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世界,环境危机大家谈

china and the world discuss the environment

  • linkedin group
  • sini weibo
  • facebook
  • twitter
envelope

注册订阅每周免费邮件
Sign up for email updates


文章 Articles

中国最脏的日子

徐 楠

张 春

Readinen

当大半个中国迎来有史以来最“脏”的日子,中国已不存在环境安全的孤岛。北京空气治理即便领先于其他城市,也无法从笼罩大半个国家的雾霾中隔离出来。

article image

雾霾中的鸟巢体育馆。 图片来源:绿色和平

 

北京盖上了“盖子”

一个形容空气质量跌破纪录的词,成为新的汉语流行语——“爆表”。它指PM2.5浓度严重超出标准记录,超出检测设备的日常显示限度。
 
严重的雾霾席卷了中国中东部地区。中国74个城市从1月1日起公布PM2.5数据,在过去的十几天内,有33个城市指标超过300微克/立方米,其中京津冀最为严重。从北方的石家庄、北京,到南方的南京,以及中部的武汉,大半个中国浸泡在浓雾中。
 
北京气象台发出了北京气象史上首个尘霾橙色预警,城区多数地方的PM2.5浓度一度超过700微克/立方米。
 
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周嵘向中外对话解析了雾霾成因:“首先是由于冬季北方采暖煤炭增加带来整体污染排放增加;周四至周六区域冷空气减弱形成逆温层(不利于污染物扩散的大气层),京津冀的本地污染不断向近地面持续累积;同时周五从西北方向的山西、内蒙等煤工业区还有部分远距离输送,周六晚南部河北的重工业区和煤电厂污染也缓慢传输至北京。”
 
这一判断,与14日上午北京市环保局在新闻通气会上发布的结论一致:“10日到13日,北京地区扩散条件极端不利。在地面闭合低压控制下,地面风速减小,湿度加大,致使逆温层形成,导致污染的持续累积。”
 
这几乎就像是在北京的上空盖上一个“盖子”。
 
然而,无论其间有多少具体的气象因素,如此严重、大规模的恶劣空气质量,足以累积至此的空气污染物,已经使2013年1月中旬成为一个新的节点,对中国的整体环境质量再次发出警示信号。
 
委屈而孤独的北京?
 
事实上,北京在燃煤替代方面的实际举措,已经显著领先于中国其他城市。
 
2008年奥运会是有效的推动力量。2001年申奥之时,中国政府曾承诺保障北京奥运会期间空气质量优良。
 
持续至今的机动车限行措施,当时就让人们在较短时间内看到了更多“蓝天”的希望。
 
据统计,奥运会期间,北京空气质量全部达标,空气质量一级天数占50%以上,为10年来历史最好水平。
 
到目前为止,北京是中国机动车排放标准和车用汽油、车有柴油标准最高的地区之一,8月1日起全面供应符合第五阶段标准的汽柴油;做好了实施第五阶段机动车排放标准的准备。
 
此前几年,每到冬季供暖,北京市前任市委副书记王岐山就煞费脑筋、左右协调。原因是北京试图用天然气取代燃煤,而前者供应紧张。
 
经过数年努力,四条京陕天然气专线的铺设开通,已经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北京对煤炭的依赖。2012年初,北京最后四座还在烧煤的电厂纳入关停目标。待它们的烟囱停止冒烟,北京将作为以天然气成功替代煤炭的第一个大城市,在中国遥遥领先。
 
2012年,北京减少燃煤70万吨。
 
根据北京市环保局的估算,燃煤和机动车污染,是北京大气污染主要的来源,其中机动车因素占22.2%,燃煤因素占16.7%,在采暖增加能源消耗的冬季,燃煤因素所占比例进一步增大。
 
这在燃煤构成空气污染排放主要源头的中国,已经是一份难得的成绩单。
 
然而,与以上这些行动相比,2013年初的这一场雾霾,足以令北京沮丧。
 
北京市经济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李洪14日对媒体表示,此次北京启动空气重度污染日应急预案,要求在短期内实现30%的减排。已有58家企业完全停产。
 
但北京市大气环境管理处负责人于建华在同一天表示:作为紧急响应,公车停驶30%、工业停产或减产30%这些措施的效果,在短时期内还不能评估和预知。
 
难以预知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空气的流动性,绝不会受限于任何人为的区域划分。
 
14日上午的新闻通气会上,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主任张大伟表示:“近期,北京地区西南部、东南部,以及向南的周边地区污染水平明显高于北京城区。”
 
在北京的西侧和北侧,山西、内蒙古已经成为目前中国两大重要的煤化工集中区域,焦炭炼制基地源源不断地喷吐着烟尘。近在咫尺的河北省,承接了北京转移出去的相当一部分工业产能,包括北京最重要的重工业集团——首都钢铁公司,曾经被认为在经济上理性、在环境上合算的“产业转移”,如今受到莫大的嘲讽。

事实证明:任何局部性、区域性的努力,在流动的空气中,注定难以独善其身。
 
联防联控还未起作用
 
中国以各行政区域为主要主体的空气污染治理机制,被这场雾霾敲响了警钟。
 
10年前,国家环保总局根据《大气污染防治法》划定113个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城市并得到国务院批准。
 
此次雾霾袭来时,中国环保部正在参照美国的成功经验——“州实施计划”,研究制定一套管理办法,将城市划分为不同等级的达标区和不达标区,滚动实施,定期评估。
 
然而最新的事实已经发出警示:解决空气问题,必须整体联动。只有全局性的通盘政策和机制设计,才可能有效。
 
回想2001年,北京在申奥梦想的鼓舞下,联合周边的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山东等六省区政府,共同制定了一份计划,商定限、停部分高耗能企业,治理燃煤污染,抓紧火电厂脱硫脱硝,完成产业结构调整在奥运的共同目标鼓舞下,收效不错。
 
于是2010年,八个主要相关部委出台文件,决定对大气污染进行联防联控,经过2年多的努力,于2012年12月制定了《重点区域大气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由环保部、发改委和财政部联合发布。
 
由于规划发布不久,各地的联合行动还没有来得及有效展开,联控暂时还未充分发挥作用。
 
能源基金会环境管理项目主管赵立建认为,区域的联防联控,需要设置共同遵守的减排要求和目标,但是由于区域协调机制尚未成型,还没有看到有效的区域联合行动。“要实现联防联控,就要实现信息共享,采取共同行动;环保部在全国各地的环保督察中心,本可以发挥协调作用,但是这还没有纳入它们的工作职责范围。” 

赵立建同时对中外对话说:在短时期内,像此次严重雾霾这样的污染还有可能出现。
 
各地能做的,是强化应急方案,除北京以外,其它城市也应制定应方案。但问题的根本解决,终将取决于强化各地方、各行业的日常污染物减排政策。

评论 comments

3

评论 comments

中文

EN

嗨 Hi Guest user

退出 Logout /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排序 Sort By:

Robert Emmet Hernan

What Beijing is experiencing is similar to what happened in London 1952 when a temperature inversion combined with emissions from domestic coal fires to kill over 4,000 people, including many young and old people. The story is told in my book on environmental disasters, This Borrowed Earth, published in English and in Chinese by China Machine Press.

罗伯特·埃米特·荷南

现在的北京的与1952年伦敦相似,当时的伦敦由于气温逆变和家庭煤炭燃烧污染物导致了超过4000年轻人和老年人死亡。这一事件收录在我所著的《借来的地球》一书中的环境灾难部分,该书的中英版本均有由中国机械出版社出版。


环保书籍《借来的地球》

Robert Emmet Hernan写的《This Borrowed Earth》有中文译本,由机械工业出版社发行的《借来的地球》。其中一章“英国伦敦雾”讲述了类似雾霾天气造成的市民疾病死伤。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Book: This Borrowed Earth

This Borrowed Earth, by Robert Emmet Hernan, has been published in English and in Chinese by China Machine Press. It tells the story about the injury to and death of citizens caused by "London's great smog".


减少污染的新出路

速生林木可以快速减少空气污染。

详情请见:http://www.adamsmithtoday.com/an-australian-solution-to-the-co2-problem

在中国实验这一办法应该比较容易。

可以用空气井代替海水淡化来提供水源。

A new way to reduce air pollution!

Plant extremely fast growing forests to sharply reduce air pollution.

See details at http://www.adamsmithtoday.com/an-australian-solution-to-the-co2-problem.

It could readily be tried in China.

Water might be supplied by air wells instead of desalination.


合作伙伴 Partners

项目 Proje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