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气候变化或使人类面临更严重的蝗灾

中国、中东及非洲的气候变化可能导致蝗灾频发,农作物歉收

Article image

蝗虫个体危害不大,然而一旦成群结队就变成了植物杀手。图片来源:swh

沙漠蝗繁殖速度快,能远距离迁飞,在十几种蝗虫中危害最为严重。目前从西非到印度,共50个国家、3200万平方千米的土地面临蝗灾威胁。

自古以来,可怕的害虫都是农民的敌人。

蝗虫个体危害不大,然而一旦成群结队,就变成了植物杀手——其习性甚至外表都与这个名称相称。蝗群覆盖面积可达数百平方千米,每平方千米至少有4000万只个体,有时甚至加倍。

联合国粮食和农业组织
(以下简称粮农组织)介绍,末龄跳蝻(蝗虫幼虫)每天约消耗2克植物,接近其自身体重。粮农组织网站显示,一吨沙漠蝗——只占一个“普通规模蝗群很小的一部分”,每天消耗的食物就与2500人的相当。所以说蝗虫会导致农作物歉收,进而影响粮食安全。

近日又有沙漠蝗群出现
,主要集中在红海沿岸,这也许能提醒人们不要忽视这种自然威胁,更不要以为蝗灾已经绝迹。

蝗群自北非向外迁飞

现在人们拥有先进的技术设备,能更好地应对这种威胁。20世纪下半叶,由于易受灾国家监控能力提高,沙漠蝗灾爆发次数减少,持续时间缩短,危害程度减弱。

哥伦比亚大学气候与社会国际研究所的环境遥感专家彼得罗•切卡托指出:“我们已经能够监测到蝗群的位置并控制其发展,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我们通过防控组和卫星获得这些信息,就知道了该去哪里实施控制措施。”

但要预测蝗虫的侵袭,气候变化仍是个关键的未知因素。

粮农组织蝗虫高级预报员基思•克雷斯曼说:“今年情况有所不同。”他解释道,蝗虫像今年这样大量繁殖后,一般会从苏丹经红海飞往阿拉伯半岛内陆地区。但今年秋季,只有部分抵达沙特阿拉伯,其他蝗群则开始向北迁飞,进入苏丹内陆甚至更远的埃及,近期苏丹政府已有270平方千米的地区受灾。

2月底,随着新生蝗虫北迁,新一轮蝗灾爆发为时不远。3月初,遮天蔽日的蝗群涌入开罗,埃及的新闻机构和社交媒体上到处都是相关报道和照片。

粮农组织蝗虫专题的网页上写道:“沙漠蝗群很少能到达开罗。最近一次是在2004年11月,再往前就要追溯到50年前。”

没过多久,蝗群就向东越过国界进入以色列,到达其西北部的内盖夫沙漠。三周后,以色列犹太人就要开始过逾越节,庆祝祖先在十灾后逃出埃及,而其中第八项正是蝗灾。

据粮农组织“蝗虫观察”专题报道,4月蝗灾影响面积为220平方千米,波及5个国家,较3月的790平方千米有所减少。

以色列农业部5月中旬蝗虫对粮食生产的影响“很小”,但埃及西奈半岛仍有蝗虫向这个方向迁飞,同时还监测到大量虫卵正在孵化,因此他们十分担心新一轮蝗灾爆发。

农业部发言人达夫纳•尤里斯塔在接受《中外对话》采访时说:“〔以色列〕研究人员曾认为,由于气候条件不适合,〔蝗虫〕不会在这里繁殖。然而,蝗虫不仅成功繁殖,而且数量众多,甚至定居于此。事实证明之前的预测有误。”根据粮农组织的记录,上一次以色列蝗虫大量繁殖形成蝗群还是在1961年4月。

尽管蝗灾还在不断爆发,但这一地区的控制措施已初见成效。粮农组织的克雷斯曼说:“目前,农作物还未受到严重影响。”

“蝗虫观察”最近数据表明,5月15日起,沙特阿拉伯、以色列及苏丹都发布了次高级蝗灾警报,防治人员也已开始行动,以期在月底跳蝻发育为危害性较大的成虫前将其消灭。

预计蝗群在这些国家境内形成后会返回苏丹中部的夏季繁殖区。“蝗虫观察”的最新报道指出,目前处于沙特阿拉伯的一些蝗群“也可能会飞往伊朗西南部并继续向东运动”。

克雷斯曼说:“目前来看,苏丹、埃及、沙特阿拉伯情况还比较乐观。我们现在担心的是苏丹下个月的情况,那里新一代蝗虫处于生长期,那些跳蝻很可能会留在耕作区,吃光所有的绿色作物,也就是当季的庄稼。”

这一地区上次大面积爆发蝗灾是在2003至2005年。当时,蝗群从尼日尔迁至北非,又折向东沿地中海沿岸运动。共有26个国家、将近13万平方千米的土地受到影响。

粮农组织驻摩洛哥蝗虫专家赛义德•希努特说,在那两年中,摩洛哥治理受灾区域4万平方千米,最终蝗灾未对其造成严重破坏。这一次,摩洛哥受到影响的面积不大。

气候变化的影响

这两次蝗灾与以往的模式不同,主要原因是蝗虫繁殖区域的天气条件非常有利。希努特没有排除气候变化的影响,蝗灾的爆发可能预示着有什么要发生。他说:“这是所有人都在关心的问题。”

谈到气候变化对沙漠蝗的影响,克雷斯曼说:“这很难回答。”他解释道,一般全球尺度的气候模型尚不能对沙漠蝗的活动范围做出预测,而针对相关沙漠区域的局地模型又不够成熟。

总体而言,沙漠蝗活动预报受四个主要因素的影响:温度、降水、植被、风。克雷斯曼说:“我看了一下目前掌握的全部资料,特别是温度——因为几乎没有人对这个因素有异议,而我们的温度数据也最完整——但是,如果气候变化导致温度升高,沙漠蝗受到的影响却非常小。”因为遇到这种情况,“沙漠蝗会在环境变得不适宜之前,再繁殖一代。”

但温度并非唯一的影响因素。沙漠蝗要繁殖后代,还需要湿润的土壤和植被,所以降水也很重要。但克雷斯曼介绍,不同的气候模型对这一区域的降水预测结果相互矛盾。

比如,4月底5月初,沙特阿拉伯的降水比往年都要多,这会促使沙漠蝗进一步深入阿拉伯半岛内陆地区。气候与社会国际研究所的切卡托负责监测影响沙漠蝗活动的气候条件和生态环境,他说:“有时雨会多一些,有时又可能少一些。就是这样,不断变化。要研究这与气候变化的关系,可不容易。”

中国的蝗灾情况

针对东亚飞蝗,有研究探讨了气候变化对其在中国境内种群密度的可能影响。2011年,有研究人员比较了长达1910年的蝗灾记录与同期的气象数据,得出结论:“气候干燥、偏冷,蝗虫种群密度较大,那么次年或之后十年蝗虫数量就会有所增加。”因此,如果气温升高或降水偏多,应该会使蝗灾减少。

2007年发表的一篇论文
基于一千年的记录也得出相似的结论:如果气温升高,中国的蝗灾会减少,因为蝗虫数量“超过历史记录的年份一般湿润偏冷”。

然而,2009年的一项研究通过这些数据却得出了相反的结论。作者认为,气候变化会使中国的蝗灾更为严重。研究人员对地区进行了更细致地划分,结果表明,中国北方蝗灾一般发生在温暖干燥的年份,而南方则发生在温暖湿润的年份。

尽管研究结果不一致,但综合来看还是能得到一些有益的结论,而且这些结论不仅适用于中国。首先,科学家都认为降水对蝗虫的影响大于气温。不过目前还无法预测气候变化将对降水模式产生什么影响,这一点似乎也没有异议。

但降水并非缺少的唯一一个变量。“还有一个因素几乎还没人研究过,那就是气候变化对风的影响,”克雷斯曼说,“蝗虫毫无疑问是随风迁飞的。”

尽管现在还不能做出准确预测,但历史记录表明,气候变化并未使蝗虫绝迹,人类还需为蝗灾做好准备。

粮农组织的克雷斯曼指出:“或许所有国家都要针对气候的各种可能变化做好准备,甚至要考虑最严重的情况。”特别是持续时间更长的蝗灾,克雷斯曼解释说:“这种情况下,人们必须使计划更灵活。


翻译:郭筝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