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云南为什么缺水?

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说,云南的江水流向了国外,要应对大旱,云南必须蓄水。此论引起很大争议。杨方义、周嘉鼎认为仇和的建议仅部分应对了工程性缺水,但忽视了云南旱灾中的生态型缺水和水质性缺水。

Article image

环境保护不力导致了干旱的发生。图片来源:绿色和平

云南继续大旱。2013年3月,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在全国两会期间表示:云南不是没有水,且水资源充沛,但三江春水向南流,多流到国外了。并建议要大中小水库、坝塘、水窖一起蓄水,提高水资源时间和空间分布不均衡的解决能力。此语引发争议,很多人认为这是一些中国官员“以邻为壑”心态的体现。

历史上,云南绝不是一个以旱灾著称的地方,然而今天它成了中国著名的旱地。

从2009开始影响中国西南地区的冬春季节旱灾还在继续,已经开始影响到这个地区脆弱的经济,特别是农业和林业,甘蔗、咖啡等大量经济作物遭受损失,旱灾及水资源危机正在成为云南经济发展的“紧箍咒”。

单纯从降水量这一指标上看,云南很难和“旱灾”二字联系在一起。云南降水受季风气候的影响,降水量高,干湿季节交替明显,同时受复杂地理环境的影响,降水量在区域之间存在着较大差异,西南部某些地区的年降水量极值可达3000毫米,而干热河谷则可能在500毫米以下。

天气和地理条件的特殊性,决定了这个地区水资源在时空分布上的不均匀,也就是说,不是没有水,而是在干旱的季节缺水。云南的森林、湿地等生态系统一直都是调节这种降水季节差异的最主要的手段。不仅是为云南上千万人,而且也造福着流经云南六大河流的下游众多人口,其中包括了长江流域和珠江流域下游的人口。

正在折磨云南的持续旱灾,是对这一生态体系受损退化敲响的警钟。

生态退化是干旱成灾的直接原因

云南有很多森林植被,但能够有效涵养、调节水源的原始森林,却已所剩无几。生态退化是严峻的现实。

云南是中国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森林覆盖率高达53%,天然湿地面积达3400平方公里,但这些看起来很高的数字,却不能掩盖生态退化和保护投入不足的事实。53%的森林中包含了面积很大的橡胶林、桉树林和杉木林等人工纯林,而对涵养水源具有最强能力的原始森林已经很少,在绿色和平2013年发布的报告中,估计云南的原生林面积仅为全省森林面积的9%。

四年来受灾最严重的滇中、滇东北地区,也是森林植被破坏导致水土流失的高发地带。例如受灾最严重的云南楚雄州元谋,森林覆盖率由60多年前的12.8%下降到1985 年的5.2%,而且这些地区多为干热河谷,本来降雨量就相对较少,加之长期以来森林植被破坏形成的特殊气候和植被条件,较易受到干旱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影响,更特殊的是,干热河谷地区植被一经破坏,极不易恢复,并可能进入持续干旱的恶性循环。

不仅如此,占据云南主要森林面积的次生林,也正在被大量改造为人工林,而很多被改造的次生林在涵养水源上具有相当重要的作用。在过去几年,这种次生林被替换成为人工林的趋势十分明显。这些人工林树种单一,林下植被少,涵养水源能力差,往往是下雨即涝,无雨则旱。

天然林的价值被忽视了,但在连续几年的旱灾中,一些保护程度较好的自然保护区,旱灾受损相对较小,即便因为水利设施欠缺,通过小规模的饮水管道建设,也解决了这些保护区周边社区的饮水问题。这和森林被严重破坏的地区是有明显差异的。

此外,森林保护力度不足也是生态退化的主要原因。云南是6条河流的上流水源地,其中,澜沧江、怒江、红河和伊洛瓦底江都从云南出境,是重要的国际河流。在这六大流域中,除了长江流域因其重要性对其中的森林实施了天然林保护工程(2000年开始,其他流域只有西双版纳在工程实施范围内),其他流域在自然保护的投入上相对较小,缺乏生态保护的激励,这些森林的主人更倾向于种植能获得更高经济回报的林木。

保护生态、维持生态系统调节水的能力,无疑应当成为云南未来应对旱灾频发的首要任务。有效保护水源林,才不至于饮鸩止渴。

水污染:不可回避的事实

在云南这样降水丰富的地区,水污染的后果长期受到忽视。除了滇池,众多湖泊和河流也处于被污染的状态,导致干旱来临时,很多地区有水不能喝。

滇池是一个典型。其水质从30年前的Ⅲ类水变为今天的严重污染,使云南省会昆明市守着滇池没水喝,不得不实施调水工程。滇池治理也成为一个无底洞。在旱灾中,这种因水污染导致的水质性缺水越来越突出,开矿造成的河流污染使河流不能再作为饮用水源。

作为澜沧江支流的沘江就是一个典型例子。沘江原为数十万人供应水源,现在却是云南污染最严重的河流之一,水质已经成为劣Ⅴ类水。大量铅锌矿的开发,让沘江的重金属严重超标。地处沘江下游的云龙县县城,之前可以直接使用沘江水,现在只能从临近的云龙天池自然保护区取水,为了保证县城供水,一些农村社区水源不能得到保证。

目前,云南6条主要河流中,金沙江、红河、珠江处于污染状态,在九大高原湖泊中,只有抚仙湖和泸沽湖水质达Ⅰ类,洱海在近年的治理中,水质好转,而其他湖泊都处在污染状态。如果不解决水污染的问题,就不会有足够清洁的水源。

大量生活垃圾也影响着云南大大小小的河流。由于缺乏恰当的处理措施,无论在农村还是城镇,人们都习惯把垃圾直接倾倒于河流。笔者曾在怒江保山段的潞江坝,看到漂浮的垃圾随着怒江从主河道中滚滚而来。在这些河流沿岸,垃圾不经分类直接倾入河流的现象比比皆是,其对水源的污染在干旱时更加明显。

旱灾还在继续,是否会常态化,现在尚不确定,及早建立应对措施是当务之急。通过建立大型水利工程,截留住水源,进行区域调水,听起来很美,但如果不解决生态破坏和水源污染的问题,截留住的水依然不能成为饮用水,也不能解决旱区的需要。现在真正需要的是保护好仅存的原生植被,减少对有水源涵养功能的次生林的人工替代,避免更多的生态型缺水。对于当地正在如火如荼开展的水电站建设、矿产开发,必须进行更严格的环境影响评价,避免因水污染而导致有水不能喝的境地。新出现的垃圾污染水源的现象,也亟需寻找解决方案。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做最坏的打算

天气系统也是不稳定的,若夏季季风较弱,经过干旱地区是会变得更弱。在当前土壤尚且能够固定幼苗的时候,政府应该集中更多精力规划本土的森林。虽然这个措施虽然对云南来说已经太晚了,但是对于采掘行业还是适用的。终究有一天,人们会努力试着与自然和谐相处,而不是用技术改造自然。

prepare for the worst

the weather systems are also erratic, weak summer monsoon will further drive the drought situation to its extreme. The government should focus more on planting the native or indigenous forest while the soil still supports the young sapling. Else, it will be too late for the Yunanians but OK for the extractive sectors. At the end of the day, one should always try to live in harmony with the nature and not in harmony with the technolo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