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怒江水电开发复活?

怒江水电开发箭在弦上。1月23日,国务院办公厅公布《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称,中国在“十二五”将积极发展水电,怒江水电基地建设赫然在列。

Article image

位于西藏松塔水电站的施工和道路建设工程,靠近云南省边境和世界遗产三江并流。(图片来源:International Rivers

中国《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意味着怒江水电开发的重启。此前,因是否会破坏“原生态环境”等争论,怒江水电开发进度已延宕近十年。

据知情者透露,怒江当地政府每年都会组队到北京游说,获取国家有关部门对怒江水电站开发的支持。而近两年来,每年都和怒江水电开发主体—云南华电怒江开发有限公司多次召开怒江干流水电开发前期工作推进座谈会。

如今,怒江开发“复活”已成定局,但移民、生态、地质等随之而来的一系列问题,依然是其难以绕开的几道坎。可以预见的是,有关怒江水电发展与保护的争论仍会继续。

因争论而搁浅

发源于西藏高原唐古拉山的怒江,流经西藏、云南,进入缅甸,最后汇入印度洋。它在中国境内全长2018公里。这条有东方大峡谷之称的河流,是联合国确认的世界文化遗产,也是中国唯一的一条没有修建大型水坝的主要河流。

然而,怒江的平静,在10年前开始被打破。2003年8月,国家发改委主持评审通过了由云南省完成的《怒江中下游水电规划报告》。该报告规划 “两库十三级”开发方案,全梯级总装机容量可达2132万千瓦,比三峡大坝的装机容量还要多300万千瓦。

该规划报告一出,就遭到强烈反对。参加会议的原环保总局代表不予签字,他们认为,怒江是除雅鲁藏布江外唯一相对完整的生态江河,建议作为一个原生环境的对照点和参照系予以保留,不予开发。

当年9月3日,原国家环保总局主持召开座谈会,列举出多种反对怒江建坝理由:“三江并流”于2003年被联合国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在该地区进行水电开发和梯级电站建设与世界自然遗产保护的宗旨不相符;怒江峡谷景观壮美,对有可能破坏怒江峡谷景观生态自然性与完整性的开发建设活动要慎重决策;当地物种与文化传统需要维护。

绿家园、自然之友等环保组织亦开展一系列宣讲活动,强调三江并流地区面积不到国土面积的0.4%,却拥有全国25%以上的高等植物和动物,有77种国家级保护动物,是世界级的物种基因库。

2004年2月,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国家发改委报送的《怒江中下游流域水电规划报告》上批示:“对这类引起社会高度关注,且有环保方面不同意见的大型水电工程,应慎重研究、科学决策。”

怒江水电开发被搁置。

地质问题的交锋

然而,数年来,有关怒江水电开发的争论一直不断。在2008年国家公务员考试中,“怒江建水电站的争议”甚至成为重要试题。

2011年2月,四位地质界专家以联名信方式上书国务院领导,从地质研究的角度反对怒江水电开发,再次引发公众关注。

四位专家是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研究员徐道一、核工业北京地质研究院研究员孙文鹏、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朱铭、中国地质大学教授李东旭。他们在联名信上直陈,“怒江处于活动断裂带、地震频发,身处泥石流重灾区,却多暴雨”,“在地震、地质上有特殊的高风险,不应建设大型水电站”。

这封联名信将怒江水电开发讨论,首次从以往的生态问题延续到了地质问题上。随后发生的日本大地震,让中央高层十分重视这些老专家的意见。环保NGO“云南大众流域”负责人于晓刚向时代周报透露,温家宝总理要求有关部门深入研究、论证怒江的地质与地震风险。

针对怒江水电站的地震风险,2011年3月6日,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中国大坝委员会组织召开了研讨会,发出了另一种地质意见。

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副所长徐锡伟表示,“水电站坝址若处于断裂带上,一旦地震,的确无坚不摧。但实际操作中,只要不让坝址区跨断层、提高设防烈度,水电开发依然是安全的。”

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会同中国地震局地震预测研究所通过研究认为:怒江中下游流域历史上地震少、震级小;就西南地区复杂的地震环境而言,怒江流域(中下游)仍属区域构造相对稳定的地区。

怒江的开发冲动

尽管外界争论不休,怒江地方政府数年来却一直难以遏制开发怒江水电的冲动。

怒江是全国惟一的傈僳族自治州,总人口50万。怒江州委书记段跃庆说,目前怒江全州的贫困人口发生率达71.1%,是全国最贫困的地区之一。

但怒江又是中国资源最富集的地区之一。这里有世界级的水资源。水资源占云南省总量的47%,可开发装机容量达4200万千瓦,为全国六大水电基地之一。怒江号称中国第五大河流,仅在其中下游水电开发装机容量就可达2000多万千瓦。

除此之外,怒江还拥有世界级的矿产资源,目前已探明的有锌、铅、锡、金、钨等28种矿产,294个矿床(点),仅兰坪金顶凤凰山3.2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就蕴藏着铅锌矿1432万金属吨,潜在经济价值高达1000亿元以上,是我国目前已探明储量最大的铅锌矿床。

2007年初,怒江州提出“矿电经济强州”战略:构建国家级水电基地、国家级有色金属基地。其中水电被当地主政者视为是发展最快最见效者。

2008年3月,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一五”规划》明确表示,“十一五”期间将开发怒江六库、赛格水电站。后受制环保争议,至今未获环保部门批准。但从2003年起,整个怒江中下游流域电站建设前期工作一直未停止。

2008年,六库水电站在国家尚未正式核准的情况下竟悄然动工,并以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为名,对上游的村庄进行了移民。如今,六库电站的工地大门紧闭,早已停工,但作为建设主坝的基础工程围堰已经修好。

2011年1月底,国家能源局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史立山表示,关于怒江开发建设的前期论证,特别是设计、研究一直在做,到底怎么推进目前虽无准确、成型的说法,但一定会开发怒江。这是国家能源局首次就怒江开发明确表态。

今年1月23日,国务院办公厅公布《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该规划表示,中国在“十二五”将积极发展水电,全面推进金沙江中下游、澜沧江中下游、雅砻江、大渡河、黄河上游、雅鲁藏布江中游水电基地建设,有序启动金沙江上游、澜沧江上游、怒江水电基地建设。

华电怒江公司内部人士称,旗下规划中的四大电站何时开工,内部并无具体时间,得看国家的核准,但“六库电站肯定最先动工”。

怒江水电开发几乎已成定局,云南省能源局却仍然谨言慎行。针对怒江开发“复活”一事,该局综合处一位官员接受时代周报采访表示“省里很重视,但也很谨慎”。他坦承:“毕竟规划是规划,但要实施起来还是困难重重,有关环保的舆论压力太大。”

质疑声已然响起。云南大众流域负责人于晓刚觉得《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重启怒江开发“非常唐突”:“这是想在全国两会前赶紧抛出来,作一个定局。这个规划没有征求公众意见,违背了信息公开的有关法律法规。”

于晓刚称,他将联合国内的环保NGO在2月中下旬做相关调研,“深入了解此次怒江开发解禁的背景,背后有何力量在推动,然后再进行呼吁和提出质疑”。

著名水资源保护专家翁立达并不反对开发怒江,但他表示:“如何合理、适度、科学地开发,是一个特别慎重的问题。目前在环评、地灾论证等基础工作方面,我们做得很不扎实。”

可以预见的是,怒江水电之争仍将继续。



邓全伦 《时代周报》记者

原文刊于2013年1月31 日《时代周报》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