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垃圾僵局”

中国的垃圾焚烧厂因邻避运动停建停运者众多,但新的污染控制标准并不能化解焚烧厂和公众的冲突,二者的对峙陷入僵局。

Article image

中国目前的垃圾处理方式仍以填埋和焚烧为主,而不是通过分类、回收重利用等前端处理实现垃圾减量化。图片来源:Lu Guang / Greenpeace

 7月1日,中国开始执行号称“最严国标”的新《生活垃圾焚烧污染控制标准》(以下简称《标准》)。但是,支持和反对焚烧的专家,都不认为技术和标准是焚烧厂不受欢迎的关键所在。新《标准》并不足以让焚烧厂和周边民众和解。

在广泛而频繁的邻避运动下,垃圾焚烧厂的发展陷入困境,垃圾焚烧和公众的对峙也成僵局。这僵局,需要更高的管理思维来破解。

技术是个伪问题?

中国的垃圾焚烧始于上世纪90年代,并于2000年开始实施首部垃圾焚烧污染控制标准,但因为废气废渣的排放控制没有得到很好解决,垃圾焚烧厂周边的居民深受其扰。近年来,反对垃圾焚烧的邻避运动 (Not In My Back Yard,意指“不要建在我家旁边”)此起彼伏。

为了减少污染排放,新《标准》将争论最大的二噁英(一种高毒化学物质)排放标准由1ngTEQ/m3改为0.1ngTEQ/m3,与欧盟标准相同,重金属等其他标准多比现行标准严格30%。

但是,专家认为标准和技术不是主要问题。支持焚烧的专家认为原标准就足够保证安全,提高标准的一大功用是安定民心;反对焚烧的专家,则认为更大的问题出在垃圾焚烧这种思路和糟糕的管理上。

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郑明辉支持焚烧,他同意新标准利于规范焚烧厂建设,减少排放,对环境保护也是有益的。但是,他也对中外对话说:“1.0的标准其实已经对周边环境没有什么影响,0.1的全球最严标准,中国从技术上来说,也是可以达到的。”

“垃圾问题,是一个社会性的综合问题。”他说。

郑明辉是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全球二噁英类污染源清单调查特聘专家,他到多个垃圾焚烧厂实地调查并与公众沟通,发现他们只是单纯反对焚烧厂建在自己家旁边,并不关心废气是什么。因为垃圾焚烧厂当前的形象不好,一旦在某地建立厂,必然伴随着周边居住环境下降和房价下跌,关系到公众的切身利益。

聂永丰也支持焚烧。作为中国环境学会固体废物分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他也认同垃圾问题是众多社会矛盾的一个反映。他说:“对普通老百姓来说,房子里有上半辈子的积蓄和下半辈子的奋斗。他们不会眼睁睁看着它贬值。”他认为这是广义的管理问题。政府应该做提前规划。

反对焚烧的陈立雯,对管理的意见很多。不过她主要的意见,是针对垃圾焚烧这种末端处理思路。在她看来,科学的垃圾管理,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陈立雯在NGO自然大学的垃圾学院工作多年,一直致力于推动垃圾焚烧厂污染信息的公开。早在今年6月,《标准》修订版发布不久,她就在《南方周末》发表评论文章评析新标准的不足,包括允许一般工业垃圾、医疗垃圾、污水处理厂垃圾入炉焚烧,对二噁英、重金属的监测频率不够,含有大量重金属和二噁英的飞灰、底灰处理方式不公开等。

垃圾焚烧厂的风险很大,中国当前还存在监管漏洞大、信息公开不足、技术应用囿于资金短缺常不到位等问题。陈立雯对《标准》的意见,体现了这些方面,她也因此对中国的垃圾焚烧厂污染控制的信心不大。

她提倡的是“垃圾管理”的思路——通过分类、回收重利用等前端处理实现垃圾减量化,而不是只考虑填埋和焚烧这样的末端处理方式。

中国的生活垃圾处理行业始于上世纪80年代末,处理方式主要为填埋和后来的焚烧。分类和回收工作一直比较落后。陈立雯不同意这个处理思路,但是目前中国普遍如此。“垃圾只会越来越多,填埋和焚烧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她说。

邻避无解?

近年垃圾焚烧厂和公众的冲突在中国时有发生,在“运动”规模很大、公众意见坚决的时候,政府常常会放弃修建或停运垃圾焚烧厂。长期的对峙,既耽误了垃圾处理,增加未来的处理难度和成本,也终将妨碍居民的生活。

江苏无锡花费15亿建造的垃圾焚烧厂,因为邻避运动至今已被关停3年。无锡市每天产生3千多吨垃圾,已有的两座焚烧厂只有2千吨的日处理能力,一座填埋场即将填满废弃。多出的垃圾何处去,还没有答案。

北京的问题更严峻。有两座焚烧厂因为邻避运动至今未建成的北京,每天产生约1.84万吨垃圾,现有垃圾处理设施只有1.04万吨的处理能力。目前垃圾处理以卫生填埋为主,每年消耗土地500亩。超负荷运转的填埋场使用寿命降低,污染控制难度也加大。

一直研究固废处理的聂永丰是支持垃圾焚烧的。但是他对垃圾邻避的发展趋势不乐观。

他提到了意大利那不勒斯的例子,担心中国可能会演化成那样的结果才会好转。意大利的法律规定垃圾只能在本区消化,不能运送到国内其他区域处理。由于公众反对垃圾焚烧,那不勒斯城的填埋场满了以后,垃圾无法处理,超过10万吨生活垃圾长期堆积在街道上,政府分别在2008年和2011年两度出动军队帮忙清理城市垃圾,运送到德国去焚烧处理。

这可能是最悲观的结局。但是,有没有一种更高明的视角来打破僵局?

除了陈立雯的垃圾前端处理思路,郑明辉和聂永丰也对中外对话讲了自己的看法。

郑明辉提倡社区补偿和回馈机制——对于反对建厂的公众,政府要满足他们的利益诉求,可以修建公园一类的公共设施,抵消焚烧厂的负效应。这种做法在台湾得到广泛推行。对于反焚烧的学者NGO等,则需要专业人士去深入交流。

聂永丰则认为公众应该有更多的责任分担,因为公众是垃圾的制造者,也是垃圾处理的受益者。他对中外对话说,国外一些地方,在建立垃圾焚烧厂的时候,政府和民众都需要出钱,政府多出,民众少出。一旦成本升高了,大家都需要考虑继续投入问题,并最终达成妥协。他说,“如果公众只会提意见,不做出相应的妥协,并不利于问题的解决。”

但是,包括陈立雯的前端处理思维在内,这些建议都面临着相同的问题,一是如何说服公众,二是政府是否有解决问题的主动性。陈立雯说,广州李坑、武汉锅顶山等很多的垃圾焚烧厂出问题,公众要求政府出面解决时,却“没有一个部门出来说话”。

正如聂永丰并不认为他提到的方法在中国行得通,因为目前“在中国国内就无法形成一种对话和协调的机制”。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支持垃圾焚烧

垃圾焚烧的技术目前已相对成熟。目前中国的情况应先将垃圾末端处理由政府落实,有效的与民众沟通,再将垃圾处理产业化私有化,以提高产业的效益。事实上废物处理产业在很多国家已相当规范,而且也属于高收益产业。公众也需要正视垃圾处理的益处,从消费上减少垃圾的生成。

Supporting waste incineration

Waste incineration technology is already very mature. In China, waste-disposal should first be carried out by the government, while effectively communicating with the public, before being privatised in order to increase efficiency. As a matter of fact, in many countries the waste-disposal industry is well regulated and considered to be a profitable industry. The public needs to look at the benefits of waste-disposal and reduce consumption.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瞧不起那个没有行动的“榜样”

我想说一说充当好榜样的美国并且告诉你们垃圾填埋做得有多烂。确实,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处理了垃圾废物。如果你不介意大量垃圾造成的难闻气味或者是目前由于限制船只入海造成对多元文化海滩的清洗,他们还算是伟大的。但是,曼哈顿岛其实就是一个垃圾岛。中国现在正在做的垃圾处理工作,虽然有缺陷,但确实运行良好行之有效,至少摆脱了垃圾。这也正是是我们美国所需要做得。

Dissing that Last Guy

Hey mate. I'mma go ahead and represent the good ole' US of A and tell you landfills suck. They really do. Sure, they dispose of waste. Kind of. But, you know, they're great if you don't count the massive barge of trash that just got way too smelly and is currently washing around multicultural beaches because some guys decided to just chuck the excess into the sea. Also nevermind that they get huge. Really huge. Island of Manhattan huge. Literally. The island of Manhattan is trash, dude. All of it. What China is doing now, although flawed, works and it works well. It gets rid of the trash. That's what we n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