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向消耗和浪费说再见

基于回收利用和产品升级的循环经济,受到了包括可口可乐以及联合利华在内的越来越多的企业的青睐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SamsungTomorrow

如果你已经用上了城市公共自行车,加入了一家汽车俱乐部,与邻居分享园艺工具,或者“交换来的”衣物,那你就已经参与到循环经济中来了。这一运动旨在用一种全新的消费方式来替代“占有、制造、处理”的消费文化,这种新方式并不一定会降低消费水平,但会提高消费效果。

专家们指出,循环经济中今天的产品并不会被扔掉,而是以昨天的价格成为明天的原材料。

据估计,未来二十年全世界中产阶级消费者将增加成百上千万人,因此循环经济的理念得到了越来越多的支持,其中既有急欲占领新市场又面临资源短缺威胁的跨国公司,也有苦于应付不断加剧的污染和碳排放的各国政府。在这样一个闭环系统中,产品都模仿自然设计,零部件都完全可循环利用或可以升级。对产业界来说,循环经济最吸引人之处在于其重点是经济收益,环保效益不过是副产品。

“循环经济与我们的消费文化并不矛盾,这是因为如果能用一种再生方式把产品和材料保留在技术圈内,把生物材料放回生物圈内的话,就会大大提高材料的利用率,大大降低能源和水的需求,并且减少碳影响。” 艾伦-麦克阿瑟基金会的“循环经济100”项目主管安德鲁·莫莱如是说。

“我们对那些中等生命周期,即3-10年的商品做过研究,范围从手机到电脑,发现其中可以通过循环经济的原料代替获取的价值高达6500亿美元。比如,一体式智能手机用坏了也不能拆,但如果改变一下设计,使用那些可以分离的部件,就可以升级,而不是让它们变成一次性产品。这不会增加生产成本,但却能再利用。”莫莱说。

绿色联盟循环经济工作组的约翰尼·哈泽尔指出,尽管相当长时期内还看不到设计阶段的变化,但整个价值链上的产业界都可以参与到循环经济中来。厂商可以通过采购要求增加对回收或再用产品的需求。他提到了英国的“闭环回收”,该项目已经与玛莎百货和可口可乐签订了为期十年的承购合同,这样就有资金建立自己的工厂,玛莎百货等将收购其回收的PET和HDPE塑料瓶,并由威立雅环境服务公司向其提供从家庭回收的瓶子。

安德鲁·莫勒特说,跨国公司转向循环经济是由利益驱动的,而非为了良好的公共关系。他说,雷诺在其传动系统和引擎的再制造中雄心勃勃,生产中所用的能源、水和碳的75%甚至更多实现了再利用。“他们可以把这些以较低成本再制造的汽车零件卖出去,获得更高的利润。同样的,联合利华正在寻求发起一场全行业的行动,以保证包装中所用的回收聚丙烯有更好的供应。而翠丰集团(欧洲最大的家居建材零售商)则旨在未来十年中通过出租、返回、产品设计和使用其他类型的塑料实现其200种产品的循环。”他说:“这些商业案例是极富吸引力的,这些投入对利润和股东回报具有积极的影响。”

约翰尼·哈泽尔说,对企业来说,比设计可持续性的产品更难的是摆脱以“每年都把一个新产品卖给某人的”为基础的商业模式。“随着所有权责任回到他们身上,产业界大大改变了与消费者的关系。在实践中,这意味着把维修合同和一个生命周期很长的产品一起卖出,或者出租产品,甚或回购对其进行再生产,并在新市场上出售。”他还说,(企业)之所以不太采用租赁的方式,是因为“顾客诉求不够强烈”。“现在很少有租赁方案能够靠比购买产品更加经济实惠的方式来打动顾客。买不起才会租,现在仍然是这样,因为从更长远来说你的情况会更坏。”

萨宾·欧伯尔胡波是Turntoo公司的共同创立者,这家荷兰公司为循环经济开发和落实新的商业模式。他说,循环经济的重点在于产品表现,而非产品所有权。Turntoo公司的首个任务是RAU内部的建筑师与供货商一起制订可循环经济概念。“在RAU的办公室,照明、地毯和家居都作为一项服务来付费。飞利浦公司安装了照明设备,由于他们支付照明费,照明系统的设计就利用LED灯泡、感应系统和工作区上方的浮动‘天花板’将电耗降到最低。这样就节约了一半的能源。我们支付固定的月租费,其他都由他们负责。”飞利浦公司目前正在逐步推广“照明是服务”的概念,实际上就是用户为获得照明而付费。荷兰地毯制造商Desso公司和家具厂商Steelcase公司也基于上述“表现”大于“所有”的理念,将可分解、可回收的办公家具出租给办公室。

约翰尼·哈泽尔指出,欧盟的《废弃电子电气设备指令》(WEEE,指明如何处理废弃材料)等政府立法在某些情况下与企业在报废后回收材料的能力相左。在欧盟层面上,规定产品的能效《生态设计指令》应该扩展,包括对电子及其他产品的耐久性、可修复性、可回收性要求。他说:“我们已经看到此类立法推动了汽车产业的变化,欧盟的报废车辆指令要求按照重量计算,汽车85%的部件应该是可回收的。此举引发了变化,尤其是在汽车零件及其标记中使用的塑料,使其更容易被用于回收。另外还应该提高在材料而非劳动上的税收,这样能够减少来自资源密集型商业模式的浪费。”

中国这样一个从出口型生产转向内需型生产的国家,与循环经济相容吗?莫勒特说二者不仅相容,而且“这是一个中国必须彻底探索循环经济的很有说服力的理由。新的中产阶级会导致有限的资源更加紧缺、价格飙升。伴随这一趋势,人们对于提高效率的模式的兴趣也会与日俱增。对消费者自身来说,新的所有模式、可再利用的产品以及新产业出现的机会非常大。中国现在水、能源和污染问题都非常严重,必须找到能够治本的办法,不能只是抑制消费。”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