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阿富汗环保事业的领导者

阿富汗的邻国担心,恢复和平后的阿富汗将着手开发水能和矿产资源,使因战乱而长年被忽视的环境问题雪上加霜。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伊莎贝尔·希尔顿 

阿富汗国家环保总局局长穆斯塔法·查希尔接受伊莎贝尔·希尔顿采访时表示,过去阿富汗持续的战乱让人忽视了环境危机。

2002年,在外流放多年的穆斯塔法·查希尔回到战火连绵的阿富汗。穆斯塔法·扎伊尔是阿富汗末代国王的孙子,现担任国家环保总局局长,是努力解决阿富汗环境问题的重要力量。

穆斯塔法·查希尔眼中这些 “毫无意义的战争”不但对阿富汗破坏极为严重,还使公众忽略了同样严峻的环境问题。例如,干旱造成大量环境难民,还阻碍了阿富汗的发展。

他说:“虽然我无法准确量化,但影响确实非常严重。历史上阿富汗发生过5次严重的干旱,第一次是1904年,第五次则从1996年持续到2002年4月17日。就在这一天,我的祖父结束了28年的流放生涯,乘飞机重返喀布尔;就是在这一天,天终于又开始下雨。人们都说这雨和国王的回归象征着希望。感谢上苍,此后我们没有再遭遇过干旱。”

然而,干旱得到缓解并不意味着没有水资源危机。喀布尔最近的几场雪尚不足以补充枯竭的地下水。

穆斯塔法·查希尔解释说:“在二十年的时间里,阿富汗的地下水位下降了12米。情况非常严重。喀布尔地下有七个含水层,雨雪和冰川融水都能起到很好的补充作用,但是我们的用水习惯是不可持续的。比如,农民采用漫灌方式,而非滴灌或控制性灌溉;有人不遵守总体规划,非法打井,井深达150~200米。政府部门之间缺少制衡,对民众缺乏管理。现在他们又在喀布尔最后一个含水层上建高层综合设施。这个含水层就在巴格拉米,向贾拉拉巴德延伸。”

“未来两三年很可能再次发生大干旱,我们必须做好准备,防止干旱造成生态或环境难民。喀布尔人口容量为100万,但现在人口已超过700万,人实在是太多了。”

穆斯塔法·查希尔倡导建立国家环保总局,还参与起草阿富汗第一部《环境法》(2005年两院一致通过),因此受到联合国环境署的表彰。但问题依然未完全解决,如《环境法》执行不力,阿富汗国内政治斗争不断(阿富汗有104个政党,均以种族、地域或对个人的忠诚为基础,缺乏全局意识)。

他指出,“阿富汗宪法第15条规定,”必须以负责任、可持续的方式开发自然资源。能够参与起草这条法律是我的幸运,这也是国家环保总局能够成立的依据。我们起草的《环保法》是2004年至今唯一得到两院一致通过的法律。议员意识到这部法律关乎自己和子孙后代的生活环境。但执法时我们遇到了问题。跟政客们交谈时,我发现他们似乎并未意识到周围的情况,或者他们在自欺欺人。如果没有了水,没有了可以呼吸的空气,没有食物,生命将无法持续。现在吃点药,比将来动手术要好得多。

矿产、水能开发不当将引发危机

过去几十年中阿富汗一直战乱不断,几乎没有机会开发丰富的自然资源和跨国河流蕴藏的水能。一些下游邻国担心,结束战乱的阿富汗将着手开发水能。好几条大河的上游都在阿富汗境内,如流入巴基斯坦的喀布尔河,流向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的阿姆河。过去12年里,阿姆河常常还没流到咸海就断流了。

穆斯塔法·查希尔说:“你一定知道,咸海就是生态灾难的例证:失去了64%的水,很多人沦为生态难民,生活发生彻底的改变。阿富汗不是一座孤岛,我们需要与其他国家密切合作。我们北方的两个邻国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曾经差一点为淡水发动战争。”

“我们只利用了阿姆河1%的水能,邻国塔吉克斯坦的情况要好得多,利用率约为6%~7%。在世界银行的帮助下,它们建设了很好的水能开发项目,另外当时它们还有前苏联留下的基础设施。但在阿富汗,一切都给战争毁掉了。2002年我们启动这项工作时,真的是从零开始,基础设施不是毁于战争,就是由于疏于管理而无法使用。”

开发水能对阿富汗的发展非常重要,穆斯塔法·查希尔认为这需要地区之间的合作。“我想我们应该坐下来与邻国谈判,包括北部的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南部的巴基斯坦,西部的伊朗。我们必须尊重彼此合法的国家利益。我不会说阿姆河是我们的。我们对下游的邻国负有责任,我们必须共同分享。但是我们也必须保护阿富汗自己的合法利益。”

阿富汗地下还埋藏着价值2.5~3万亿美元的锂矿和世界上最大的铀矿,铜等其他金属储量也很丰富,这些都尚未开发。2007年11月,中冶集团以30亿美元取得艾娜克铜矿30年的采矿权,这是世界第二大铜矿,也是阿富汗历史上最大一笔外资投资,但开发却停滞不前,部分原因在于艾娜克发现了很多历史古迹。在穆斯塔法·查希尔看来,丰富的矿藏蕴含着风险,但也是巨大的机遇。

他说:“这到底是祝福还是诅咒?我们仔细研究了非洲、亚洲、拉丁美洲的资源诅咒现象。艾娜克的民众对风险有很清醒的认识。我曾对他们说,你只考虑了未来五年的情况吗?你还想让子孙见到清澈的河流、呼吸干净的空气吗?你希望他们知道这里曾有绿树飞鸟吗?我有责任说服他们,长期的福祉远胜过稍纵即逝的财富。”

法律先进,执法不力

但穆斯塔法·查希尔职权有限:国家环保总局是立法和管理机构,尽管环保法的重要性仅次于宪法,但却由其他部门负责执法。

穆斯塔法·查希尔说:“其他部门能否把环保法当回事还是个问题。”

艾娜克铜矿遇到了各种环境问题,如水资源短缺、没有足够的煤炭满足400兆瓦的电力供应、缺少充足的碳酸盐来提炼铜。另外,发展滞后、铜价下跌也使铜矿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

可持续发展将是决定阿富汗成败的关键因素。穆斯塔法·查希尔说:“上世纪60年代,我们的粮食可以自给自足;如今,昔日的“粮仓”却饱受食物短缺之苦;1964年,阿富汗就消灭了小儿麻痹症,现在它又卷土重来。我们的商品曾出口欧美,但现在90%的物资都依赖进口;1964年,阿富汗的妇女就有了投票权,6年后瑞士妇女才获得投票权;我们还曾有过三位女部长。我知道,那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但我们必须努力。有希望人才能活下去。”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