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减排政策可以更加激进

在华沙举行COP19大会期间,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姜克隽接受中外对话专访,认为一切都不应该成为阻碍减排、重构经济和政策体系的理由。

Article image

姜克隽表示,以煤炭为基础的高排放道路已经到头了。图片来源:二泉映月 

中外对话:中国代表团出现在COP19谈判会场上的时候,大范围的雾霾依然在国内蔓延。这将怎样影响中国的减排进程?

姜克隽:治理雾霾对于强化中国减排政策来说,将是很大的促进。现在已经非常明确:重点污染地区不要对煤炭使用的增长抱任何幻想,这个指标只能往下降。短期看来是瞄准雾霾和大气治理,长期看来是让减排成为驱动经济体系的核心指标。

现在各地官员都找不到出路,以前搞工业、搞园区、把企业和投资吸引来,地方GDP拉上去,就有政绩,现在需要找到新的政绩增长点。越来越多的地方,希望以碳目标和生态目标来驱动。国务院也决定将民生还不完善的地方,如教育、医疗、交通、环保作为投资和拉动经济的领域。这时候你告诉地方官员一条出路,他会马上抓住。地方政府特别担心坏天气会带来经济成本的明显上升,这会给经济带来严重后果。所以说针对治理雾霾的需求,可以作为一个有利的政策出发点。

中外对话:中国发改委有关人士已经透露,目前正在研究“十三五”计划中写入二氧化碳排放总量控制目标的可行性。这是不是雾霾的严峻形势带给中国减排政策的正面影响之一?9月出台的“大气国十条”,是否抓住了这个政策机遇?

姜克隽:目前我们正在为“十三五”目标做研究储备。中国国内政策走的很快,因而可能在国际谈判中走得更激进。这次的“大气国十条”体现出了很强的政策力度,进程远远快于我的预想。最初我们研究能源总量控制目标时,没人相信中国能做。现在看来国内政策有可能再次把(煤炭消费)峰值来临的时间推向更早,接下来的“十三五”计划,全局性的政策目标应该会更快。

中外对话:这意味着,中国在十一五、十二五两次刷新总量控制目标体系之后,可能在十三五目标制定中更大幅度地刷新减排政策体系?

姜克隽:通过“十一五”计划,中国实践了能源强度目标,“十二五”处于能源总量和能源强度双目标的交织状态。从这10年的现实来看,能源强度目标很难对中国减排有更大的推动作用,它以GDP为基数,存在更多的不确定性,难免出现统计上的水分。“十三五”最好完全过渡到能源和CO2两个总量目标,一个为主,另一个相对配合。

现在大气雾霾明显推动了国内的政策环境。二氧化碳排放总量控制目标有可能写入“十三五”规划,这样就会给减排政策体系带来新的引领性因素。

中外对话:中国的气候决策机构和机制是否需要调整?

姜克隽:能源局着眼于实际操作,不关心谈判,比较务实;工信部已经设立了一个碳强度目标。中国工业消耗70%的能源,工信部作为工业主管部门,感受到的压力也很明显,做了大量研究。

从机构设置来说,发改委气候司目前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谈判功能,但它应该是一个气候政策管理部门,足以把气候变化政策推得很强。这方面政策如果一味保守,有可能有损于国家利益。不能给以往的经济增长方式打掩护、等着环境事件或环境灾难来促成改变。

未来必要的时候,应该考虑设立能源和气候变化部,因为相关的全局性政策需要更高的顶层设计。

中外对话:综合以上 分析,该如何看待中国的减排前景?

姜克隽: 在全球模型的基础上,根据我们的技术分析,中国能源活动二氧化碳排放将在2025年左右达到峰值,前提是发达国家到2020年和1990年相比减排30%左右,以及其他发展中国家也进行强有力的减排行动。

中国经济结构将在2020年之前发生重大变化,绝大部分高耗能工业产品产量在此之前达到生产峰值,开始下降,能耗上升的很大一部分驱动就消失了。同时中国发展低碳经济已经有了很好的社会环境和政策导向。到2013年,风机成本和光伏发电装机成本的下降更为明显,在沿海地区一些风力发电成本已经可以和燃煤发电相竞争,在终端用户侧,一些光伏发电成本也已经具有成本竞争性。中国近期和2020年可再生能源发展的目标不断被提高。同时国家经济实力的快速发展,更有利于低碳建设的持续投入。强有力的气候政策,会促进中国技术的全球领先性,促进中国经济发展。

这个峰值判断,完全可以形成中国的谈判优势。中国可以和其他气候领先国家一道,促进全球减排,打造新的国际地位。

按照现在的情况,中国GDP在2018年会超过美国,2030年会等于美国加上欧盟和日本。到那时候,中国也可以成为一个国际减排的出资国。今天所有的一切政策设计,都要为那时候做准备。

同时,中国的排放快要接近全世界的三分之一。国家利益需要重新定位,必须重视中国的角色变化。一切都不应该成为阻碍减排、重构经济和政策体系的理由,这个未来方向是明确的。

当然,很好的政策设计和资金投入是前提。我对此非常有信心。所有迹象都表明:以煤炭为基础的高排放道路已经到头了。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还需要不只一代人

中国仍然将污染治理当作内政事务,而不相信现在中国内部发生的一切事物,在卫星网络下已无所遁形。我们没有时间等待下一代行动。等到2040年我们都翘辫子了。

Still more than a generation

China is dealing with the pollution as an intern affair and doesn't believe that everything done inside China is now visible by satellites of internet.
It is impossible to wait for a generation still. In 2040 all of us will be d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