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现代农田中蜜蜂和其他野生动物正面临农药大轰炸

苏塞克斯大学的授粉专家戴夫•高尔逊说,农药的过度使用程度会让所有人吃惊。

Article image

混合使用的杀虫剂能导致蜜蜂的数量和生产力下降。图片来源:Edd

也许是我太天真了,当我发现英国典型的农田里用了多少化学药液时,我大吃了一惊。其时我们正在调查英国境内农药对蜜蜂的影响,我们考察了2012-2013生长季节种植冬油菜或冬小麦的25块田地。每一块田地的农药施用名单都长得吓人。

这些都是很普通的农场:不是特别密集,地处苏塞克斯郡南唐斯丘陵的边缘,这一带群山逶迤、灌木丛生、森林繁茂,一派美丽的英格兰田园风光——英国伟大的风景画家康斯太勃尔一定会喜欢这里的。但让我们从蜜蜂的角度,而不是用画家的眼睛看看这里吧。

化学药品轮番轰炸

让我们来看看一块很典型的田地。夏末时节,这里会播种下油菜籽种子(蜜蜂会应季采食其花粉花蜜),拌种时加入了噻虫嗪杀虫剂。噻虫嗪是一种新烟碱类杀虫剂,对蜜蜂来说具有非常大的毒性。噻虫嗪被植物吸收后,蜜蜂采集的花粉花蜜中会检测出这种杀虫剂。

十一月的时候,尽管人们认为油菜会受到新烟碱类拌种剂的保护,但还是会喷洒另一种杀虫剂“甘道夫”,名字很讨喜。这位聪明的“老巫师”可能会造成哪些危害呢?甘道夫含有高效氟氯氰菊酯,一种拟除虫菊酯。拟除虫菊酯对蜜蜂和其他昆虫来说是剧毒——那是当然,它们是职业昆虫杀手嘛。但因为十一月的时候应该不会有蜜蜂,所以甘道夫也应该不会造成什么麻烦。

接下来到了五月油菜开花的季节,油菜被喷洒上另一种菊酯类农药——顺式氯氰菊酯。仅仅几周后,只是为了保险起见,这些作物又被另外三种拟除虫菊酯轰炸——可谓真正的双保险。是啊,可以用三种的时候为什么要用一种呢?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比往年晚一些),油菜仍然开花,花上爬满了觅食的大黄蜂、食蚜蝇虻等传粉昆虫。

冬夏之间,油菜会被除草剂、杀菌剂、杀软体动物剂、化肥等一共22种不同的化学品组成的“弹幕”攻击。它们大多数对蜜蜂来说有微弱毒性,但其中一些,如杀菌剂(去甲基化抑制或DMI杀真菌剂),已知会与新烟碱类和拟除虫菊酯产生相互作用,增加其对蜜蜂的毒性。

所以,当杀菌剂丙硫菌唑被加入到混合罐中——里面是这一年最后一轮使用的化学品,任何一只觅食的蜜蜂都将会同时冲进三种拟除虫菊酯组成的“弹幕”,接触从种皮进入到花蜜和花粉中的噻虫嗪,还要面对能够放大所有这些化学品毒性的杀菌剂。

很多未知因素

我们并不确定这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安全试验通常的做法是让试验昆虫一次接触一种化学品,时间一般只有两天,而在现实中,它们一生都长期接触多种农药。

蜜蜂还飞舞在农田中,可见它们是非常坚忍的,但我们不知道其他传粉昆虫或野生动物会受到怎样的影响。搞农药的人告诉我们一切都很好,他们也告诉我们、同时劝告农民种植庄稼时用这些农药是必要的,不用的话粮食产量会大幅下降。我对此表示怀疑。我们真的希望这样管理农村吗?我们真的想吃用这种方式生产出来的食物吗?

五十年前,蕾切尔·卡逊的著作《寂静的春天》描写了因农药依赖导致的环境破坏,这些农药中就包括使农场工人中毒的、现在许多发达国家禁用的DDT杀虫剂。一种新方法被开发出来了,即病虫害综合防治,或称IPM 。这种方法更多地关乎哲学而非技术,其目标是用许多方法来解决害虫问题,例如使用抗病虫品种、轮作、种植诱虫作物、利用害虫天敌等。只有当这些方法都无效,而且害虫数量足够引起显著的经济损失时才使用杀虫剂。

那时每个人都认为,而且现在仍认为这是最好的、最可持续的方法。不过,当各种各样的IPM仍应用于一些小规模的园艺作物之时,主流的耕作农业却已经把它忘记了。我们为什么倒退了?为什么又要预防性地使用几十种有毒化学品呢?

负面信息

很多人把责任归咎于政府。英国曾经有过许多国家资助的用于作物研究的实验农场,还曾经存在过独立的农业咨询服务处——如今这些几乎都被卖光了。病虫害综合防治研究得不到资助,农药行业反而获得了研究经费。现在,给农民提供建议的农学家中75%为农化公司效力。所以农民会大量使用农药也就不足为奇了。

预防性地使用农药是用来对付“万一”会出现的害虫,而不是对付已经出现的害虫,之所以不这么做,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害虫很快就会出现抗药性,最终使杀虫剂变得毫无用处。对农药行业来说,“过度使用”看起来似乎是一个愚蠢的策略。但事实或许并不是这样。每种新的化合物都是由其开发公司独家制造并销售的,数年后专有权就到期了,此时任何人都可以制造这种化合物。价格下降,利润母公司利润也下降——因此农药无效了并没那么要紧。事实上,如果在此期间他们已经开发出了新产品,这种情况然反而对他们有利。但从另一方面看,这对农民来说可不太好,他们必须高价购买每一代新产品。

于是我们难免会得出这样的结论:目前的耕作方法不是为了造福农民——他们购买昂贵的杀虫剂简直就是被敲竹杠,也不是为了造福消费者——供应给他们的是昂贵的满是农药的食物,更不是为了造福环境——化学品“鸡尾酒”正在不断污染着环境。真不知道他们这么做除了让农化公司的利益最大化之外还能有什么好处。

我想我今天可以早一点回家,去我的菜园子把地刨完。至少我可以控制什么东西能进入田地里。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