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难说再见——白鱀豚

在本网站刊发的第一篇中国环保人士撰写的专栏文章中, 汪永晨探讨了长江白鱀豚濒临灭绝的生存状况。她指出说,人类活动和污染导致了这一悲剧结果。

Article image

白鱀豚是目前全世界四种淡水豚之一,公元前2000万年离开海洋进入长江,它只生活在中国长江的中下游。虽然它的知名度远不如大熊猫,但要论起辈份,大熊猫的生存年限在五百到六百万年,而白鱀豚在地球上则生活了两千五百万年左右。公元前200年,《尔雅》中就出现过有关白鱀豚的描述,并称它为“长江女神”。

那么,现在“长江女神”的生存状况如何呢?

2006长江淡水豚类考察”,队员由中国、美国、瑞士、日本、英国、德国六个国家的一流专家组成。历经近1个月的航行观测,12月5日,寻找白鱀豚科考行动行程过半,虽然专家们采用了最先进的观测方法,但在白鱀豚的历史分布区——从宜昌到上海1700公里的长江中下游江段,还没有发现一头白鱀豚。

科学家们相信,《尔雅》时代长江中的白鱀豚数量至少超过5000头。时光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国专家在国际会议上宣布,白鱀豚已不足300头。同年,白鱀豚被国际自然环保联盟列为世界12种最濒危的动物之一。1993年,专家再次发出告示:白鱀豚数量已不足百头。1997年到1999年农业部曾连续3年组织过对白鱀豚进行大规模的监测行动,三年找到的白鱀豚分别为13头、4头、4头。

这次全程参与考察的中科院水生所博士王克雄说,“一开始会鼓励大家说,还有重点的江段没考察,后来又说,这些重点的江段我们还会再走一次”。可是返程一个多星期以后,他也失望地说,“还是没发现”。

今天,全世界四种淡水豚中的亚马逊豚有十万头之多,恒河红河豚的数量也有2000多,且还有增加的趋势。而长江的白鱀豚种群则可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被人类消灭的鲸类动物。

近年来一直有人说,白鱀豚太老了,这个物种和恐龙一样,迟早是要灭绝的。周开亚教授不同意这个说法。他说:白鱀豚并没有老得不能生存,是因为我们人类的干扰才使它加快了种群灭绝的速度。据不完全统计,1985年前收集到的已知死亡原因的白鱀豚的标本中,由于人类活动影响导致死亡的约占90%。

“2006长江淡水豚类考察”的另一项工作是对长江水质的调查:考察结束后,国际顶级观鲸专家鲍勃对长江的水环境表示惊叹,“这样的水里已经完全不适合豚类生活了”。瑞士联邦水科学与技术研究所(EAWAG)的两名科学家负责收集长江水样和河底淤泥,化验结果将向全世界公布。在这次考察即将结束时他们对媒体说:“长江里已经没有多少浮游生物了。我曾经把一个专门打捞浮游生物的采集网放进长江里捞了10个小时,结果就捞出两只不到1厘米的宽的小虾。很难想象这样的水能养活多少鱼,没有鱼,白鱀豚就得饿死。”

中国的媒体和民间环保组织从1997年开始关注白鱀豚,在收集到的有关资料中有:在长江死亡的一头白鱀豚,它的身上有103处血淋淋的大大小小的伤口;白鳍豚标本中,有的头骨粉碎,有的被拦腰斩断;湖北洪湖燕窝实施爆破清理航道时,将一个拥有4名成员的白鱀豚家庭全部炸死,其中还有2头怀孕的雌豚。参与此次考察的队员姚至平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长江中船舶的数量之多,经过鄱阳湖的时候,他曾经数过那里的采砂船,数到1200的时候数不下去了。此外,随着长江沿江工业的迅速发展和农药的大量使用,长江水质的污染日益严重,一项研究表明,白鱀豚体内的有害物质含量比海豚要高得多。很有可能长江的自然水动力特征与自净能力已经失去。

中科院院士刘建康陈宜瑜在他们写的《关于白鱀豚保护的几点想法和建议》中提到,“长江中的人类活动包括渔业、航运、水利设施建设和环境污染等正在膨胀,这是白鱀豚种群数量下降的主要原因。

这次考察之前,科学家们估计现存的白鱀豚不到50头。国际动物学界公认,如果一个种群数量下降到50以下,就很难挽救了。而国际公认保护濒危动物的最佳手段,就是“迁地保护”,如果这一次考察发现了白鱀豚,将详细观察记录它的生活习性,并在明年春天设法捕捞,放到湖北石首的天鹅洲白鱀豚保护区,这里是长江的一段故道,一个半天然的保护区。可前提就是,找到白鱀豚。

2006年的具有国际专家参与的考察结束了,世界上还有白鱀豚吗?或许还没有人能拿出确凿的证据证明有,也没人能说没有。白鱀豚研究专家、中科院水生所的王丁教授和他的同事们相信,这种可爱的动物依然生活在我们这个世界上。

人类发明的克隆技术和试管婴儿,能用来培育白鱀豚吗?白鱀豚和白海豚有很近的血缘关系,能不能找一头中华白海豚和白鱀豚交配?王丁博士说:克隆是一种办法,但难度非常大,要有一个受体把细胞移到另一个动物身上,让它生育。白鱀豚本身非常少,要找替代的动物,可在中国没有和它血缘关系接近的,难度很大。和中华白海豚交配可能性也比较小,因为它们属于不同的科。  

长江女神,是中国人给予白鱀豚的美誉。再见白鱀豚,如果要实现这个愿望,那么我们已经挂在嘴边的“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就不应该只是口号。

 

汪永晨,中国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1996年创办“绿家园志愿者”民间环保群体,致力于为中国环境保护奔走呼号,影响巨大,1999年获中国环境最高奖“地球奖”。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还来得及拯救玉兰

很高兴看到有那么多人关注世界各地的其他同样受到威胁的不那么"迷人"的种族。这给我们一些正面的消息来安抚这个故事带来的悲伤情绪。在地球的保护前线,人们正进行着很多渐进的努力,更多详情可以参见http://www.chinadialogue.net/article/summary/1240-Bright-prospects-for-the-magnolia

另外,最近发布了三峡植物园的闭园通告。一个渔民曾不惜生命从大坝下保留了上千种珍惜植物,而五年后的今天却被迫闭园。在环保领域工作的人也许可以联系联系他,帮助他拯救这些植物,好让它们免遭灭绝。

Still time to save Magnolias

It is interesting that so many people are concerned about the other less 'glamorous' species that are also under threat in this and other areas of the world - and give some postive news to counter the sadness of this story.
There are progressive efforts being made on the plant conservation front, you can see http://www.chinadialogue.net/article/summary/1240-Bright-prospects-for-the-magnolia for more on that. Also there was recently announced the closure of the Three Gorges Botanic Garden, where a fish farmer gave up his livelihood to save thousands of rare plants from the dam but five years later has been forced to close the garden. Maybe some of you working in conservation can contact him and help to rescue the plants before they are also lost forever.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长江女神走了?!

这一消息令人心痛。我一直认为白鱀豚应该得到保护,但绝对没意识到其拯救计划一直没有像熊猫那样得到有效、适时的宣扬支持。那些生活在长江边的渔民,没有受到教育和宣传,从而停止可能杀害白鱀豚的活动。在此,我唯有希望类似悲剧不再重演。

由Ming Li翻译

Yangtze Godness is gone?!

It is overwhelmingly devastating to learn the heartbreaking news. I always knew Baiji should be protected, but never realized that its restoration program has NOT been effectively and promptly advertised and endorsed like the panda. And those fishermen, who live along the Yangze River, have not been educated or given a cause to immediately cease the Baiji-killing-fishing practice. I can only hope there won't be a replay of the tragedy.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令人落泪

在读这篇文章之前,我还不认识白鱀豚这种生物。读完之后,我不禁落泪,我为那些死去的白鱀豚的悲惨命运而感到震惊。它们本应该得到更好的保护。为什么不多花些精力进行圈养?如果它们得到圈养,或许它们还有继续生存的机会。白鱀豚的命运不应该如此悲惨。

This makes me cry.

Before I read this article, I did not even know what the Baiji was. After reading it, I was in tears; I was horrified at the gruesome fates of the ones discovered dead. This could have been saved. Why weren't more efforts made to put them in captivity? Had they been, the Baiji may still have had a chance. Even ignoring industry's hand in this, this should never have happe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