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被指为黑猩猩非法贸易第一大国

卡尔·安曼认为,中国是黑猩猩非法贸易最大目的地,几乎所有在动物园表演的黑猩猩,都涉嫌非法贸易。由于越来越多的野生动物园开张,中国对黑猩猩的需求很大。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Karl Ammann

卡尔·安曼此次来北京,是要讲述一个新故事,展示一部中国如何参与全球野生黑猩猩非法交易的纪录片。“中国是黑猩猩非法贸易的最大进口国。”他断言,中国几乎所有在动物园表演的黑猩猩,都是以非法手段取得的。

2014年9月22日晚7点,当记者见到瑞士野生动物摄影家卡尔·安曼时,他前一天刚从泰国清迈飞过来。年过六旬,但他看起来似乎与旅行的疲惫绝缘。

“镜头就是我的武器。”卡尔在一次采访中这样讲道。2007年,美国《时代》周刊授予其“年度环保英雄”。早在20年之前,他有关野生动物非法交易的照片和报告发表在《纽约时报》、《国家地理》等刊物上,让全世界的读者认识到血腥的野生动物非法交易。

记者:这次到中国来,你的使命是介绍黑猩猩非法贸易的状况。你已持续跟踪很多年,这种状况严重到什么地步?

卡尔:
开始关注到黑猩猩,是因为我发现,在非洲丛林中,当地人有吃黑猩猩的习惯。在一定程度上,黑猩猩的非法交易是这些野味的副产品。因为猎人在打死成年的黑猩猩后,就把年幼的卖掉。

大概在七、八年前,我第一次注意到这种交易。一位住在埃及的女性,从几内亚、喀麦隆收购年幼猩猩,然后倒卖给中东私人的动物园。她因此会联系非洲各地的狩猎者,捕获雌性的黑猩猩幼崽。为此,我还专门拍摄了这个动物贩子的纪录片。

记者:被当地人食用、被非法卖到其他国家去。这两者相较,目前哪种更严重?

卡尔:
从总数上讲,当作野味吃掉的黑猩猩更多。实际上,要抓到一只黑猩猩的幼崽,要杀掉几十只成年的黑猩猩。因为一个黑猩猩家族聚在一起时,只有把成年的打死,才能抓到幼崽。

记者:为什么被交易的都是年幼的黑猩猩?

卡尔:
只有年龄小的黑猩猩,才有可能学会表演。而成年黑猩猩很难调教。

记者:黑猩猩的全球非法交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卡尔:
其实,更早之前,几内亚向欧洲倒卖野生鸟类,同样非常挣钱。但是,七八年前,自从禽流感之后,欧洲禁止进口野生鸟类,市场就此萎缩。做这些生意的几内亚人只好寻找其他商机。后来发现,中国对活的黑猩猩也有很大需求,因此,捕鸟的人开始专门抓黑猩猩。

记者:从何时开始,中国也成为黑猩猩非法贸易的一个目的国?

卡尔:
大约在2010年末,在南非的约翰内斯堡,我认识了一位动物贩子,他告诉我,几内亚有许多黑猩猩交易,你应该去那里看看。在几内亚,我才了解到,确实有很多黑猩猩以非法渠道流到了中国。

记者:有多少黑猩猩被卖到了中国?

卡尔:
大概有135只,这是来自一个官方会议的数据。另外有15只红毛猩猩——7只来自菲律宾,8只来自印尼;此外还有10只大猩猩,是从象牙海岸等国家供给中国的。

基于这些数字,可以确信,中国是黑猩猩非法贸易最大的目的地,其他一部分去中东和俄罗斯。中国是一个新兴的市场,因为越来越多的野生动物园开张,对大象、黑猩猩的需求都很大。

记者:这些黑猩猩现在是什么状况?

卡尔:
我走访过中国的六、七个动物园,我的助理去过更多。所到之处,黑猩猩要么被关在笼子里,要么在舞台上表演。甚至不少黑猩猩关在同一个笼子里。中国没有懂饲养黑猩猩的专家,因为它们来自不同的族群,你不能将它们放在一起,否则会互相厮杀。黑猩猩在中国过得确实很惨。

记者:这些黑猩猩是如何卖到中国的?这个利益链条上有哪些逐利者?

卡尔:
根据《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属于极濒危物种的,不可以进出口。因为这个公约,全球的动物园要得到黑猩猩,一般通过租用的方式。比如美国动物园协会、欧洲动物园协会的会员,可以向协会内的其他会员租用来展览或者繁殖。而且有严格的规定,第一代的繁殖不能租用,第二代才可以。而在动物园协会之外的国家,只能通过购买野外捕猎的黑猩猩,来冒充繁殖。

如果说追溯源头,可能并非是中国的动物园提出买黑猩猩。中国进口野生动物的企业,肯定和几内亚的动物贩子早就有生意往来。那边会说,喂,我这边有黑猩猩,你要不要?这边就问中国的动物园,黑猩猩你要不要?他们当然愿意要了,因为可以拿黑猩猩去做表演,赚钱更多。然后几内亚的贩子去找CITES办事处,能不能出口黑猩猩?对方肯定回答不可能,因为几内亚没有圈养的黑猩猩。但是,在非洲通行的办法是,给点钱,然后将其申报为圈养的。

记者:貌似这个链条非常容易达成?

卡尔:
在非洲,有人给你供货,还能给你一个出口许可。在中国这边的中间商花钱拿到进口许可,他只要找到买家,凑到一定数量,找非洲的卖家订货就可以。而且,在中国还有负责通关的公司,可以全部包揽进口流程。

记者:中国的监管部门对此不知情吗?

卡尔:
如果严格执行CITES的规定,要查实非法贸易非常容易。CITES有认可的繁殖机构名单,哪种动物可以繁育、哪个机构可以做,在网上都公布了。而中国从2007年开始进口黑猩猩,所以可以轻而易举地查到。几内亚是没有CITES认可繁殖机构的。所以,只要是从那里进口的,就不可能是繁殖的,更不可能是第二代。

记者:你是否向中国监管部门反映了这些情况?

卡尔:
在很多次国际会议上,我面对面问过中国濒危物种进出口管理办公室的官员,进口单据上有很多明显错误,难道你们真的不知道?只要你一上网核对,就马上知道有问题,比如出口公司不存在,或者那个国家根本没有圈养资质。以前就出现过类似的情况,本来是进口4只乌龟到英国,但是被改成了4只大象。本来是给鹦鹉做的许可,5000只,但是在造假时,将鹦鹉改成了大象,数量却没改过来。

濒危物种办的负责人只是用中文给我们发表了一份声明。声明中说,中方所有的信息都来自几内亚的出口方,几内亚出口方提供什么,中方就相信什么。中方没有做错,如果有错,那也是几内亚方面的错误。

 
 

原文刊于《南方周末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令人失望的种族主义

看到这些种族主义者在一个全球性的问题上指责中国我感到很失望。就像把本来由白人造成的后果归罪于无能为力的黑人一样。

Disappointing racism

It's disappointing to see racist articles like this blaming Chinese people for a global problem. The part where it blames powerless black people for the problems originally caused by whites is just a bonu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bailleux

动物不是玩具

bailleux

les animaux ne sont pas des jou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