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向空气污染宣战 澳大利亚矿业受挫

中国的煤炭新规有如一道警讯,除了中国和日本等老顾客,澳大利亚矿业亟需寻找新的买家。

Article image

澳洲煤炭能否满足合中国新规?图片来源:Stephen Codrington

中国政府近期决定在2015年以后减少高灰煤的进口,这对澳大利亚的矿业企业来说可谓是一个噩耗。

根据拟定中的新规,各大城市周边地区将禁止使用高灰煤和高硫煤,这是中国政府治理环境污染的又一举措。分析人士称,目前由澳大利亚出口到中国的热能煤中将近一半可能会受到新规的影响。

目前很难预测澳洲煤炭出口市场将会受到怎样的冲击。毫无疑问,不同公司、不同矿区受到的冲击也不一样。但有一点很明确,除非另觅新主顾,否则澳洲煤炭出口将陷入困境。

澳洲煤炭

澳大利亚是世界第四大煤炭生产国,煤炭产业市值达169亿澳元年产4.01亿吨,约占全球总产量的8.9%

业内团体表示,每年煤炭产业为澳洲经济带来600亿澳元的收入,与铁矿石产业和农业产业不相上下,并且每年还为昆士兰、新南威尔士和维多利亚州带来30亿澳元的特许权使用费。

同其他出口资源相似,总价值160亿澳元的热能煤产业销售(数字来源于资源与能源经济局统计)同样受到国际市场的支配。

近两年来,在裁员、成本增加和利润锐减的冲击下,澳洲煤炭产业已经开始走下坡路。2013年,裁员人数近一万人,而未来还将有更多的人失去工作。

价格下滑

除了煤炭价格不断下滑外,澳洲出口商还要面对新问题,为了满足中国的新标准,必须“清洗”其煤炭产品中灰分和硫的含量。这就大大增加了出口成本,进一步缩小了利润空间,预计额外增加的成本在每吨1澳元到27澳元之间

由于劳动力成本和建设成本一直居高不下,甚至高过了全球平均水平,澳洲煤炭产业的盈利增长速度自2004年以来就开始持续放缓。

不仅利润增长不如从前,世界各国对煤炭开采和燃煤发电的环境标准也越来越高。然而,澳洲煤炭产业仍然坚持扩大煤炭产量。近期,联邦环境部长雷格·亨特和昆士兰政府联合批准了对加利利盆地卡迈克尔煤矿的开采,全然不顾此举可能带来的环境影响。

卡迈克尔煤矿是目前全世界最大的煤炭开采项目之一,占地200平方公里,每年最多可产煤6000万吨。现在,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澳大利亚亟需为这些新煤找到更多的买家。

找寻新客户

印度尼西亚已经在和澳大利亚争夺中国这个大客户,并且美国也准备在未来几年增加怀俄明州和蒙大拿州粉河盆地的煤炭出口量。同时,蒙古和莫桑比克等新兴煤炭生产国也跃跃欲试,全球煤炭出口市场竞争愈加激烈。

与此同时,亚洲各国正大力提升电力生产总量,尽管一部分要依靠可再生能源,但主要还是依靠化石燃料来实现,这可能会给澳洲煤炭出口开辟新的途径。

最近,中国对投资巴基斯坦的燃煤电厂表现出了兴趣,巴基斯坦能源部长赫瓦贾·穆罕默德·阿西夫在本月早些时候表示,澳大利亚可能成为电厂的燃料供应商之一。

中国新政将带来哪些影响?

中国的新政究竟会给澳洲煤炭产业带来多大损失,这一点还尚未知晓。因为,很难确定煤炭净化处理所需的成本,特别是澳洲大部分煤炭的灰分和硫含量都大大超过了中国的标准。

新政无疑给本来就被贸易条件(出口价与进口价的比率)恶化、煤炭价格下跌、汇率升值、生产力下滑以及低成本竞争对手出现等一系列问题困扰的煤炭产业带来了更多的麻烦。

这也是为何澳洲煤炭产业要大力增加产量的原因。它要通过新的竞争优势压倒亚非新兴煤炭企业,尽可能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以保证出口收益的稳定。

气候问题带来的挑战

澳洲煤炭产业面临的另一个重大挑战在于,全球都在努力地摆脱对煤炭的依赖,本周在纽约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峰会就是最好的提醒。

据估计,中国的热能煤消耗量将在两年内达到峰值。联合国高级气候专员克利斯蒂安娜·菲格雷斯一直以来积极倡导中国使用可替代能源来取代化石燃料

目前,中国的风电能力已经达到2亿千瓦,这是中国致力于降低煤炭依赖的一个信号。人们有更多的理由相信,中国的减排承诺绝非戏言

中国的煤炭新规向澳洲煤炭企业发出了警报,若不开拓中国、日本以外的新客户,澳洲煤炭出口生意将难以为继。

如果澳大利亚希望能够在未来保持其能源出口大国的地位,那么就需要积极利用自身的科技优势,开发可再生能源产品,使出口产品进一步多元化。



本文原载于《对话》网站

翻译:王宁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