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气候变化令城市成为“敏感脆弱区域”

适应气候变化以及保护脆弱人群是中国当前气候政策的优先项,研究员许吟隆表示。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Bo Qiu / Greenpeace

2013年底,中国发布了首部《国家适应气候变化战略》,该战略文件的主要起草人之一,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适应气候变化科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农业科学院研究员许吟隆,接受中外对话专访,解读了这份战略。

中外对话:对于适应气候变化,以往人们的认识中是否存在一些误区?

许:长期以来,全球都是重减缓(指致力于采取各种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行动)、轻适应(指采取积极主动的行动减轻气候变化造成的危害,并尽可能地利用气候变化的有利因素所带来的机遇)。1992年UNFCCC(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签署以来,一开始就是把注意力集中在减缓上。哥本哈根会议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当时大家都期待能达成一个实质性的、有法律约束力、的高强度减排协议,但由于发达国家的阻挠最后未能如愿。从那以后国际社会越来越重视适应问题。

《国家适应气候变化战略》提出的第一个原则就是突出重点。现在中国国内还有一种认识误区:对“什么是适应气候变化”的概念还没有搞清楚,把自己正在做的工作都讲成是适应。拿农业来说,农业减灾、育种、改换品种、水土流失治理,等等,一股脑儿全算作适应。如果各种工作都纳入适应,其实也就相当于没有有针对性的适应。

中外对话:从最初提出相关策略至今,中国的气候变化适应紧迫性是否更加凸现?具体有哪些表现?

许:很多危害越来越严重,典型的例子如西南干旱。2009-2010年的旱情是“百年不遇”,后来几乎成了每年一遇。此外,洪涝灾害、城市内涝和南方的夏季高温伏旱等越来越严重。这些都带有明显的气候变化的特征,它是气候变化条件下中国气候灾害出现的新特点。

中外对话:中国在面对适应气候变化问题时有什么独有的特点?

许:首先,中国气候多样,适应问题复杂。气候带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囊括了各种各样的气候类型和气候条件、地貌、植被生态系统。

第二,中国的资源禀赋决定了其适应能力是脆弱的。中国13亿人口,人均资源相对不足。因此,面对气候的波动,回旋余地极小。比如在华北平原,大量农户要靠很少量的土地支持全家的口粮。再冷、再热、再旱,都要保持粮食的产量,这样生产成本就大多了。所以难就难在中国资源禀赋不足,整体脆弱。

同时,经济发展在地域上不平衡,有的地方非常脆弱,需要重点关注。此外,中国幅员辽阔,可能一地受益另一地受害,又涉及到综合协调平衡的问题。

最后一点,中国目前处于经济快速发展期,也就是经济转型期,防灾减灾体系不完备,规划不尽合理。所以在同样的气候变化情况下,中国更加脆弱。现在城市摊大饼摊得越来越大,暴露在气候变化风险下的脆弱人群和社会财富也大幅增加。虽然城市人口在经济上并不一定是脆弱的,但在城市内涝、雾霾等问题面前,他们就成了环境上、生态上的脆弱人群。所以中国目前一个特点和难点是,越来越多的城市人口和边缘人群暴露在气候变化风险之下。

中外对话:您认为在制定适应气候变化政策时面对哪些复杂性,应怎样处理?

许:想要深入了解适应气候变化是很难的。相对于减缓来说,它的科学性非常强、非常复杂,并且涉及多部门的联动,牵一发而动全身,需要综合协调治理。

适应不像减缓——对于减缓来说,任何一地单独行动,不会对其他相关方产生危害。只要减排了温室气体、就达到了目标,可以“独善其身”。适应就不同了,很可能一地适应影响另一地,一部门适应影响另一部门。比如说现在北方变暖,农作物可以扩大种植。如果在黄河上游把水多用了、种了农作物,这确实是在适应气候变化,但是没有全局协调。上游那里把水用掉,产生的GDP可能是1,但是这水到了下游后,因为下游工业发达、人口密集,很可能同样的水产生的效益是10、100。他是自己得了收益,但损害了其他地方的利益。

所以说适应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也就是说要做好适应气候变化工作,必须做好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规划,然后协调行动。

中外对话:中国的气候变化适应重点在哪里?

许:适应战略的指导思想里有一条:“统筹并强化气候敏感脆弱领域、区域和人群的适应行动”,这一行字看起来简单,却包含了丰富的内容。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国家支持适应气候变化研究二十多年来,一个重要的研究成果就是提出了“边缘适应”的概念,即气候变化影响地球上所有的生物和生态系统,但最脆弱的是系统边缘。我们筛选适应的关键问题、适应优先议题和措施都是基于这个理论基础,这样就使我们的适应工作“有的放矢”。

重点关注“敏感脆弱区域”, 比如我国的西北地区,生态非常脆弱,一旦被破坏就非常难恢复。还有敏感脆弱人群。中国大概有1.28亿贫困人口,他们也是最无辜的——排放最少,受害最严重。像集中连片特别困难地区的人群,他们的经济来源很单一,一旦发生气候灾害(特别如旱灾),庄稼颗粒无收,很可能刚刚脱贫又返贫。

近几年,在气候变化条件下“敏感脆弱人群”的外延也有新的变化。

城市是自然生态系统和人类社会系统最大的交接面。气候条件变了,社会条件随着经济发展也变了,交接面的许多情况都在变化,根据我们提出的“边缘适应”的概念,城市应该是优先适应气候变化的一个区域。在这次的国家适应气候变化战略中,我们将“基础设施”放在农业之前,以前农业领域的适应是放在前面的,这体现了我们认识上的一个巨大飞跃。虽然农业受气候变化的影响大,直接暴露在气候变化的威胁下,但农业生产空间广阔,还有一定的回旋余地;城市人口密度大,高暴露度,大量社会财富集中暴露在气候变化的风险之下,适应的任务更为迫切。

中外对话:《战略》如何考虑中国气候变化适应中的资金需求问题?如何在中国这个转型经济体中嵌入气候变化适应工作?

许:发挥公共财政资金的引导作用;探索通过市场机制发行巨灾债券等创新型融资手段,还要支持农业、林业等领域开发保险产品和开展相关保险业务,开展和促进“气象指数保险”产品的试点和推广工作等,都是解决气候变化适应资金的措施。

中国国内农业气象保险一直没能很好地做起来,因为操作复杂,盈利空间小,政府也不可能全部负担。从适应气候变化的角度看农业气象保险的问题,它的含义就不一样了。农业灾害越来越多,为了保证粮食安全就必须要做这些事。

至于怎样落实税收优惠政策、鼓励各类市场主体参与适应行动?国家要先投资一部分作为方向性的引导资金。具体来说,可以列适应的优先事项清单,不管是国际资金还是民间资金,在清单所列的范围内投资,就给税收优惠,比如说投资西北的生态建设,或者解决城市内涝的工程建设等,引导投资的流动。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科技革新将大大减少人类对化石燃料的需求

科学证明,大量未被开发利用的太阳能和大气热能可用于汽车动力引擎,从而减少发动机对化石燃料的需求。现在一种不需要汽油的发动机已初具雏形,并已进入专利申请阶段。这种发动机能有效的生产电能,并可以更大规模的应用。

这种发动机将会为其他新能源科技打开新的大门。

‘文明是在教育和灾难之间的竞争。它让我们了解真相,并尽可能的传播它。因为真理是我们最强大的武器。“ - 赫伯特·乔治·威尔斯

减缓气候变化,有效合理的利用这些廉价的绿色能源将会是一个正确的解决方案。

虽然科技能客服热力学第二定律,让发动机不需要燃料运作,但是仍然有很多科学家和工程师们认为这并不可能。

目前这种发动机的几种雏形将进入实验室验证阶段。可给平板电脑和手机充电的台式活塞发动机也正在研发。而且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发动机还可以实现普通家庭和其他各种类型建筑的供电功能。

尽管现在有很多反对和质疑的声音,但我相信这些非凡的新发明将会向世人证明,新的视野和新的理念必能带来革命性的解决方案。

Revolutionary science will sharply reduce the need for fossil fuels.

An abundant untapped source of solar energy, atmospheric heat, can power engines that need no fuel 24/7. A patent pending piston engine is being prototyped. It will run without fuel. It can produce power and scale to large sizes.

These engines can open the door to other new energy science.

“Civilization is in a race between education and catastrophe. Let us learn the truth and spread it as far and wide as our circumstances allow. For the truth is the greatest weapon we have.” ― HG.Wells

Cheap green energy is a path to slowing climate change.

The science that enables engines to run without fuel circumvents The Second Law of Thermodynamics. Not many scientists or engineers accept that as possible.

A few prototypes to be validated by independent labs are in the works. Desktop piston engines that power a Tablet computer and recharge cell phones will follow. Units to power homes and every variety of building will not be far behind. See www.aesopinstitute.org

In spite of ranting naysayers, remarkable new inventions will soon demonstrate that minds open to new insights are pioneering practical solution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谢谢这篇文章

我在文中提到的“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气候变化脆弱性、影响与适应研究计划”做实习,来了已经一个多月,对这个项目的概念了解还有待加深。什么是适应(Adaptation)?为什么我们平时听到的都是减排(Mitigation)而适应的报道较少?这篇采访讲了很多我不了解但继续了解的内容,感谢作者~
I am doing internship at PROVIA (UNEP-DEWA at Nairobi), in which Mr. Xu served as a Scientific Steering Committee member. I've been here for over a month but still do not know much of what PROVIA is. What is adaptation, and why we hear about mitigation much more than adaptation? I think this article answered many questions in my mind. Thanks for sharing :-)

Thank you for this article

For the past month I have been interning with the United Nations Environment Programme’s research programme on Climate Change Vulnerability, Impacts and Adaptation [the interviewee Xu Yinlong is a member of its Steering Committee] for a month now, but I still need to increase my understanding of the project‘s concepts. What is "adaptation“? Why do we hear mostly about "mitigation“, but very little about "adaptation“? I thank the author for this interview, which covers a lot of issues I know little about, but plan to keep up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