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世界,环境危机大家谈

china and the world discuss the environment

  • linkedin group
  • sini weibo
  • facebook
  • twitter
envelope

注册订阅每周免费邮件
Sign up for email updates


文章 Articles

印染业毒害钱塘江

韩 玮

Readinen

浙江省绍兴县和杭州市萧山区两个以纺织印染为主的工业园区,长期向钱塘江排放含有多种有毒有害物质的污水。韩玮实地探访了江边的人们,他们的命运,因为污水而联系在一起。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绿色和平

 

环保“紧箍咒”

10月14日,绿色和平组织发布报告——《潮流·污流:纺织名城污染纪实》,指出浙江省绍兴县和杭州市萧山区两个以纺织印染为主的工业园区,长期向钱塘江排放含有多种有毒有害物质的污水。钱塘江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省份之一浙江省的主要河流。萧山区环保局副局长周海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环保治理水平与发达国家还存在一定差距,报告开列的一些物质的检测,国内没有量化标准,故而‘毒水’这一说法,尚无科学指标依据。”

在经济增速和有效的环保管理体系之间,前者是明显的胜利者。“中国制造”的尴尬现实,由此得见。

绍兴是一座“建在布匹上的城市”,纺织业占据当地工业经济总量的58.5%。2010年,绍兴县印染了超过170亿米的布料。

过去,绍兴县的印染企业比较零散,其中不乏家庭作坊。而最近几年,这些企业陆续被关停、兼并、转迁到滨海工业园。该工业园于2002年6月成立,进区企业可享受用地优惠、财政扶持等政策。

与之类似,萧山临江工业园区组建于2003年3月,总规划面积160平方公里,目前已聚集了一批纺织印染、机械汽配、新型建材等类型的企业。

12月9日,时代周报记者在这片工业园实地调查后发现,诸多场景触目惊心。比如,某大型化工厂的大烟囱24小时“吐云吐雾”,空气中弥漫着酸味,而它的旁边竟然种植着几百亩蔬菜,菜农正忙着收割、装货、送往市区菜场。

又比如,一些村民聚居地与印染厂区的直线距离不超过50米,被工业污水污染后的河道变黑、发臭,周边村民的生活质量大受影响。

绍兴县目前正面临巨大的节能减排压力。2009年,该县的工业污水排放量高达1.86亿吨,平均每天近51万吨,占绍兴市总排放量的60%。据介绍,滨海工业园每家企业的排污指标都有限定。目前,绍兴县已开始试水排污权交易。

业内人士都知道:印染业十分“吃水”,几乎所有环节都离不开水。

河南人老陈是浙江华东纺织印染的一名染工,该企业2008年自绍兴县柯桥镇迁入滨海工业园。老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高温条件下,棉布能“吃”进85%的颜料,剩余25%溶于水中形成污水;而在低温条件下,30%的颜料将被排放。

此外,脱浆过程也会产生污水。老陈透露,一家规模中等、效益较好的印染厂一天能够产生污水几千吨,而华东纺织印染的实际排放量是每天8000吨。

今年11月,由于附近企业的排污管爆裂,村民陈天雷的家养鱼一夜间大批死亡,损失达近2000斤。他至今保留了当时的污水取样,水体呈绿色。

为了减轻污水处理厂的压力,园区内的染整企业必须先对污水进行预处理,再排往污水处理厂“深度处理”。撇开污水处理系统的造价及维护成本,如果某印染企业每日产生污水8000吨,那么,它每年处理污水的成本至少为1700万元。

“一个年产值才一两个亿的企业,环保成本就要2000万,这还有什么赚头?”12月10日,滨海工业园内一位不愿具名的企业主对记者大倒苦水,由于今年经济不景气,外部环境又不利,企业的处境非常艰难。

对于偷排问题,绍兴县环保局一位官员坦承确实存在,但他们已采取了“一套又一套”措施,“百般努力”,不仅对举报人施以重奖,甚至连侦查的手段都用上了。

抗污日记

邵关通皮肤黝黑,冬日里常戴一顶小毡帽。他并不识字,但妻子韦东英读过几年书,于是,有时他口述,有时她笔述,夫妻俩写下了两大本日记,跨度是从2004到2007年。

邵关通的家位于杭州市萧山区南阳镇,门外几米处便有家镀锌厂,而几十米外是浙江省最早的乡镇级工业园南阳化工园。他们夫妇所写的日记里就记录了这里的污染和抗争。

“2003年阴历十二月廿九日下午:我丈夫在钱塘江边捕鱼,经过江城桥时,看到污水处理厂的污水未经处理就往内河里打。”

“2004年9月5日:邵关通9点左右捕鱼回来,江城桥下排的污水是血红血红的。”“10月6日:为了拍摄照片,我穿着高筒雨靴站在污水里,感觉很烫,有五六十摄氏度。”

“2005年元月:渔民××从五工段开拖拉机回来,路过一工段时,看到江边有一尺高的红色泡沫。”“4月24日:想起前天杭州电视台叫我29日去参加平民英雄的颁奖晚会,我就觉得自己有点窝囊,这里只要天一黑,偷排的丑恶面孔就会露出来。”

从日记里能看出:邵关通经常披星戴月下江捕鱼,四年间,夫妻俩已数十次发现江面出现颜色、气味、温度异变的状况;韦东英会及时收集水样、拍照存档。

他们也曾数次向萧山区环保局以及举报热线反映问题,“有时,值班人员一个多小时后才赶到,污水早已停止排放;有时,他们只是看了看,说污水颜色是正常的,便离开了,但没多久,我们就看到了很多翻白肚的鱼;还有时,环保部门确认某企业偷排,但又说自己只能处罚,没有关停的权力。”邵关通说。

穿插于抗污故事之间的,是一个个令人忧伤的消息,比如,“2006年4月15日:我今天卖鱼时听××说,她家的二伯也被确诊为胃癌晚期。”

据韦东英介绍,2003年的调查显示,1992年南阳化工园建立后,紧邻的两个村1500多人中,先后近60人死于癌症,约占全村人口的3%,占死亡总人数的80%以上。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05年,萧山区政府就曾承诺,在当年年底前,南阳区域所有钱塘江外排口将全部关闭。浙江省政府则表示,2007年年底之前将关停、转迁南阳化工园内的全部企业。然而10月8日,记者在南阳工业园看到,多数企业仍在正常运营,其中有几家还贴出了招工启事。

 

原载于2012年12月13日《时代周报》 

 

评论 comments

0

评论 comments

中文

EN

嗨 Hi Guest user

退出 Logout /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合作伙伴 Partners

项目 Proje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