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密云毒地:韩国企业因污染北京近郊耕地被诉

毛达在文中描述了一家在北京近郊密云地区倾倒有毒废物的韩国企业是如何侥幸逃脱处罚的。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密云毒地微博

2011年,北京密云地区居民刘玉英发现,在她打算用来耕种的土地上被人扔了许多开着口的袋子,里面装满了不明成分的灰色粉末。这些废弃物来自凯比(北京)制动系统有限公司,这是一家年产30万套汽车刹车片的韩国企业,其主要客户包括现代、通用、起亚和雷诺三星等著名车企。根据政府的报告,这些废物被倾倒在多个四米深、30米宽的大坑里,坑的周边寸草不生,就连附近树木的树干也瘢痕累累、裂隙遍布。讽刺的是,该公司为自己定义的企业使命是:“为人类安全和地球环境而进行价值创造”。

起初,凯比公司承诺对土壤进行检测,对刘玉英进行赔偿,并清理废弃物。但后来,凯比公司密云工厂的副厂长否认了上述承诺。2012年2月,密云有关部门给刘玉英写信,确认了凯比公司违反了环境法规,但并没有披露抽样数据。2012年初,有关部门对凯比公司罚款18万元人民币(2万2487欧元),但刘玉英并未得到任何赔偿。

由于刹车片的生产要用到金属润滑剂,我们决定对当地的金属含量进行一次初步的采样研究,并聘请了一家有资质的实验室在当地采样,进行金属含量分析。检测结果表明,当地废弃物中的锑含量为7700ppm到11900ppm,比中国的法定含量上限高出640-990倍。

锑在刹车片的制造过程中通常作为一种润滑剂使用,并产生能够轻易吸入的微粒。动物实验表明,暴露在锑环境下会引起皮肤刺激、生殖问题和肺癌。美国加州将三氧化锑列为致癌物,人类用锑治疗利什曼病和血吸虫病的毒副作用包括心脏中毒及胰腺炎。另外,实验室试验还发现其具有类雌激素的作用。最后,锑对植物似乎也有毒害作用,包括抑制植物发育等。

为了对被污染土地的清理程度进行评估,项目成员用一台手持式X射线荧光光谱仪,对一处被凯比公司“清理过”的倾倒地点的不同部分进行了检测。结果显示,15个样本中有12个样本的锑含量仍然超过法定标准,其中最高的超标55倍。

中国要想清理被污染的土壤面临的挑战相当巨大,上面这个故事只是其中一个例子。根据环保部的数据,中国被污染的土地达到1000万公顷,占总耕地面积的8.3%。倾倒含有高浓度有毒成分的废弃物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作为责任方,凯比公司在整个生产周期中并未充分尽到注意义务。该公司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在耕地上倾倒了超过500吨的含金属有毒废物。之后,却拒绝对土地所有者进行任何赔偿。无论政府还是凯比公司都没有向土地所有者或周围社区公布有毒物的成分或危害。

在上述密云的案例中,凯比公司在没有保证完全遵守中国法律的情况下,就大事化小地解决了其废弃物问题。如果中国法律得到严格地执行的话,早就该发现这个问题,而非放任其持续五年之久。这对凯比公司来说似乎是一个成本较低的选择,但当地政府、土地所有者和环境却要付出高昂的代价。

公众知情权是化学品安全的一个关键原则,但关于露天倾倒在他们土地上的数百吨有毒金属废物的成分或可能存在的危险,无论土地所有者,还是当地社区都从来没有得到过任何信息。公众应该通过一个可以免费查阅的污染物排放和转移登记系统,定期获取包括废弃物在内的工厂排放信息。讽刺的是,凯比公司在韩国的生产设施不得不提供这一信息,但在中国却没有这么做。信息公开的另一个关键方面是凯比公司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根据中国法律,公众应该可以自由查阅这一报告,但即便在“自然大学”提出要求后,无论凯比公司还是当地环保局迄今都未同意提供这一报告。

责任与赔偿是化学品安全的一个关键原则。但是在密云的案例中,法院既没有要求被告凯比公司负责举证反驳污染与损害之间的因果关系,也没有指定一个能够进行评估的机构。这种不正确的做法堵死了污染案件中原告获取应得赔偿的道路。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中国众多其它案件中。很显然,凯比公司应该为其倾倒的废物付费,给付对象包括土地所有者以及用社会资金来清理其所倾倒废物的有关部门。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