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世界,环境危机大家谈

china and the world discuss the environment

  • linkedin group
  • sini weibo
  • facebook
  • twitter
envelope

注册订阅每周免费邮件
Sign up for email updates


文章 Articles

小南海电站决策内幕:各部委如何向重庆妥协?

刘 伊曼

丁 舟洋

Readinen

重庆市因地方利益强势推进该小南海电站工程,致使相关部委和三峡集团妥协。这一工程将破坏唯一的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article image

重庆市的强势推进致使相关部委和三峡集团妥协。图为三峡大坝,来源:Wilson Loo

 

此文获得中外对话、《卫报》举办的中国最佳环境报道之“最佳独家报道奖”。

记者从多重渠道获得印证,自2005年开始,重庆市出于地方利益考虑,将小南海水利枢纽工程列入议事日程。薄熙来到重庆任书记后,更强势推进小南海水电站工程的各项前期工作,在这一过程中,国家相关部委甚至三峡集团公司均处于被动地位。

这一工程将对长江上游唯一的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产生巨大影响,令许多珍稀特有鱼类遭遇灭顶之灾。

中科院院士、中科院水生生物所鱼类学家曹文宣说,由于兴建了三峡水利枢纽,长江上游约600km江段的水域生态显著改变,使上游的白鲟、达氏鲟、胭脂鱼等珍稀鱼类和岩原鲤、厚颌鲂、圆口铜鱼等40余种特有鱼类的栖息生境减少,繁殖条件恶化。金沙江一期工程更加剧了这些不利影响。这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因此而建立。在长江上游干流能够为珍稀、特有鱼类提供适宜生境的江段,仅剩下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这353.16km的一小段了。

而“重庆市长江小南海水利枢纽”坝址,正位于“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缓冲区与实验区的联结处附近,建成后将淹没缓冲区约70km的江段,占自然保护区干流段的1/5。 曹文宣说,在自然保护区内兴建显著改变水域生态的水利工程,是违法行为。

 2005年,当时的国家环保总局(现环保部)在环评报告复函中,特别强调:“在规划修编与建设中应明确,调整后的保护区内不得再进行水利水电开发活动。”

但2006年,重庆市召开小南海工程对自然保护区影响的讨论会,计划邀请曹文宣参加,但是被曹文宣拒绝。他认为重庆市无权开这个会。“你要在自然保护区里建,当然就是有影响,那还有什么可讨论的?”

曹文宣态度坚决地认为,有关部门在保护区内进行水利水电开发活动,视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为可有可无,这是不能接受的。

他透露,三峡公司也不情愿介入建设小南海电站,因为成本、效益不成比例。有一次在关于小南海的会议上,薄熙来希望争取三峡公司的支持,他的理由是重庆缺电,说重庆市缺乏能源,虽然天然气很多,但中央不允许重庆用天然气发电,所以“有气无力”,因此希望修小南海,多发点电。当时三峡总公司总经理曹广晶的回答是:“等三峡汛期水位调整高了,多发的电都给你们……”

长江水资源保护局前局长翁立达说,2007年,薄熙来和长期主持中国水电工作的前全国政协副主席钱正英在渝州宾馆座谈,翁立达也在场。饭桌上,薄熙来说:“我们想修小南海,可以缓解三峡的泥沙问题。”钱正英回答:“三峡不担心泥沙问题。”

2008年,在国家发改委向各部委发出征求小南海开展前期工作和项目建设意见的函之后,国家环保部办公厅在其【2008】第54号复函文件里,第一段的第一句话就说:“小南海水电站拟在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建设,与有关背景不符”,并再次提到:“原国家环境保护总局2005年在金沙江向家坝水电站环境影响报告书批复文件中,已明确不得在调整后的保护区内再进行水利水电开发建设。”

环保部的该文件又以“最后的避难所”“优先保护意义重大”“其地位无可替代”等语言来描述该保护区,并直指“长江流域综合流域规划难以适应保护需要,建议进行修订。”最后,环保部认为,要建设小南海水电站应持“极其慎重”的态度,原则上,同意开展鱼类自然保护区环境影响等前期论证工作。

虽然环保部回复发改委的文件态度十分审慎,但在此之前一个月的3月8日,当环保部还是“环保总局”的时候,一份他们和重庆市委市政府的《会谈纪要》已经将曹文宣院士激怒了。这份《会谈纪要》记录:“对于小南海水电项目,国家环保总局将以积极促成的态度认真研究,近期组织鱼类保护论证,为最后的决策扫除障碍。”

曹文宣告诉说:“扫除障碍?那意思就是,要把我们当作障碍,给扫除了。我当时就气得要命。”

翁立达说,农业部一开始也不赞成小南海工程,但后来被重庆施加了压力,也屈服了,并于2009年10月通过了《保护区重庆段调整方案》。以修改保护区的方式,让这个工程“不在保护区里”。2010年11月,环保部也通过了这个调整方案。

翁立达说:“重庆方面也来找过我‘公关’过,我告诉他们,对你们重庆在三峡上作出的牺牲和贡献我是充分理解的,包括开县要建生态坝,我都是支持的,唯独小南海,我不能支持。这个态度我始终没变。”

“顽固”如曹文宣这样的学术权威,也开始受到各种“软磨”,开始有相关的领导来找他谈话,一步一步,把他给“绕”进去。“你说有影响?那好吧,那你就来研究怎么消除这个影响”等等。曹文宣的名字也出现在各种调研报告和专家成员名单里。他自己则无奈地面对现实,只求在尽可能的范围内努力把好关,将损害降到最轻。

曹文宣解释:“小南海工程为鱼类设计的生态通道是仿自然通道。在水库外另外挖一条小河。仿自然通道理论上应该有用,外国也这么搞的。但小南海的不是在旁边,而是在中间的岛子上,那就困难了,这个流程很短。看他们怎么搞嘛,反正,我只负责研究哪些鱼需要过。至于鱼儿有没有那么聪明知道从那里过,那我就不知道了。主观愿望是希望它们能通过,但过不过得了谁也不敢保证。反正,把鱼道修了,环保任务就算完成了。”

2012年3月29日,重庆小南海水电站奠基暨“三通一平”工程开工仪式在小南海坝址上进行。重庆市委副书记、市长黄奇帆,三峡集团董事长曹广晶,还有水利部、三峡办等单位的相关人员出席了仪式,曹文宣也在场。

回忆起当时的场景,曹文宣说:“仪式要几个人一同拉开一条红缎子,我本来站在最右边的,不拉红缎子,结果站在另一头的黄奇帆走过来把我拽着,和他一起下去拉了那块红缎子,我就被‘拖下水’了。”

 

原文刊于《中国环境发展报告(2013)》

评论 comments

0

评论 comments

中文

EN

嗨 Hi Guest user

退出 Logout /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合作伙伴 Partners

项目 Proje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