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负责任的股东能否带领中国可持续投资进入新纪元?

2008年金融危机使得金融业声名扫地。而全社会对投资的社会责任和生态责任的诉求再次使金融界受到撼动。中国的股东是否会紧随其后?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互动百科

2008年西方国家银行业陷入危机以来,“负责”一词就不再那么容易与投资挂得上钩了。公众对金融部门在可靠性和廉洁性等方面的信心在一系列丑闻的冲击下分崩离析,“赌博”、“鲁莽”、“欺诈”、“不可持续”等词语更是频频现于报端。

然而,过去几年,由投行、投机者、对冲基金、养老金组合所构成的圈子里却上演了一出截然不同的剧码。越来越多的组织和活动人士开始从内部推动金融业向更加可持续的方向发展,也就是他们所说的 “负责投资”。他们希望说服投资者能够就资金的投向和业绩更加主动地发表自己的意见。

而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联合国的负责投资原则(PRI)。在该原则的影响下,很多世界投资巨头都开始致力于提升企业在环境、社会等方面的表现。除此之外,英国慈善机构——公平养老金(Fair Pensions)也利用互联网工具让普通养老金持有人有了更多的力量;由剑桥大学主办、银行牵头组织的银行环境倡议活动则试图对资金进行调整,使其更有利于环境保护。

延伸阅读:《尼克•罗宾斯首推的可持续投资书单

这一次,向金融巨头的行业规则发起冲击的不再是挥舞着宣传标语的活动人士,而是那些精通这一行业的运营机构。他们试图告诉投资者,完善环境和社会管理、加强企业治理会给他们带来更高的收益。

“那些对自己的职工呵护备至、不存在巨大的污染问题、与当地社会群体关系融洽、产品安全可靠的企业才是能够蓬勃发展的企业,”PRI詹姆斯•吉福德执行总监解释道。

有迹象显示,人们正在慢慢地开始领会其中的意义。目前,PRI的缔约方已逾千家,合计资产约30万亿美元左右。一些世界上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和养老基金也在此列,如UBS、黑石集团、挪威政府等。据吉福德称,其中甚至还包括“巴西、南非、澳大利亚、西欧大部分国家管理的绝大部分基金。”

即便是世界最大的投资机构,在某个上市公司股份中所占份额也很少会超过1%-2%。鉴于此,PRI还成立了一个论坛来对各个投资者联盟组织进行协调,其目的就为了使投资者之间能够共享信息和资源,在针对某一公司的问题上能够同进退。例如,2010年,由合计资产达1.5万亿美元的16家投资机构组成的联合体就曾要求世界上最大的100家企业签署一项倡议,改善水体周围的企业行为。包括耐克、吉百利、葛兰素史克等21家大型企业签署了该倡议 。还有一些联盟组织关注的问题甚至还包括从环境信息披露到企业参与苏丹内部事务及全球武器交易等方方面面。

公平养老金组织也曾在大众中开展了类似的尝试。两年前,该组织与其他非政府组织一道共同发起了英国首个针对环境风险的股东决议,即由股东提出的、在企业年会上进行投票表决的议案。该决议要求BP和壳牌两家企业公布其加拿大油砂项目的相关环境风险、社会风险和金融风险的细节。 此前,曾有6000多人联系了他们的养老金提供商,就这一能源密集型石油开采项目给不堪一击的生态系统带来的影响表达了他们的担忧。

尽管这些“叛逆行为”最终被平息下去,但是,它们的影响却不可小觑。公平养老金组织首席执行官凯瑟琳·豪沃思表示:“BP和壳牌两家企业在加拿大油砂项目进展上变得透明多了。”

同时,学术界也开始支持股东行动主义。9月,伦敦商学院研究人员埃尔罗伊·迪姆森发表的文章中总结道,在气候变化和企业治理等问题上,股东的参与有助于企业取得比同行更加优异的成绩。

中国:下一个前沿?

吉福德认为,尽管如此,各国取得的进展并不均衡。除了日韩两国,亚洲整体而言还并未接纳“负责投资”运动。UNPRI的1000家缔约组织中,中国仅有两家。他希望,随着中国全球金融影响力的增加,这一点会有所改变。因此,他称中国为负责投资的“下一个前沿”。

中外对话采访吉福德时,他刚刚从中国返回英国,并且掌握了大量证据证明中国需要PRI。他还滔滔不绝地列举了一系列备受瞩目的丑闻。而这些丑闻使中国企业及其股东遭受了严重的金融打击。蒙牛乳业三聚氰胺毒牛奶事件导致至少6名儿童死亡,成千上万名儿童生病。这一丑闻披露后,该公司股价下跌31%。受腐败丑闻的影响,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股价下挫25%。福建省发生的紫金矿业有毒铜矿废水泄露事件导致该企业的股价下跌了12%。此类事件不胜枚举。

“我们想要传达的观点并不是要以收益为代价来换取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吉福德说道,“而是企业应该负起责任,不要卷入偷工减料、贪污腐败、以次充好等各类麻烦之中。”他认为,要想实现改变,投资者传达给企业的信号就必须改变,不应再是过去那种 “尽可能地从市场上榨取收益,然后下个财季给我们”的主张。

中国正在采取措施解决这些问题。政府2007年出台的绿色信贷政策的明确目标就是卡住污染企业获得商业融资的渠道。既然中国正在采取自己的举措,那么,是否还有必要参与这个全球组织呢?

在吉福德看来,中国加入PRI的一个关键优势就是能够与其他投资方建立起联系,其中包括发展中国家中那些正在为类似商品和农田问题而纠结的投资机构。“中国在企业治理和股东问责等方面还面临着巨大挑战。我认为,PRI能够将投资机构凝聚成一个强大的团体参与到全球对话中去。”

吉福德认为,和华尔街一样,中国也正在与“赌博文化”进行着抗争。这种只重短期的投资行为会带来破坏性的长期影响。“亚洲股市的波动性很强,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存在大量投机分子和玩票性质的投资者,这对生产资本和企业的长期发展毫无裨益。”

除了面对一般的挑战之外,投资者还必须应对一个资本、供应链、消费群体全球化的时代,吉福德说道。“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国之一。因此,中国企业要想引入西方资本,或者反之,其自身是否可靠是非常重要的。”

英国养老储蓄金进入中国

豪沃思指出,受全球化这一方面因素影响的不仅仅是大型机构投资者。英国养老储蓄金也逐渐开始投资于中国企业。她预测,这一情况下,由于企业或资金必须符合全球标准,而不仅仅是符合地区标准,因此,对于开放度的要求也会进入一个新的水平。“这一过程会很缓慢,但却是不可避免的。在信息开放方面,我们希望能够获得跟这里一样的待遇,而且我们提出这样的要求也是绝对正确的。因为投资一家企业,把钱交给他们,相应地也就意味着你应该能够了解资金的使用情况 。”

她认为,由于金融危机余威未消,加强普通大众与他们那些被投资的养老金之间的联系就变得比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豪沃思指出,确保资金投向环境可持续型企业是提升人们对资金管理绩效信心的方法之一。毕竟,“用人们为未来储蓄的金钱投资于有可能会毁掉人类未来的企业是完全不合逻辑的。”她认为,墨西哥湾漏油事件让这一点再清晰不过了。就在公平养老金组织的加拿大油砂项目股东决议出台后不久,墨西哥湾漏油事件就导致BP股价下跌,250亿美元凭空蒸发,而这些钱也是股东的损失。

“我认为,我们的决议增加了此类运营风险和环境风险。而这些风险有可能带来的财务影响在随后不久发生的墨西哥湾事件中得到了充分的展示,”豪沃思说道,“事情发生得很诡异,但的确发生了,对此我深感遗憾。但是,此次事件恰恰说明我们这么做是有意义的。”

翻译:东峻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