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世界,环境危机大家谈

china and the world discuss the environment

  • linkedin group
  • sini weibo
  • facebook
  • twitter
envelope

注册订阅每周免费邮件
Sign up for email updates


文章 Articles

美国拆坝运动的启示

普提尔 柯瑞恩

Readinen

亚洲的水电支持者用到处建坝的美国作为推进争议项目的例证。但实际上,美国如今仍在投入大量时间和金钱改正从前犯下的错误。

article image

21世纪初是美国拆除大坝的“高峰期”,图为拆除俄亥俄州的怀茨堡大坝。
图片来源:UWEC.edu

 

面对批评,亚洲等地区的水电支持者总会提出美国发展水电的例子为自己辩护。他们认为,美国都建了这么多水坝,为什么我们就不能?

“世界上有这么多水坝,要是(这些水坝都)一无是处,干嘛不干脆都拆掉呢?”老挝能源与矿产部副部长维拉彭·维拉冯在今年十月一次论坛上谈到该国
颇有争议的水坝项目时表示。

今年五月,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回应外界对中国在水里丰富的西南地区修建水坝计划的批评时,也援引
美国的例子证明修建水坝是正常做法,并(错误地)指出单美国田纳西河上就有70座水电大坝。

在其长达一个世纪的建坝运动中,美国学到了很多经验教训。虽然很多项目在发电、防洪和灌溉方面做出了宝贵的贡献,但外界的水坝支持者往往没有看到的是,美国在挽救那些设计失误的水坝所造成的损失上花费了多少资金和精力。

截至2011年,全美拆除水坝数目累计达到一千座,单在过去十年中就拆除了430座大坝。拆除水坝价格不菲——有时成本甚至高得惊人——但政府和环保人士一致认为,有些水坝为害太大,根本不能保留。

对于那些刚刚开始修建大规模水电项目的国家,美国科学家、环保人士和政府都发出了这样的忠告:不要重蹈覆辙。

“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我们有很多惨痛的教训,”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今年七月在一次湄公河地区领导人会议上如是说。“老实说,我们犯过很多错误。”

历史

美国是世界上水坝数量第二多的国家,仅次于中国。根据美国陆军工程兵团的统计,美国全国共有约7.9万座水坝,这还不包括那些规模太小而未列入统计名单的水电项目。其中,约有2500座水坝具有发电能力。

20世纪是美国水坝建设的黄金时代。时任美国总统的西奥多·罗斯福1908年写道:“我们应该尽可能地利用每条河流的水力”,而接下来几十年中美国的建坝热潮几乎席卷了美国所有主要河流。

这一时期的建坝大潮中诞生了美国最重要的两座水电站:1936年竣工、位于科罗拉多河上的
胡佛大坝,以及1942年竣工、位于哥伦比亚河上的大古力水坝。这两座水坝至今仍然是美国水力发电最重要的力量。(正如反对新建水坝的人们所说,这证明了适宜修建水坝的地址很久之前就已经被利用完了。)

但是自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建坝运动势头减缓。包括1968年出台的《自然与风景河流法案》以及1969年出台的《国家环境政策法》在内的一系列联邦立法迫使开发者在展开水利设施建设之前考虑项目对河流的生态影响。

此外,随着美国公众对水坝工程的高成本越发敏感,环保意识日益提升,美国政府面临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我们经历了1900年代初期和中期的建坝大潮之后意识到,‘啊,原来我们修这些大坝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环保组织
美国河流组织女发言人艾米·柯伯尔表示。

水坝之害

从定义上来说,大坝的功能就是把河流变成水库。这对生态环境影响重大。

土壤沉积模式的变化会影响到大坝两侧上前英里的土地。温度变化几度就可以破坏整个生态系统。鱼类迁徙受阻无论对于这些物种本身还是对于以这些鱼类为食的人类都会造成灾难性的影响。

美国西北部太平洋沿岸的美国原住民部落有这样一个传说:
艾尔华河里曾经游满了鲑鱼,人们踩着鱼背就可以过河。自二十世纪早期建坝之后,艾尔华河中的鲑鱼种群数量已经减少了90%

此外,虽然胡佛大坝这样的大型建筑看起来十分宏伟,但水坝的寿命实际上是有限的。水坝的维护有时十分昂贵——而且随着时间推移,可能越来越难以确定到底是应该由联邦还是由州或者地方部门负责维护水坝。

“有很多水坝最终失去了经济价值之后便被遗弃,”曾参与
化石溪水坝移除和恢复项目的北亚利桑那大学教授简·C·马克斯说。“很多河流都是这样无缘无故地就被破坏了。”

拆坝

如果说上个世纪是建坝的黄金时代,那么本世纪早期便是拆坝的黄金时代。

“这个国家想要对某些基础设施的收益和成本进行重新评估,”美国
垦务局局长迈克尔·康纳表示。垦务局铜管美国的水务管理,并且主导了上个世纪的很多水坝建设项目。

眼下的拆坝潮始自美国东北部缅因州肯纳贝克河上
爱德华兹水坝的拆除。这座建于1837年的大坝兼顾发电和通航之用,但它破坏肯纳贝克河中的鱼类种群,把一个曾经物产丰富的地区变成了工业衰败的象征。两岸的磨坊最终倒闭,水坝本就不大的发电能力就此彻底失去了用武之地。

1993年大坝的联邦许可证到期时,环保组织、州级和联邦机构联合游说联邦政府拆除该坝。经过十年的法律纠葛,爱德华兹水坝最终于1999年拆除,肯纳贝克河终于得以恢复原貌。

2011年9月,美国推出了至今为止最大规模的水坝拆除计划——这项总价3.25亿美元(20亿元人民币)的项目旨在拆除艾尔华河和葛莱恩斯峡谷上的水坝,希望能恢复奥林匹克半岛曾经庞大的鲑鱼种群。

但这并不是说美国应该拆除所有的水坝。水电是美国第二大可再生能源,仅次于生物质能。康纳说,垦务局目前已经不再寻找新的水坝建设点,而是试图增加现有设施的发电能力。

现代科技使工程师得以修建更加智能的水坝,并在是否建坝的决策过程中比前人更为理智。

“那些考虑新建水坝用来发电的国家应该认真考虑水坝项目可能给当地环境和居民生活造成的影响,”来自环保组织水电改革联盟的鲁派克·沙帕里亚说。“虽然许多政府是出于善意,但他们的行动并不总是基于确凿的科学论证之上,而这一点恰恰十分重要。”

过去一个世纪中,水坝的建设者们坚信人定胜天。如今,科学提出了一个大不相同的观点——一个规划者应该认真考虑的观点。

“中国和巴西等国应该学到的就是:要吸取我们的教训,”北亚利桑那大学的马克斯表示。“当今的发展环境已经与过去不同——我们已经意识到,资源是有限的。”


译者:李

评论 comments

0

评论 comments

中文

EN

嗨 Hi Guest user

退出 Logout /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合作伙伴 Partners

项目 Proje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