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燃煤电厂整治之道:提供补偿 关停电厂

各国亟需迅速关停燃煤电厂的最佳策略,现在已有解决方案。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Luke Duggleby / 绿色和平

只有尽快淘汰燃煤电厂,我们才能处理好煤炭这个罪恶之源。每年数百万人死于空气污染,数千人丧生于煤矿事故,地方环境因采煤燃煤受到严重破坏,气候变化也主要归咎于不断加剧的碳排放。

周二,各国领导人将赴纽约参加联合国秘书长召集的气候峰会,此时亟需制定切实可行的计划来应对煤炭这一导致气候变化的主要因素。停止使用煤炭——特别是关停效率低下、污染严重的燃煤电厂——势在必行。

应采取最具成本效益的方式来实现这一方案,既能在一定时期内控制碳排放,又具有政治可行性。除了对碳排放收费以及投资其他替代性能源,还应对提前关停的燃煤电厂所有人进行补偿。若想及时减少煤炭使用,将温升控制在不高于工业化之前2摄氏度(2009年哥本哈根会议达成的国际目标)的水平上,这是一个合理而必要的方案。

怎样才能实现成本效益呢?各国可以共同或自行设立“煤炭停用基金”(CCFs)。资金既可以通过征收能源税,也可以通过捐赠者、慈善家或普通人的捐款筹措。基金将用于燃煤电厂持有人提前关闭电厂的补偿。电厂应该完全关闭,而非暂时“封存”以备将来重新使用。

煤炭停用基金的运营可采用逆向拍卖的方式。燃煤电厂持有人按单位发电容量的固定价格投标,出价最低者胜出,获得补偿。

拍卖可以每年举行一次,面向全国、地区甚至全球的燃煤电厂,具体取决于基金的覆盖范围。拍卖可以针对某种类型的燃煤电厂,也可以按使用年限划分。过去,类似的逆向拍卖曾用于减少过度捕捞地区渔船和捕捞许可的数量,也曾用于用水紧张地区开采许可证的回购。

基金还可以逐年降低补偿标准,用来鼓励燃煤电厂持有人尽早关停电厂。比如,每次拍卖都可以设置价格上限,并按一定比例逐年降低。基金在早期拍卖中可以提供更高的资金总额,以后逐渐减少。持有人只有尽早竞价才能获得较高的补偿,从而鼓励他们尽早参加拍卖。

该方案资金方面是否可行?

在美国和欧洲,很多燃煤电厂运营超过30年,鼓励他们关停电厂所需成本相对较小。另外,投资者还可以抓住这个机会来减少使用煤炭带来的制度风险和名誉风险。因此,规模不大的煤炭停用基金,可以使大量燃煤电厂迅速关闭。

在另外一些国家,特别是中国和印度,大量燃煤电站都建成不久,需要的资金规模可能相对较大。在这些地区,基金可以先针对运营年限长、污染重的燃煤电站。另外,如果援助国政府能够为发展中国家以及欧美地区的基金提供资金,也可以大大保证国际气候行动的胜算。

在牛津大学史密斯学院的搁浅资产项目中,我们保守地估计了2025年前提前关闭所有现有低效燃煤电厂所需要的资金,美国需要470亿美元,印度需要1060亿美元。不过实际需要的金额可能要低得多,因为在计算过程中,所有补偿均使用了未来现金流量现值,而这在实际情况中是不可能发生的。不过,这一数字并未考虑各个国家为弥补关停电厂损失的发电容量或为受影响社区提供支持所需的金额。

尽管还需要进一步的分析,不过我认为印度设立基金所需金额每年在5亿至10亿美元之间,可以先针对年限最长、污染最严重的燃煤电厂,这样就可以大幅提高印度燃煤电厂的整体效率,使预计温室气体排放增长量显著减少。考虑到种种效益,这一级别资金的基金应该会获得捐赠国、印度政府和慈善家的大力帮助,具有很高的可行性。

除煤炭停用基金外,关闭燃煤电厂同时还要兼顾受到影响的个人和社区。比如失业问题。减少的发电容量也需要以清洁发电的方式加以补充,而补充的速度将是关停计划最大的限制性因素。这些挑战显然需要逐一考虑,并作为关停政策的一部分给予资金上的支持。

目前还没有切实的碳价格方案和有力的监管措施,但问题日益紧迫。我们亟需出台一项具有政治可行性的方案来淘汰燃煤电站。第一批煤炭停用基金可以在2015年巴黎会谈前成立,并随着运营经验的增长而逐步扩大规模。可以迅速实现碳排放大幅减少的方案不多。因此,通过设立基金还可以向煤炭行业发出清晰的信号——你们的时代已经终结,尽早放弃吧!



翻译:郭筝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