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近三分之一人口摄铝过多

中国近三分之一的居民铝摄入过多,儿童健康受威胁最大。国家出台 “禁铝令”不完善,政府的铝添加剂管理压力将从大工厂转向小作坊。

Article image

检测中发现,油条中铝残留量超标率高达72%,馒头则为28%。图片来源: 三木 王

  一日三餐,处处“伴铝”

早上买两根油条、一个馒头,中午吃碗面条,下午茶有两根麻花、一个小面包,晚餐凉菜是海蜇。这看似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日三餐,可能存在着巨大的铝摄入过多的风险。

2014年7月1日,三种含铝的食品添加剂(酸性磷酸铝钠、硅铝酸钠和辛烯基琥珀酸铝淀粉)将彻底退出食品业;硫酸铝钾(即明矾)也将不能在馒头、发糕等非油炸面制品中使用;膨化食品则要绝对“禁铝”。

这将使含铝添加剂使用范围大大缩小,尤其馒头、面条等主食中将杜绝明矾等铝添加剂。

中国人群膳食铝摄入过多。2014年6月16日,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下称风险评估中心)发布了中国第一份大规模的膳食铝评估报告,显示中国32.5%的个人膳食铝摄入量超过每人每周安全摄入量(PTWI),这就意味着三分之一中国人处在铝超量摄取的风险中。其中北方60%的居民铝摄入量偏多。

在6654份常见含铝添加剂的食品的铝残留量检测中,风险评估中心发现有40%超过了国家规定的100mg/kg——其中油条的超标率高达72%,馒头则为28%。按照联合国发布的每周每公斤体重2mg的安全摄入量(PTWI),如果一个体重为45公斤的人每周吃10个这样的“超标馒头”(每个按2两计算),他的铝摄入量就已经超标。

馒头油条之外,常见的面制品如油饼、麻花、炸糕都有铝超标风险。作为主食原料,面粉是超标贡献率最大的食物,贡献率为44%。其他依次是馒头(24%)、油条(10%)和面条(7%)。

海蜇则在超标率和超标量上都位于第一,最严重的超标了346倍。风险评估中心在抽检中发现,海蜇无一例外,均存在铝超标的现象,其利用明矾加工的工艺就决定了它是铝含量最高的加工食品。

除此之外,报告直指含铝食品添加剂——它贡献了食物中75%的铝。这类添加剂通常在蒸糕、蒸包和烘焙食品中用作膨胀剂,在食物混合配料粉中用作抗结剂,在有糖衣的甜点中用作染色料。

上海添加剂协会秘书长吉鹤立认为,铝的来源分为显性和隐形来源。国家标准更改可以更好地控制铝的显性来源,但是“隐形的铝无处不在,很难控制”。

儿童受“铝害”影响最大

按照年龄细分的话,儿童是“铝害”的最主要人群。

其中,4至6岁儿童过健康指导值的比例最高,达42.6%。“儿童主要来源是膨化食品。”风险评估中心副研究员马宁解释。

报告指出,70%的14岁以下儿童铝摄入过高,北方儿童更为严重,80%以上的4至6岁的儿童铝摄入量超过安全剂量。

报告指出,膨化食品是儿童铝摄入量的“罪魁祸首”。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的一次测定也发现,常见的膨化食品中铝超量的达三分之一。

专家认为,铝摄入过多可对中枢神经造成损害,其中明确的伤害是会造成婴幼儿和儿童的神经发育受损,导致智力发育障碍。

“所有的物质都是有毒物,不存在任何非毒物质,剂量决定了一种物质是否会损害健康。”马宁说出了科学界对添加剂的理解。

目前,控制铝摄入已成共识。世界卫生组织推荐每人每周每公斤体重铝的安全摄入量为2毫克。如果消费者吃进去的铝只是偶尔超过这个量,并非持续超出该水平,也不会影响健康。

“每周少吃一个馒头、一根油条,儿童少吃一包薯片就能有效减少铝摄入。”马宁说道。

“禁铝令”难治小作坊

据风险评估中心预测,如果新标准能被严格执行,我国居民铝的平均摄入量将比修订前下降85.6%;而北方铝超量摄入的人群也将由60%降到20%。但这只是最理想的状况。

一则新标准对油条、蛋糕、面糊、裹粉并没有“禁铝”,只是规定了上限100mg/kg。“现在禁止得不彻底,油条里还是可以继续添加。”一年前,上海添加剂协会秘书长吉鹤立曾向有关部门递交了修改意见。在他看来,标准只针对有资质的企业,而超标最严重的食品都出现在街头摊点和小作坊。

全国人大代表、安琪集团酵母股份有限公司研发中心主任姚鹃在2014年两会上提交了《关于禁止含铝膨松剂在所有食品中使用的建议》。她建议,在新版《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中,要禁止硫酸铝钾、硫酸铝铵在所有食品中添加。

“如果国家能全面监管起小作坊,那不用全面禁。但是如果不行,极有可能还是超标。”姚鹃说。

在一些专家看来,中国的大食品企业已经在铝添加剂使用方面非常克制了。很多大企业已开始用生物膨松剂来代替铝添加剂,或者根本不用膨松剂,而是通过机器的压力来实现自然膨大。

膨化食品专业委员会赵燕萍秘书长告诉记者说,“只有一些小的企业还在用”。河南工业大学粮油食品学院食品科学系主任张国治也持同样观点:“正规厂家一般不会超标。”

但是,不用铝添加剂的成本会高出许多。以姚娟所在企业为例,他们研制出的无铝膨松剂价格是6元/kg,而市售明矾价格是1元/kg。浙江省食品添加剂协会名誉会长黄仙堂担心,禁止含铝添加剂会出现禁止面粉增白剂之后同样的反弹效应。

“面粉增白剂禁掉之后的一段时期内,市场销量激增。”黄仙堂说,因为需要用替代的添加剂,大企业成本上升,而巨大的差额利润,吸引着小作坊更肆无忌惮地用起了面粉增白剂。从这个角度而言,“禁铝令”成效如何,还有待观察。

原文刊于《南方周末》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