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俄国内核问题是否会抑制其出口雄心?

围绕中国和俄罗斯两国的国际核产业的激烈讨论,掩盖了两国国内遇挫的局面。

Article image

中国27个在建项目中有21个项目的工期延长了几个月到两年不等。图片来源: AECL

中国和俄罗斯的在建核电站数量超过世界总数的一半。目前全球66个在建反应堆中,27个在中国,10个在俄罗斯。中俄的核电活动不仅限于国内,两国均在其他国家积极开展核电站的融资、建设以及核技术的出口活动。尽管表面上看来中俄的产业十分强大、充满活力,实际上中俄全球扩展的雄心正在遭受来自经济、产业和社会问题的诸多威胁。

相对而言,尽管中国还是民用核工业领域中的“新丁”(世纪之交时中国投入运转的反应堆只有3座),但近年来发展十分迅速。2013年,中国运转的反应堆数量已达到21座(仅占全国发电量的2%),2014年又启动了两座新反应堆。

中国计划新建大量的核电站,到2030年预计将投入运行的核能发电能力提高到2亿千瓦,到2050年达到4至5亿千瓦。中国核能行业协会理事长(CNEA)张华祝在今年4月表示,中国的短期目标是到2020年,拥有已运行的核电装机容量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容量3000万千瓦。

实现这一短期目标将是一个巨大的成就。但实际上这比2011年国务院研究室提出的目标要少1200万千瓦,比之前一年相关部门官员提出的1.3亿千瓦的目标更是大幅度减少。这表明中国国内出现了巨大问题,限制了核电站的建设进度,同时也影响了核工业在海外的活动。

国内遇挫

2011年3月日本福岛核事故后,中国暂停新建核电项目(直至2012年10月才重启)能够部分解释核电站建设目标下调的原因。实际上,从2011年3月以来,中国新开工的反应堆仅有7座,之前仅2010年一年就有10座。即便在禁令取消后,内陆地区核电项目建设也没能再续辉煌 ,部分原因在于公众对安全问题的巨大关切。人们担心发生重大事故时,依靠河水不足以冷却反应堆。恐怕至少到当前的“十二五”规划结束前不会再开工新建内陆核电站了。

与此同时,反核抗议活动也产生了一定影响。据媒体报道,2013年7月中国南部广东省爆发的示威游行直接导致鹤山核燃料加工厂项目夭折。人们日益广泛提高的环境意识让核工业项目的批准手续更加严格,2012年国家核安全局(NNSA)宣布 ,“环评报告中没有编制公众参与章节的项目,国家核安全局将不予受理”。

究竟公众的反对和新的审批手续对中国核电部署的速度和规模会产生何种程度的影响, 答案恐怕只有在下一个五年规划(2016-2020)期间才能明确。但是,核电计划面临建设延期已经是不争的事实。27个在建项目中有21个项目的工期延长了几个月到两年不等,包括欧洲压水堆(EPR)和日/美的AP1000等最先进的外国反应堆。

2009年11月泰山-1EPR反应堆开工时,原定于今年3月投入发电。如今这个时间已经推迟到2015年6月,据说延期的原因之一就是步履维艰的欧洲同类项目造成的连锁反应。芬兰的奥尔基洛托-3反应堆和法国的弗拉芒维尔-3反应堆如今都至少延期5到7年,使得中国无法依靠其获得测试和论证结果。截至2013年底,三门核电站1号机组的第一个AP1000反应堆(2009年3月开工)的建设也比预定工期落后了至少两年,超支20%。这一工程阶段的延期主要归咎于西屋公司不熟悉中国的法规。

海外雄心

尽管迄今为止中国核工业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国内市场上,中国也在不断拓展技术出口,努力成为战略投资者。因此,中国核工业的交付能力也更加引起全球的瞩目。

中核集团(CNNC)在巴基斯坦查沙马的两座34万千瓦的反应堆是迄今中国最大的海外核工业项目,另外中巴两国还签署了位于卡拉奇的两座100万千瓦反应堆的合同,其中包括65亿美元的贷款。

据近期的报道,2014年7月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与加拿大的坎杜能源公司签署了在罗马尼亚切尔纳沃德建设两座反应堆的协议。同月,中国与阿根廷签约,中核集团将按照另一项为坎杜能源公司建设反应堆的长期融资协议,提供相关产品和服务。

最后一项、同时也是最惊人的一笔交易是中国广核集团英国分公司和中核集团将在英国的辛克利C角项目中占有30-40%的份额,这个造价160亿英镑的项目计划建造两座EPR反应堆,目前正在等待欧盟委员会的项目批准。用该项目主要建设者法国阿海珐公司的话说,这一合同将“赋予中国广核集团和中核集团在英国积累经验的机会,并将有助于实现其长远目标,确立其在英国核电开发领域的地位”。

俄罗斯的类似遭遇

俄罗斯的核工业也出现新一波的信心爆棚。俄罗斯在努力扩大国内核电生产能力(2013年核电占总发电量的17.5%)的同时,也在试图通过以资金为后盾出口反应堆来扩大其全球影响力。

目前,全球在建或计划建设的反应堆中有俄罗斯参与的共有30座左右,这让俄罗斯成为迄今最大的核出口国。在欧洲,俄罗斯参与了匈牙利、芬兰、白俄罗斯等国的反应堆建设或投标。俄罗斯还积极参与了土耳其的一个核电项目,同时在中国投入运行和在建的反应堆各有两个。此外,孟加拉、印度和越南等其他亚洲国家也打算采用俄罗斯的反应堆。

然而,和中国一样,俄罗斯核工业在海外的繁荣掩盖了脆弱的国内状况。目前俄罗斯标明在建的反应堆有10座,但其中3座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开工了,其它所有项目要么暂停,要么工期落后了至少两年。实际上,其中有两座是发电量仅为3.2万千瓦的小型“浮动反应堆”。这两座小反应堆于2009年2月下单,本来应该于2012年底交付给客户,但如今要等到2016年下半年才能开工。最近的新项目 ——2012年2月开工的波罗的海-1反应堆目前已经停工。

和中国一样,俄罗斯的新核电发展目标也在持续下调。2006年9月,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宣布的目标是,到2020年核电要占全国总发电量的23%,发电能力达到4400万千瓦,相当于2014年的2倍。到了2012年7月,这一目标缩减到了3050万千瓦。要达到这一目标,只要完成目前在建的9个反应堆就够了。

与公民社会及环境运动的其他方面一样,反核活动也已成为俄罗斯当局近年来的治理目标。2012年,俄罗斯国家杜马通过一项法律,要求接受海外资金并参与“政治活动”的非政府组织都登记为“外籍机构”,必须进行额外报告并聘请专门人员处理更多与政府有关的事宜。接着,俄司法部于2014年6月开始单方面将一些组织宣布为“外籍机构”,其中包括俄罗斯最早的环境团体之一 ——“生态防卫”组织。对此,司法部给出的原因之一就是该组织反对波罗的海核电站建设。

国内重重的挑战不仅并未影响俄罗斯的核工业,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成为其继续推进核技术出口的一个动因。但是,这些项目中有多少能够竣工还是个未知数。俄罗斯经济在2008到2009年的经济危机中曾遭受重创,乌克兰冲突更令其财政和政治境况雪上加霜。比如,俄计划在乌克兰赫梅利尼茨基建造的两座反应堆很可能会因紧张的政治局势而取消。

毫无疑问,中俄两国的国内市场规模和核技术出口雄心将使他们成为最重要的两个核工业大国。但是,两国核工业发展参数和法规都与其目标出口国大相径庭,包括金融法规、公众参与和审批手续的独立性以及电力市场。

尽管极为有利的融资条件在短期内有助于核技术出口,但从中长期看,要想全面参与到竞争激烈、规模有限的全球市场中的话,中俄两国还需加大国内改革力度、提高透明度。

 

本文在《2014年世界核工业发展报告》基础上整理而成,本文的两位作者是该报告的主要执笔人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