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将建国家公园体系以保护生态

公园管理和自然保护区管理在中国存在多头管理、各自为政等问题。中国希望建立超越各个部门利益的国家公园体制来加强生态保护。

Article image

名胜古迹及自然景观的管理往往以盈利为目的,而非为了公众的休闲福利。
图片来源:Jasmin

中国正在着手建立国家公园体制,降低门票,让公园回归公益性,改善中国自然保护体系管理。

发改委已选定长城、张家界、九寨沟等7个最具盛名的景点作为首批国家公园试点单位。

公园涨价风遭指责 

刚刚过去的十一国庆节长假,过高的景区门票让中国游客发出了“玩不起”的感慨。发改委2007年规定旅游景区门票价格调整频次不得低于3年。然而由于景区奉行“只能涨不能跌”原则,“三年不涨”演化成“三年必涨”。据新华网报道,国庆节期间云南丽江玉龙雪山门票由105元涨到130元,广东丹霞山门票由160元涨到200元,5A级景区平均票价已超过百元。

美国国家公园及其他各类公园的低价格让中国游客羡慕。美国大使馆官方微博介绍了美国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国家公园黄石国家公园的门票, 每辆车(非商业车辆)不计人数25美元,如不开车每人12美元,年票每辆车50美元,一年内可无限次进出。如学校组织参观以教育为目的则免票。公园大门入口处一眼就能看到的“FOR THE BENEFIT AND ENJOYMENT OF THE PEOPLE”(中文意思是“为了大众利益和乐趣而建”)的几个大字回答了黄石国家公园为何而建,为谁而建?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研究部研究员苏杨告诉中外对话,中国的国家公园体制建立后,有望让公园回归公益性,让门票降降价。“普达措公园门票已经卖到190元,这怎么行?(实际上,目前普达措国家公园票价已涨到258元)”但他同时认为,只有国家建立充足合理的财政保障机制, 国家公园才能做到以保护为主和公益性为主。

10月21日,“生态文明建设与国家公园体制论坛”在北京召开,印发《促进国家公园体制建设工作的建议(讨论稿)》,以征求参会方意见。

该讨论稿将国家公园解构为3个关键词:“国家”、“公”和“园”,分别强调:第一,国家公园代表国家品牌,是全体国民(包括当代和子孙后代)的自然资产,而不是私有或集体资产;第二,是“公平”、“公有”、“公享”的国民福利,是一项公益事业;第三,承载着保护大规模生态系统和提供科研、环境教育和游憩的双重任务。

清华大学教授杨锐说,国家公园应该能够代表国家形象,激发中华民族自豪感和国家认同感,提供公益性国民教育和休闲机会,而不能成为企业的“摇钱树”或地方政府的“经济发动机”。

中国现有的国家公园分属不同利益部门

目前,带有国家公园字号的各类公园在中国有很多,如国家森林公园、国家地质公园、国家湿地公园、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及酝酿中的国家海洋公园等,仅国家森林公园,截至2009年2月全国就有710个。这些公园隶属于不同的管理部门。

但杨锐认为,虽然中国有由省级政府或职能部门指定的名称上的“国家公园”,但没有以生态系统保护和全民福利为目标,所谓的“国家公园”都不是名副其实的国家公园。

他说,国家公园的建设和管理是中央政府的责任和义务,而不是其他级别政府的责任和义务,中央财政的直接投入、中央政府的直接管理是必要条件。

2006年中国大陆出现第一个国家公园的提法。当年,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通过地方立法成立香格里拉普达措国家公园,但地方立法机关没有权限批准国家公园,直到2007年,普达措国家公园正式揭牌,该概念由云南政府提出,云南政府称要在省内建更多的国家公园。 2008年国家林业局发出通知,同意将云南省列为国家公园建设试点省。

国家公园的提法不仅限于国家林业局。2008年环保部和国家旅游局批准建设黑龙江汤旺河国家公园。实际上,原建设部(现改名为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将其主管的“国家级风景名胜区”也翻译成英语的“NATIONAL PARK”即“国家公园”。

多头管理、各自为政等问题积弊很大,中国虽已建立多种类型的自然保护体系,总面积占国土面积的近20%,但生态环境仍日趋恶化。

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有望改善生态

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有望改善生态 “建立国家公园体制”由2013年11月发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但究竟怎样的国家公园体制才适合中国,还有很多争议.

中国希望通过建立超越各个部门利益的国家公园体制,来改善中国自然保护体系管理。10月21日召开的“生态文明建设与国家公园体制论坛”,召集了来自发改委、环保部、国家林业局、海洋局、水利部、国家文物局、国土资源部、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8个部委以及国际组织、智库、中科院等科研院校的专家,针对《促进国家公园体制建设工作的建议(讨论稿)》中所提出的热点、难点问题进行研讨。这些部委掌握着中国的公园资源。

讨论稿提出,应由国务院整合组建一个中国国家公园和保护地综合管理机构,打破原有的依据行业和区域划建的模式,整合资源形成统一管理的新格局。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中国代表处驻华代表朱春全认为,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是加强中国自然生态保护、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难得机遇。

WWF首席研究员范志勇说,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出现的最大问题是栖息地破碎化。由于采矿、高速路建设、水电开发,导致栖息地破坏,野生动植物丧失严重。建设国家公园,在空间上需要大片面积,这样就可能把破碎的栖息地连接起来,有利于生态系统的保护。

杨锐说,中国国家公园制度建设如能成功,将彻底解决自然保护地管理中“九龙治水”的局面,为国家百年乃至千年的生态安全打下坚实基础。

他说,国家公园应该属于保护地的范畴,是与国民最亲近、公众影响力最大的保护地类型。生态保护,不能仅依靠做科研的专家、保护区的工作人员,而需要全民参与,国家公园是自然保护地与公众之间的媒介和窗口,是国民生态和环境教育的最佳场所。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