气候变化对房地产管理和开发就没有影响。

 然而,如果我们把亚洲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反应还是比较好的,但仍然处于初级阶段。我们总共联系了39个亚洲公司,其中有11个没有回应,12个断然拒绝,3个提供了排放数据,另外13个回答了问卷。也就是说,39个公司中有16个提供了有用的东西,这还达不到欧洲那么高的比例。

 
 
 
 

吉:中国公司要进一步参加到项目中来,这似乎很重要吧。

卡:问题的全球性本质反映在回应的全球性本质之中,这是极为重要的。我们处在一个全球性的投资市场中,中国正越来越多地吸引着海外投资,同时自身也在进行着海外投资,营造着超越国境的大市场。

 

吉:你认为该如何鼓励中国公司参加到项目中来?

卡:我认为中国公司需要在机构投资者中建立信誉,即它们也了解目前的一些全球性问题。我并不是说如果你要在中国投资,在这个潜力巨大的市场中寻求回报的话,必须把气候变化放在各项重要标准的最前列,但是那些机构投资者(他们掌握着全世界投资总额的相当部分,包括在中国的投资)都已经把气候变化作为一个关注的重点。无论是气候变化还是这个问题未来的解决,和中国的关系都越来越紧密。

 

因此,无论是中国的公司还是中国的投资机构,绝对都应该和其他任何人一样行动,认识到气候变化给他们的经营造成怎样的风险,学会如何减小这个风险、如何投资和寻找机会——即如何避开损失进行投资。

吉:你对这个项目未来的预测如何?

卡:我认为现在它的势头不错。碳披露专案将和其他披露行动一起保证我们所得到的所有数据不断完善、保证数据是可比较的、保证计算标准的改进,这样人们就可以准确地比较各企业的表现了。如果投资者真的想改变投资方式的话,就需要可依靠的好模式。达到这一点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但是展望未来,我认为维持披露活动的持久性能够促使投资者更积极地参与到政策领域中来,因为如果不这样的话投资者的风险将会增大,除非政府插手建立并维持碳排放的价格体制,而很有可能采用更多的调节杠杆来保证市场能够随时获得各个企业那些可能带来系统风险的信息。因此,我认为,把碳披露专案这个简单的措施维持下去,能够促进政策制定领域和调节领域的工作,这两方面都能使投资者更容易地改变他们分配资本的方式。

 

詹姆斯•卡梅隆,碳披露专案主席及气候变化资本集团副主席,气候变化资本集团是一个投资银行,特别注重资助由低碳经济创造的商业机会。

山姆•吉尔,“中外对话”总编助理

首页图片Gareth Davies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碳排放问题中的正派形象与反派形象

卡梅隆的专案很了不起——让我们看清了在碳排放问题方面,哪些公司真正的从行动上做出了调整,哪些公司没有这么做。但是,他介绍的都是碳排放专案中“正派形象”的情况,这些“正派形象”都是在专案中占主导地位的公司。我提议CDP(碳披露专案)进一步也能介绍碳排放专案中的“反派形象”,介绍一些在专案中远远落后的公司。这能够有效的帮助投资者避开与这些公司合作,从而从真正意义上推动这些公司的发展进步。

Carbon heroes and criminals

What Cameron's project does is great - it may allow us to see which companies are really cleaning up their act, in terms of carbon emissions, and which aren't. But at the moment his report only ranks in order those carbon 'heroes' - that is, the companies leading the index. I suggest that the CDP develop a ranking for the carbon 'criminals' too - those companies at the very bottom of the table. This will help investors to actively avoid those companies, and give a real incentive for their improv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