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全球犀牛角贸易版图和神秘的中国犯罪集团

犀牛牙走私商人陆续在美国和非洲被捕,这一迹象不禁令人担忧:中国市场对犀牛角的兴趣重燃。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Courtesy Julian Rademeyer/KillingforProfit.com

李志飞不像是一名国际犯罪团伙的头目。名片上显示,他在山东省会济南经营着一家名叫“海外寻宝”的小古董店,并为店里搜寻各类珍贵的收藏品。他的顾客不多,但非富即贵,大都喜好收藏历朝历代的瓷器、青铜器和稀世珍宝。但有三位顾客却更喜欢搞非法收藏。这两年来,李志飞一直尽力迎合他们的喜好。

2013年1月30日,李志飞在佛罗里达州迈阿密海滩上的一家旅馆被捕。从监视器捕捉到的模糊图像看,李志飞是一个老老实实、普普通通的小伙子。图像中的他不安地坐在椅子上,带着一副眼镜,看起来不到30岁。他头上方墙上挂着的大号电视机衬着他本人十分矮小。他的右肩挎着一个包,左手边靠墙的桌上放着一卷钞票,大约有六万美元。他手里攥着一只犀牛角。等的人迟迟不现身,他并不知道那个人是联邦卧底探员,假意答应低价卖给他一批走私货,故意引诱他来这里。(见右图)

美国鱼类和野生生物管理局(USFWS)监视李志飞的行动和交易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次诱捕也是代号为“捣毁行动”(Operation Crash)的一部分,行动旨在广泛调查犀牛角非法交易。USFWS后来表示,李志飞是一个国际“黑市网”的头目。该网络先后从美国向中国走私了至少25只“未经加工的”犀牛角(大都经由大猎手带入美国)、各种象牙雕刻品和犀牛角饰品,总价值约450万美元。三家美国古董商参与了李志飞的非法交易,在李志飞的要求下收购“未经加工的犀牛角”、象牙、爵杯和其他雕刻品。这些物品随后或是被缠上厚厚的胶带,或是被藏在花瓶内,又或者是被贴上虚假报关材料和货运单据,运往香港,最终走私到大陆。

由于证据确凿,李志飞放弃了申辩的权利,坦白了自己的罪行并承认触犯了包括走私、非法买卖野生动物、伪造文件、同谋罪等在内的11项法律。(法院判处李志飞在联邦监狱服刑6年,并没收其350万美元的非法所得。)他在一份供述中承认,为保证走私品在中国海关不被查获,他给了海关办事人员好处并贿赂相关官员。此外,他还与三名中国犀牛角买家保持着联系,其中一人为他的非法交易提供了大部分资金。法庭文件中只把这个人称作“中方买家”。李志飞及其同伙走私的25只犀牛角大部分都被此人买走。随后,,这些犀牛角被秘密加工“做旧”,摇身变为华美的古董,卖给那些贪婪无知的收藏者。加工中剩下的边角余料就卖给黑药市。

自2012年“捣毁行动”开始,已有李志飞和其他多名嫌疑人被捕。对他们的审判使我们有机会一探中国犀牛角地下走私交易的真面目;有关南非、纳米比亚、莫桑比克、香港和越南地区的迷雾也在渐渐散去,整个犯罪版图逐渐清晰。

就在李志飞被捕几个月后,香港海关检查员撬开了一个来自尼日利亚的集装箱。货单上印着“加工紫檀”,里面却装有21箱非法走私品,包括上百根象牙、12只犀牛角和多张豹皮,总价值约530万美元。此次行动没有人被捕。

今年3月,在离香港一万一千公里以外的纳米比亚首都温得和克,3名中国籍男子在卢格哈威国际机场登机时被捕。据《纳米比亚人报》报道,被捕的三人分别是现年30岁的李晓亮(音译)、53岁的李志兵(音译)、以及49岁的濮旭拰(音译)。三人企图将14只犀牛角和一张豹皮藏在行李中偷运出境。三人随后交代,一名在赞比亚的中国商人答应,只要他们将这些袋子交给在上海的接头人就给他们三千美元。他们否认事前知道行李袋内装的是什么。

5月22日,三名中国籍“重要”嫌疑人因涉嫌私藏和非法交易犀牛角在南非被捕。而差不多四个月前,另外三名中国籍嫌疑人因私藏犀牛角和冰毒被捕,并受到起诉。

有证据显示,在越南河内的一些秘密“工厂”里,犀牛角被雕刻成镯子和爵杯,卖给中国客人。此外,在中国海南和云南两省,一家名为龙晖药业的公司正积极地致力于犀牛养殖,并通过“自吸式活体犀牛刮角工具”采集犀牛角。

以上种种迹象让人担忧:中国重新燃起了对犀牛角的兴趣,而兴趣之浓厚,恐怕自上世纪90年代起就再未曾见。


盗猎者连小犀牛角也不放过,图为在津巴布韦被猎杀的小犀牛,其母亲也被盗猎者所杀。

中国长期以来就是犀牛角交易的中心。早在2000年前,中国人就用犀牛角制药和制作艺术品。唐代的文书记载,长江流域一带曾栖息着大量犀牛。但到了19世纪时,中国境内的犀牛因猎杀而濒临绝迹。上世纪,中国大陆、香港、台湾和新加坡成了买卖非洲和亚洲犀牛角的主力军;其间,只有也门曾在70年代石油大繁荣时期一度取而代之。上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在毛主席的号召下,中国传统中医再度兴旺,也间接刺激了犀牛角交易。后果之一就是“中国对犀牛角的需求量猛增” , 世界知名犀牛角交易研究专家埃斯蒙德·布拉德利·马丁如是说。尽管1977年,国际社会就已经禁止了犀牛角交易,但1982年到1986年间,中国总供进口了至少十吨犀牛角。

事态接着出现了重大转变。1993年,在持续多年的国际压力下,在牵涉犀牛角黑市交易的丑闻曝出后,中国政府终于颁布禁令,全面禁止买卖、进口、出口和私藏犀牛角;交易商须在六个月内处理掉所有存货;在国家批准的中医药典上,有关犀牛角入药的内容被全部删去。

上世纪90年代中期,野生动物交易监察组织TRAFFIC在中国进行了大量的消费者调查。最后一次调查结果于1996年发表,结果显示,虽然残存的黑市令人担忧,但 “禁令显然取得了巨大成功”。

禁令颁布后,非法交易市场草木皆兵,异常安静,偷猎活动也随之减少。

然而,2008年,沉寂了15年的杀戮死灰复燃,而这次的罪魁祸首是越南。这个从战后废墟中崛起的国家已经发展成为东南亚的“经济巨龙”之一。新贵们在获取巨富的同时,也开始觊觎濒危物种。

全球约70%的现存犀牛生活在南非地区。津巴布韦、肯尼亚等国对犀牛猎杀尤为猖獗。据统计,南非境内犀牛的数量高达19,000只。然而,仅仅六年间就有3200多只消失。自2008年以来,偷猎记录每年都在惊人地增长。去年一年,南非共有一千多只动物遭到猎杀并被割角。今年以来,已经有631只动物被猎杀。死的还不只是动物,去年有近50名偷猎者在克鲁格国家公园被射杀。对于雇佣他们的幕后集团来说,死去的这些人不过是炮灰。

据估计,2009年 到2012年,共有四千多只总重量在12吨左右的犀牛角被偷运出非洲,大部分被运往越南,其中只有将近2.3%被亚洲警方查获。

近年来,越南的犀牛角交易市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以往被当作治疗癌症的神丹妙药出售的犀牛角,如今成了权力和地位的象征。钱多没处花的人,买来当缓解宿醉的醒酒药。一公斤最贵达65,000美元,这样的价格真是不菲。

一段时间以来,尽管证据凿凿,但越南政府一直试图说服批评人士,宣称问题的根源并不在此。去年,越南濒危物种进出口管理办公室的负责人就曾说过,一些报道把越南描绘成“贪婪的”犀牛角消费国,是在 “胡说八道”。 他声称,运到越南的犀牛角中有99%最终都要运到中国。虽然他的说法不大可信,但确实有越来越多的走私案件牵涉到中国籍人士。由此推断,他的说法也并非无稽之谈,这一点着实令人担忧。

但涉及中国的交易到底有多少呢?走私犀牛角的数量有多少?这些犀牛角是用来制药了?还是像李志飞一案中那样,经雕刻加工后卖给收藏者了?这些走私是否和中国的犯罪集团有关呢?他们是否也像越南、老挝和泰国的犯罪组织那样,参与到这一暴利经营中来了?

坦白说,没人知道。自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再未有人就中国的犀牛角交易做过任何调查。官方查获犀牛角所能得到的证据有限,而目前掌握到的一点信息又多是捕风捉影,道听途说。虽然一些名人高调发起了反犀牛角消费运动,取得了一些成功,但其广泛的影响和效果还未可知。

从虎骨到熊胆再到穿山甲,中国是全球野生动物制品最大的消费国之一。最新数据显示,每年有33,000只非洲象被猎杀,罪责全然在中国。所以,难怪自然环境保护人士和活动人士会担忧,中国对全球不断减少的犀牛数量可能造成的影响。就算只有极少数的中国富人对犀牛角发生兴趣,其结果也将是灾难性的。

以目前的偷猎速度计算,犀牛被猎杀的速度超过新生速度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到那时,犀牛的数量将急剧减少。上世纪60年代,非洲大约有十万只黑犀牛。到1993年中国颁布禁令时,疯狂的偷猎行为已导致这一数字降到两千来只。亡羊补牢,刻不容缓。

 




翻译:王宁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玛戈特·斯图尔特

我呼吁中国人、越南人和世界上所有人停止使用和投资犀牛角。你们的行为正在导致这些动物走向绝灭,它们应该被保护,像一个标志性的基石,像其他濒危物种一样。
此外,我们发现了利用犀牛角和孤独症之间的联系。中国和越南都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孤独症患者。犀牛角中的一种成分(苯基丙氨酸)会导致PKU(苯丙酮尿症)症状,该症状与孤独症有关。
犀牛角不仅稀少,且无医疗效用。实际上它甚至可能致命。

Margot Stewart

I urge the Chinese, Vietnamese and all people to stop using rhino horn and to stop investing in rhino horn. You are causing the extinction of these animals that deserve to be protected as an iconic keystone and endangered species.
Further, we have found a link between using rhino horn and Autism. Autism is on the increase in China and Vietnam.
The presence of an ingredient in rhino horn (phenylalanie) can lead to a condition called PKU (phenylketonuria) that has been linked to Autism.
Not only is rhino horn rare, it is also useless as a medicine. In fact it could be deadly.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Please Stop!

Please stop using rhino horn products. This practice is driving an entire species to extinction. Plus rhino horn does not have magical powers, on the contrary it can be harmful, especially when the horns have been treated.

请停手!

请停止使用犀牛角制成的产品。这已经快使整个犀牛种族濒临灭绝。犀牛角并没有任何神奇的力量,相反的,它在经过加工处理以后,很可能对人体造成伤害。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让孩子们也一起来拯救犀牛

在保护犀牛的问题上,我们两位年轻的创始人都在尝试去教育各个地方的孩子们。他们计划在2015年前往越南,并将尽力去和当地的学生以及政府官员交流。他们希望这样可以提高当地人对于保护犀牛重要性的认知。请点击下方的链接来欣赏我们拍摄的纪录片:
http://onemoregeneration.org/2014/07/05/rhino-documentary-trailer/

Kids Trying to Save Rhinos

Our two young founders are also trying to educate the youth of the world about the issue and have created the following documentary. They plan to travel to Vietnam in 2015 to try and speak to students and government officials about the need to increase education on the issue throughout the region. Here is a link to their documentary: http://onemoregeneration.org/2014/07/05/rhino-documentary-trai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