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牛仔之都”的污染之痛

作为中国工业化的典型城镇,广东新塘经济发展的靓丽光环背后,是纺织产业带来的环境污染之痛。

Main top 8

新塘镇久裕村的打工者在简易的大棚下加工牛仔裤。这里随处可见手工处理牛仔服装的工人。从早到晚,都有工人把一堆堆牛仔服装装上货车。

Main 1

每天早晨,工人从牛仔洗水厂的污水池里捞出用来打磨牛仔裤的石头。洗水和漂染不单影响附近环境和居民生活,也影响从事这些工作的工人的健康。很多工人的十个指头因为布料而染成蓝色,长久以来已经习惯了皮肤瘙痒的感觉。

Main 2

洗漂厂每天排放大量的污水。这些污水未经任何处理,便被直接排入东江。目前新塘镇拥有注册牛仔品牌1000多个,众多制衣厂家对环境造成的污染极为惊人。

Main 3

从工厂排出的污水中充满了牛仔裤布绒,缠住了管道阀门。很多洗漂厂的污水直接排进水沟,最后流入东江。而东江则是广州数百万人的饮用水源。

Main 4

绿色和平工作人员在新塘镇大敦村一条被污染的排水沟取泥样。这里的村民说,污染严重时,河水成了毒水,气味恶臭,如果不小心接触到皮肤还会发痒甚至溃烂。

Main 5

一名工人正在一家牛仔洗水厂车间里干活。在牛仔服装的制作工序里,对水污染“贡献”最大的,莫过于染色和洗水的过程。

Main 6

新塘镇已发展为中国最大的牛仔服装生产基地,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已形成完整的产业链,纺纱、染色、织布、整理、印花、制衣、洗漂都能在镇里完成。

Main 7

新塘镇大敦村街头,随时可见制衣厂的招工广告。新塘镇数千家制衣厂家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打工者。这里年产牛仔服装3亿件,可带动就业22万人。

Main 9

在珠江三角洲一些工业发达的城镇,经济发展往往是以牺牲环境为代价。那些年轻的一代一出生就会发现,与他们相伴的只有被污染的水源、土壤和空气。

中国东南角上的广东新塘镇是全国牛仔裤第一名镇,全球每销售三条牛仔裤,就有一条来自新塘。新塘作为牛仔裤专业镇,共有牛仔服装生产及关联企业4766家,占全镇企业总数的80%。年产牛仔服装3亿件,带动就业22万人。全国60%的牛仔服装产自新塘,30%的出口牛仔服装来自新塘,产品远销几十个国家和地区。

但踏足新塘,才发现,它与真正的“时尚之都”相去甚远,且危机四伏:原材料上涨、资金乏力、不断上涨的人力成本、缺乏有品牌知名度的企业、设计水平低下,更为严重的是,当地付出了沉重的环境代价。当地流行一种说法:“解决不了污染问题,在新塘送你一栋楼都千万别要!”

污染严重

新塘镇内的东江河段,河岸的水已成了蓝黑色,伴随着这些深色水流的,则是一股奇怪的异味。烈日下,当地人董耀明(化名)戴着一副深色太阳眼镜,用手指着记者携带的卫星地图说:“这肯定就是在洗水(漂染)厂那一带。除了那些染牛仔布的厂,其他地方排不出这么脏的水。染完色的污水就直接排出来,流进了东江。”

董耀明说,16年前,他除了可以在洗水厂见识当时新潮的牛仔裤是怎么做出来的以外,还可以带女朋友到东江去游泳。“但是现在,就算你给我钱叫我下水我都不干。”他说。

牛仔裤的制作,要经过设计制作、洗水、打钉、剪线和包装等过程。其中,洗水是将牛仔布料做旧、显出质感的环节。一条牛仔裤是高档、中档还是低档,除了面料、设计,最重要的是洗水。

而洗水的污水,大多未经处理就排放到河流中。新塘镇大墩村的集体污水处理厂,已经停产一年多了。

董耀明说:“现在新塘的牛仔洗水厂多如牛毛。镇政府去年花大力气整顿了一次,拆迁了80家左右的洗水厂到新建的‘新洲环保工业园’。但是小的厂太多了,他们哪里会处理污水,都是私自排到河涌里。假如前几天不下雨的话,你会发现河水就是蓝黑色的。”

在新塘镇的泥紫桥岸边,就堆积了不少蓝色的绒布堆,像家用洗衣机里滤网里的沉积物一样。前几天刚下过雨,蓝色染料流过的痕迹清晰地印在河涌边。

2010年11月,绿色和平发布一项调查,在新塘有3个采样点,被送检的河流底泥样本中重金属铅、铜和镉的含量均超过国家《土壤环境质量标准》,其中一个底泥样本中的镉超标128倍,而一个水样的pH值更高达11.95。

健康担忧

牛仔业的污染,当地人已经见识;但是外来打工人员和下游民众,则往往成为不知情的受害者。

新塘最初的洗染厂建在大墩村,污染了河流,当地村民意见极大。从2006年起,新塘镇开始大规模治理,逐渐将洗水厂、印染厂迁至新塘镇西侧西洲村的环保工业园。

这个环保工业园,显然并不“环保”。现在工业园的主干道上,锅炉轰鸣,硫化物气味刺鼻,部分工厂外的沟渠内淤积着蓝黑色的废水。路边的树上都挂满蓝色丝绦,街上的尘埃也都是淡蓝色。打磨牛仔裤所产生的尘埃无处不在。村内五条主要河流,除了一条水质略好,其余均发黑发臭。其中白江河最为严重,缓缓流动的河水有如墨汁,而河岸上是密集的民居。

1996年的西洲村还土地肥沃,果树成林,是有名的鱼米之乡。今天,西洲村几乎看不到农耕景象,取而代之的是工业园、油库、发电厂和污水处理厂。

绿色和平水污染治理主任赵琰说:“新塘牛仔产业最早从大墩村开始,但现在西洲取代大墩,成为污染投诉最多的地方。”

正因为如此,本地人宁可做2000元更累的活,也不愿意到这些企业谋一个“危险”的工作。在这些企业里工作的工人,几乎百分之百来自外省——新塘镇户籍人口22万,外来人口50多万。

在新塘海洋洗水厂做工的杨明(化名),半年前还在浙江丽水的一家锁厂打工,工资每月只有2000元,他接到在新塘老乡的电话,说这里工资高,每月5000元。

“到洗水厂干了两个月才知道,印染、洗染……厂里的工序要大量使用化学制剂,当地人告诉我,在这个行业做久的人生不出孩子。”杨明说。

杨明在厂里做的虽然是压皱这道工序,但是各个工序的人其实都在同一个空间内工作,另外一个工序,当地人称为“喷马骝”就是在衣服上喷射高锰酸钾溶液,将牛仔做旧。有时要先喷后压皱,有时先压皱后喷,两个工序的人就挨着工作。对于这种对人体有害的物质,工人根本毫无防护。

“夏天天热时,喷剂就弥散在空气里,我们皮肤上长满了红色的疹子。”杨明说。

到底有多少种有害物质会侵害身体,没人跟杨明讲过,这更增加了他的恐惧。而厂里招进来的工人,大都是临时工,不签合同,没有保障。工资三个月之后才结清,就算发现了对身体有害,也得被迫再等两个月。

除了工厂工人的健康,东江下游民众的饮水安全也让人担忧。东江是广州数百万群众的饮用水源,新塘的高污染已经危及毗邻的广州市三分之一的市民饮用水安全。更严重的是,被污染水体沿江而下,威胁到临近及下游的东莞、深圳的饮用水安全。 


原文首发于《DEEP中国科学探险》,2013年2月号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我的心在痛

这简直就像在看恐怖片!

My heart hurts

This is just as bad as watching a horror movie. I can't even.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心痛

心痛。我想知道人类还能为多少事业打拼,特别是当今人类道德下滑如此严重。

painful

Painful. Wonder how many causes can a man take up especially if the rate of decay by man himself is so alarming.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真可怜

我很希望能够尽一份力

Such a pity

I really hope we can do something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现在必须做出选择

政府必须立即做出有益于生态的决策,否则就太晚了!我已经听过很多遍“等我们像西方国家一样富裕时,就能过上干净的生活” 这类的话。但是西方国家从未有过如此严重的污染,即便是西方史上最严重的污染——1952年伦敦雾霾事件,其污染程度都还比北京每日的污染水平要低。如果毫无对策,那么为了生活和呼吸新鲜空气,很多人将被迫离开中国。但谁会欢迎他们呢?

Choices must be made now.

The government has make serious choices in favor of ecology, and it has to be done now, later will be too late ! I've heard many times "we will clean when we will be rich just like western countries" but western countries have never ever been so polluted, even 1952 London during the great smog, which was the strongest pollution that ever happened in any western country, was below the level of pollution on an average day in BeiJing.
If nothing is done many people will be forced to leave China if they simply want to live and breathe. But who will welcome them ?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damn son

shit liek thys es kinda bad,man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oh no

only one thing left to do... complain on the internet!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anonamis

This is shocking that there willing to risk there life and there country for a shifty wage a month and bad health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CUP & PENNY

Wow. Thank you for this article. Powerful quotes from the local worker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CUP & PENNY

Wow. Thank you for this article. Powerful quotes from the local workers.

What consumers can do:
-Stop buying jeans treated in this way
-OR start asking the suppliers questions

What designers/clothing companies can do:
-Demand and subsidize improvements to the factory facilities they use for production
-Research where the fabric they use comes from and what the conditions are like for the workers

What factories can do:
-Communicate with others factories and combine efforts to improve

What governments/agencies can do:
-Require QR tags on all garments, with a rating for ecological safety and workers' righ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Global issue

This is a global issue. We all share the air and water. We are killing this planet. All countries should be made to be responsible for the damage they do. We should clean up our mess and have a good think about what we leave future gener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