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污染何时尽? 爱河事件和美国不断缩水的超级基金计划

历史本不该重演,但一切还是发生了。

Article image

图片中的英文为“爱河配方:1. 82种混合化学物质, 2. 在爱河沉淀了25年, 产出为疾病和死亡”。图片来源:bullfrogcommunities

2月14日,美国纽约州尼亚加拉瀑布城爱河附近的居民对负责清理化学污染物的企业和政府提起15起新诉讼,该事件的原告已达到1000人,涉及的健康问题之多令人心惊,包括牙齿碎裂、心脏病、新生儿缺陷、癌症等。

卢埃拉·肯尼也曾住在爱河附近,现在已投身环保运动。她说:“我在工作中跟很多正受此污染影响的人打过交道,他们有很多共同点。”肯尼说的污染事件发生在1977-1978年,那年冬天的雪下得特别大,积雪融化后渗入面积有16英亩的爱河河道,使有毒化学物质进入地下水,又涌到地面,流入居民的地下室和院落。这些污染物还要追溯到1942-1953年期间,当时胡克化学公司(后被石油天然气巨头西方石油公司收购)向废弃的运河道中倾倒了近2.2万吨有害化学废物,最后把河道填平,使这个垃圾填埋场看起来像普通的荒地一样。后来这里建起住宅区,包括约800座独栋房和240套公寓,在其中心位置甚至还有一所小学。

很多人搬到这里时都像肯尼一样,根本就不知道地下埋有化学物质。1978年,肯尼年仅7岁的儿子因肾病夭折,同年,州政府及联邦官员宣布爱河为重污染区,开始转移当地居民。其实1977-1978年冬天的污染事件并不是首例,但对污染情况和居民健康问题的报道引发了全国性的批评抗议。爱河事件成为美国污染问题和普通人遭受的健康危害的代名词,也使新的环保运动得以顺利开展。

在美国,环境被污染而未能完全恢复的居民区不止爱河一个,但不同的是,爱河的居民一直没有停止抗争,如洛伊斯·吉布斯创办了非营利组织“健康、环境和正义中心”。吉布斯说:“赢得正义的唯一途径就是人们站出来为自己说话。”爱河的居民几乎在一夜间就成长为有经验、有组织的环保斗士,他们不仅吸引了媒体的注意,还与势力庞大、不承认存在污染问题的企业和政府官员直接抗争。这与电影《永不妥协》中的故事非常相似,只不过电影讲述的环保维权行动发生在加利福尼亚州。

居民撤离后,清理人员在40英亩污染区周围竖起10英尺高的铁丝网,为运河挖掘排水渠(与水泵和污水处理系统相连),还铺了一层防渗漏的粘土。但吉布斯和仍然住在这里的居民说,这些措施根本就不管用:运河与附近的尼亚加拉河相通,因此水会随季节涨落。吉布斯还说:“整个居民区里到处都是污染物,他们根本没有清理,什么都没做!”污染物流进居民的院落和地下室,渗到土壤中。西方石油公司拿出几亿美元用于清理污染和进行赔偿,操作过程由政府管理。纽约州环保局的发言人称:"补救措施已经按计划展开,我们还定期检查以保证取得预期效果。"

20世纪90年代,爱河附近一个曾被划为不适宜居住的区域重新开放,更名为“黑湾村庄”,新的居民开始搬进来。第一批新住户还了解污染事件,但肯尼说,没过多久危险标志就被拆除了。肯尼指着一户离过去撤离范围仅有一个街区的人家说,他们搬到这里时甚至都不知道爱河的存在,后来他们的第一个孩子降生了,这个孩子的染色体严重损伤,还患有其他疾病。人们发现院子里有化学污染物,很多新居民还得了原来流行过的疾病,但从传染病的角度很难证明这与化学污染物有直接关系(有别于“合理关联”)。

爱河再次出现问题,像20世纪70年代时一样成为了典型。吉布斯说:“现在这样的地方很多,我们是最早发现问题的,人们意识到要解决这些问题可能需要很多很多钱。”公众再次愤怒了,政府终于开始着手解决,1980年联邦“超级基金”计划通过,为污染者不明或无力清理的区域提供资金援助。该计划的资金来源于专向石油、天然气、化学公司等主要污染者征收的一种税,直到1995年共和党领导的国会宣布该税种到期。

现在联邦政府认定的“超级基金区域”有1300多个,虽然有人将此视为耻辱,但这个标签意味着能得到资金援助。美国环保局每年用于此项计划的资金约为12亿美元(现在来自一般税收收入),环保局说已有375个区域清理完毕(包括爱河),移出名单,其他区域还在进行修复工作。2000年政府估计,约有一半美国人居住在超级基金区域方圆10英里内,清理完毕后,这些地区可作为办公场所、商业区,甚至是像“黑湾村庄”那样的居民区。

开始人们认为“超级基金”计划非常奏效,但现在环保人士对它提出了批评。吉布斯说,如果没有大笔资金,“工作就很难取得进展”,新的“超级基金区域”的认定也反映出这个问题,现在美国各地有几千个“棕地”,但没有得到关注。最近,《卫报》和调查性报告中心的一项研究表明,超级基金区域也有“意想不到的遗留问题”,如环境足迹(美国环保局最近才开始监测这个指标)和来源于其自身的废物增加(甚至是在原污染物减少之后)。

报告重点调查了约三分之一像爱河一样地下水被挥发性有机物污染的超级基金区域,指出,在最糟糕的情况下,这个计划就像“猜豆子游戏一样,看上去消除了这里的污染,其实污染又以新的形式出现在其他地区”。对一些区域来说,要真正修复环境需要更多资金、更长时间,以及人们不愿做出的选择。爱河地区环境的修复工作留给美国一个大大的问号。



翻译:郭筝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