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世界,环境危机大家谈

china and the world discuss the environment

  • linkedin group
  • sini weibo
  • facebook
  • twitter
envelope

注册订阅每周免费邮件
Sign up for email updates


文章 Articles

中国:低碳园区如何“及格”?

张 春

Readinen

中国已经在工业园区建设中提出了低碳化的发展目标,但由于缺少统一的规范和标准,缺乏有效的社会服务体系,一切都尚待理顺。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csrnaonwe

 

美国可持续发展社区协会(ISC)2012年组织编写了《低碳园区发展指南》,并尝试用它评估了中国综合实力排名靠前的园区,结果都没达到60分标准。

中国营建低碳园区,前路艰辛。

何谓低碳园区?

“政府来验收低碳规划,验到一半就进行不下去了,说‘你们先搞清楚什么是生态园区,什么是低碳园区再说’”,江苏某园区负责人说。

这是一个以汽车产业为主的综合性工业园区,曾通过地方政府的生态园区验收,在省发改委一声令下,开始向低碳园区转型。然而,和国内许多其他园区一样,该园区也并不知道,什么样的园区,才叫做低碳园区。

ISC尝试通过《低碳园区发展指南》(以下简称《指南》),对低碳园区作出概念界定,即“园区系统在满足社会经济环境协调发展的目标前提下,以系统产生最少的温室气体排放获得最大的社会经济产出”,以实现土地、资源和能源的高效利用。以温室气体排放强度和总量作为核心管理目标,是其最大特征。

参与编写《指南》的专家,来自广东省建筑科学研究院、美国能源部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苏州市节能中心、世界资源研究所、上海市杨浦区环保局、德国国际合作机构、英国驻广州总领馆、天津泰达经济开发区、上海市能效中心等机构。

《指南》建立的指标体系,主要从四个方面展开评估:能源利用与社会管理、循环经济与环境保护、园区管理与保障机制、规划布局与土地利用。共计23项指标中,能源利用与社会管理权重60%,属于重点评估内容。

ISC城市低碳项目负责人潘涛博士和编撰人之一、独立咨询顾问耿宇认为,中国园区目前基本都不能低碳达标。

就世界范围来看,一些特色工业园区都有其各自的侧重,但也并没有典型的成熟的低碳工业园区。以著名的丹麦卡伦堡园区为例,它最初是企业间自愿形成“能源资源互通”的协议、建设硬件设施,从而成形。同样有名的日本川崎工业园区,以零废气的循环经济为特征。

上有政策,下无对策?

国务院于2011年11月22日发布《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和行动》,提出在园区、社区和商业层面进行低碳试点。工业温室气体排放,占城市总排放量的60%以上,工业园区因而也成为各方关注的重头。

但是,既没有现成的样板,也没有统一的规划和规范,许多低碳园区都在走“自己的路”。

江苏省在去年年初批准建立24个低碳发展试点,包括4个试点城市、10个试点园区和10家试点企业。其中的盐城环保产业园占地50平方公里,建成后将是全国最大的环保产业园示范点,当前正在申请国家级生态示范园区。该产业园上海办事处王军纯主任说,“这个园区是09年才开始筹建的,现在还没有明确的样子,等着省里给下一步的目标和规划。”

相比而言,内陆地区的低碳意识更低。

成都低碳与能效评估中心项目主任胡胜全表示,成都还没有明确提出低碳园区,现在的项目基金还是以研究为主。成都目前还没有申请全国的低碳试点,一是因为目前在低碳方面的工作不够,还无力申请;二是地方政府没有这种意识和意愿。

全国的低碳园区建设未成气候,缺乏技术引导是一大原因,缺少政府支持则是大多数园区面临的状况。

广州番禹区政府代表伍勇表示,为了促进地区发展,番禹区已经成立了园区招商小组,为园区发展提供融资服务。但是,企业对低碳的认识不够,缺乏主动性,他们更关心的,是政府补助和政策支持。

东北财经大学国际商学院史达曾于2010年撰文指出,我国低碳产业园区处于发展初期,低碳功能未能体现。由于缺乏阶段性发展目标,缺乏核心低碳技术,缺乏统一的低碳发展指标和良好的资金投入,政府和企业的协同作用未能有效发挥。

尽管大家都在徘徊和等待,低碳园区的未来还是值得期待。

南开大学申进忠教授认为,天津泰达作为国家级的生态工业示范园区,具有很好的软硬件基础,只需要在发展理念上做些改变,“达到低碳园区的标准轻而易举”。

潘涛也表示,国内一些有基础的园区向低碳园区转变是很容易的。

强力的政府推动,是中国工业园区建设的重要推力。潘涛认为,这有其合理性。

目前园区没有低碳发展的动力,也没有具体的实施方案,政府的政策推动也只是一个行政命令,“企业并不接招”。其中,缺少配套的社会服务体系,是企业不配合的原因。

一个低碳园区的建设,需要提供技术和管理服务的“低碳服务机构”。这个机构要能够盈利,能够生存,才能更好地服务于企业。

“为企业服务的成熟的社会服务体系,在中国大有发展前途。”潘涛说。

 

评论 comments

1

评论 comments

中文

EN

嗨 Hi Guest user

退出 Logout /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排序 Sort By:

政府声称发展“绿色”低碳工业园,但事实并非如此

ISC(美国可持续发展社区协会)需要在其报告和指南中强调低碳的正当性,以此处理降低二氧化碳当量的问题。地球本身就是由大量碳元素组成的。我们能够,也必须立即降低二氧化碳当量的累积,最主要是降低近三百多年的累积。大部分二氧化碳当量来源于土地的使用及其变化,尤其是沙漠化。ISC应当在全球范围内对此进行客观报道。不论是《京都议定书》还是其后的《哥本哈根议定书》,美国都应加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在新一代政府的领导下,中国已经制定详细计划降低二氧化碳排放,并积极发展和应用碳捕获技术。

罗伯特•文辛

The government says it wants “green” low-carbon industrial zones but the reality on the ground is far from that ideal.

ISC need to qualify low carbon in its reporting and guidelines to address lowering CO2e. This is a carbon planet all about is carbon. WE can and must as a matter of urgency lower CO2e build up and indeed lower the 300 years of build up. Still the bulk of CO2e is from LULUC and especially desertification. ISC must report objectively on a global basis. The US needs to join UNFCCC be it Kyoto or its replacement. PRC is under the new administration has detailed plans to lower CO2 and indeed install technology to capture CO2e emissions at source.

Robert Vincin


合作伙伴 Partners

项目 Proje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