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美国政治分歧干扰环境监管部门决策

近期的气候丑闻表明,科学问题政治化使美国环境保护署极易受到外界的干扰。

Article image

截至2008年,环保署的科研人员中,科研工作受到政治干预的比例高达60%。图片来源:Clayton Conn

美国主要的环境监管部门——环境保护署目前正身陷于一桩颇具影响的丑闻之中。这桩丑闻就是,环保署深受政治的影响,其决策完全取决于决策对象的政治倾向。

如果你是一名左倾人士,相信人类的行为正在引起环境变化,认为环保署应该坚定地促进环境保护的话,保守派议员、化石燃料行业组织及其同盟试图推翻最高法院2007年做出的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判决的举动就很有可能会让你怒不可遏。

如果这些人成功地让法庭受理这一案件的话,奥巴马总统的气候变化议程将有可能受到重创。环境政策将会受到商业巨头的左右!环保署则会受到政治的玷污!

如果你是一名对环保团体的说法心存疑虑,认为环保署阻碍了经济发展的保守派人士的话,情况又会怎样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国会对环保署有违《自由情报法》的行为的调查结果或许会让你感到愤怒。研究显示,该部门为90%以上的环保组织免除了高达数千美元的费用。然而与此同时,几乎同等比例的保守派团体的费用减免申请却遭到了环保署的拒绝。

政府部门竟然会因为某些团体组织的政治倾向而为他们提供特惠待遇!环保署不是被政治玷污了又是什么!

人们怀疑美国监管部门所做出的政治决策背后隐藏着政治阴谋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然而,由于环保署的核心职能——对科学、气候变化、及对本国最具影响的行业进行监管——都被浓浓的政治氛围所笼罩,因此,人们几乎会对它的每一个举动都进行剖析,从中寻找政治倾向的蛛丝马迹。

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名的美国环保署署长吉娜・麦卡锡出席了4月份召开的确认听证会。听证会上,这位空气质量专家受到了议员们的 “烤”问。然而,他们所关心的并不是环境政策,而是怀疑该部门在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时存在不当行为。听证会让人们感觉到,环保署并不是一个公正的监管机构,而是华盛顿政治氛围的风向标。

2011年,美国前任环保署署长丽莎·杰克逊在被问到是否感觉“环保署正面临着一场战争”的时候回答道:“我认为,议会中肯定会有一些人对环保署有所打算。我们听说会缩减环保署的规模,甚至还有传言说会取消拨款。 ”

作为环保署署长,担心环境目标受到政治压力阻挠的并不仅仅是杰克逊一人。布什执政期间担任环保署署长的克里斯蒂娜·托德·惠特曼在2003年曾声称其卸任是出于个人原因。

然而,四年后,她在接受《华盛顿邮报》的采访时却表示,她离任的真实原因是因为共和党副总统迪克·切尼总是对那些与商业利益相冲突的环境政策进行干预。

科学问题政治化

在政治干预问题上环保署特别容易招来指责一点也不奇怪。 环保署根据科学理论做出决策。可是,过去二十年,科学本身在美国已颇具政治倾向。

记者发现,二十一世纪初布什任职期间,很多曾经的说客和业内人士被委以重任,负责对那些他们曾经从中获利的行业进行监管。自此,记者和研究人员就开始对政治压力下科学受到的影响进行记录。

与这一趋势展开斗争的游说团体——忧思科学家联盟报道称,截至2008年,环保署的科研人员中,科研工作受到政治干预的比例高达60%。

该组织在一份报告中写道:“行业游说人士和某些政治领导人对环保署的决策施加影响的结果就是这些决策背后的科研成果经常会受到压制和歪曲——给科研工作和我们国家的健康造成了危害。”

科学的政治化趋势已经从政府层面渗透到公众舆论层面。从气候变化争论中可以明显地看到这点。

美国的自由党派——民主党人士中,相信人为气候变化论的人是保守党派共和党的三倍。而美国公众从政客和媒体那里获取的有关气候变化的“事实”本身也越来越两极化。

因此,针对温室气体监管的重要讨论都被想要借此赚取政治资本的人所绑架。

与此同时,支持环境保护的自由党派认为保守党想要阻碍环境监管,而保守党派人士则认为环保署在拼命地以经济为代价推进自己的议程。共和党议员利用费用减免之类的行政丑闻就是为了要破坏环保署的声誉,将其塑造成一个走入歧途、具有欺骗性的机构。

通过法律渠道解决气候变化

美国商业部、德克萨斯州、维吉尼亚州、以及其它组织共同向最高法院提出9项独立的申请,要求高院对环保署的温室气体监管行为进行审查。

环保运动组织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的高级律师大卫·多尼格表示,“任何人,不论其是站在[环境保护]一边,还是站在行业的一边,都有权向环保署表达自己对法律的解读。如果对环保署的答案不满意,还可以诉诸法律。但想要胜诉很难。”

这些申请中有些甚至特别要求法庭推翻2007年其在马萨诸塞州与环保署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件中所作出的裁决,收回环保署将温室气体作为污染物进行监管的权利。

如果法庭决定不重启案件,那么,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环保署必须颁布条例对现有电厂的碳排放进行监管,这就意味着美国迈出了温室气体监管的重要一步。案件如果得到重启,就很有可能会使奥巴马总统任期内对气候变化进行立法的所有机会化为灰烬。

多尼格表示,虽然环保人士目前通过法律渠道伸张权利的举动步履维艰,但是,法律体系对于环境保护而言,有总比没有强。“通过法庭解决法律领域与学界普遍存在的不当行为是我们国家体系的一大优势,因为它能够让政府保持诚实。”

“虽然这一体系有时候会做出错误的决策,但总体而言还是我们的一大优势。”

上个月,有科研人员报告称,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浓度已经超过400ppm。这一数字提醒我们,地球是不会为政治放缓脚步的。

杰克逊在2011年写道,“我们不能让华盛顿那焦灼的政治斗争搅浑诸位家乡的空气。可是,如果我们继续将政治置于公民健康和环境保护之上的话,事情就会沿着这个方向发展下去。”

 

翻译:东峻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