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神华煤矿版图 直驱澳洲农田

神华集团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的大型露天煤炭项目直驱农作物高产区,当地农民各执一词。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Kate Ausburn

约翰·汉帕尔萨姆是一位澳大利亚农民。他蹲下身,捧起一把土,伸到我面前让我闻。
 
他说:“你能闻出土地的肥沃,闻到微生物的气味。闻起来就像上好的堆肥。”我们此刻正位于新南威尔士州西北部的利物浦平原,脚下是约翰家成熟的高粱地。他让我闻的黑土正来自澳大利亚最富饶的土地。
 
中国对这片土地出产的高粱有着巨大需求,高粱可以用来酿造白酒。然而,黑土之下埋藏着的另一种商品却在当地人中间引发了争执,这不仅威胁到该州三月份的选举,也让联邦政府为之头疼。
 
《卫报》澳大利亚版获悉,农业部长巴纳比·乔伊斯和环境部长格雷·亨特将于近日到访。中国国有企业神华集团的子公司神华沃特马克煤炭公司正在等待亨特批准露天煤矿开采项目,该项目价值12亿美元,位于利物浦平原边缘,距离汉帕尔萨姆的土地约三公里远。
 
汉帕尔萨姆说:“这是个要吃饭还是要采矿的问题。我们在这里种了很多作物,比如可以做优质面食的硬质小麦和炸玉米片的玉米。”
 
2013至2014年,利物浦平原的农业总产值约为24亿美元。这片土地的生产力比澳大利亚其他农业区高40%左右。
 
这里还有产值极高的煤炭,开采代价很高,但世界上最大的煤炭生产商神华集团已经迫不及待了。
 
本周,神华澳大利亚分公司董事长刘翔向亨特施压。他在接受《卫报》澳大利亚版采访时说在过去八年里,“神华已经为新南威尔士州的项目投入了7亿美元,但至今仍未取得切实的进展”。
 
如果亨特放行这个项目,神华将启动第一期规划占地3500公顷的3个露天开采区域,预计未来30年将出口煤矿2.7亿吨,其中大部分将用于中国的火力发电。
 
当地的农民、社区组织和新南威尔士州农民联合会正为阻止项目获得批准做最后的努力。甚至不惜邀请记者来这里品尝土壤的滋味。
 
 “你只有尝尝,才知道这土有多好。” 汉帕尔萨姆边说边递给我一小撮土。
 
悉尼广播电台的主持人阿兰·琼斯给予了他们极大的支持。上周他在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问答”节目中也发出了同样的邀请,他告诉听众“这是可以吃的土壤”。
 
支持农民抵制煤炭开采的除了琼斯之外,还有澳大利亚退休金基金和储备银行董事希瑟·里道特。新南威尔士州和联邦政府一级的国家党幕僚们也意识到了人们对此事的关注。
 
中国斥巨资购买土地
 
上周,新南威尔士州副州长特洛伊·格兰特和代表塔姆沃斯的国会议员凯文·安德森,前往利物浦平原地区颇有影响的农民安德鲁·珀斯豪斯家中会面。
 
珀斯豪斯在自己家的阳台上跟我说:“来之前,他们可能觉得一切早就有了答案;但我认为,他们是带着不少疑问离开的。”他喜欢开玩笑,他说自己家已经被中国政府从三面包围了。邻居家的地已被神华集团以10倍于市场价的价格买下。
 
格兰特和安德森新生的疑问之一是煤矿对新南威尔士州大选的影响。安德森现在的支持率领先6.8%,但有消息称,国家党的民调显示安德森的优势地位岌岌可危,很可能会输给独立候选人彼得·德雷伯。
 
德雷伯并不是农民,而是一名驾驶教练。他曾两次赢得塔姆沃斯的选举,但此前他的支持率从未如此高涨。在他看来,这要归功于他在煤矿项目问题上所持有的反对立场。
 
批准
 
德雷伯批评政府的规划评估委员会在一月底批准了煤矿项目。委员会认为保护平原的黑土地“非常重要”,但煤矿位于平原上的山地地区,“不会危及”农业生产。
 
春节期间,有人在神华冈尼达总部外集会。德雷伯说:“委员会的审批程序不过是例行公事地盖章批准,这样政府就可以从中牟利。我无法相信,现在农民们竟然不得不去支持绿党。我们知道应该给国家党投票,但是我们怎么能把票投给不支持保护利物浦平原的国家党呢?”
 
这个想法必须要让国家党副主席乔伊斯知道。在委员会公布决定后,德雷伯就对澳大利亚广播电台表示,他“始终都不赞成”在冈尼达南部的布雷兹平原开矿,他认为神华煤矿项目应“受到谴责”。
 
供水
 
上周,乔伊斯致信询问内阁成员亨特,鉴于当地人的意见,能否“立即考虑”停止煤炭项目。乔伊斯还敦促亨特部长重新考虑2012年斯伦贝谢供水服务公司所做的纳莫伊集水研究报告
 
神华集团坚称,因为三个露天煤矿都位于平原上的山地区,沃特马克煤炭项目不会影响到平原的冲积含水层,也就是纳莫伊集水的主要水源。
 
但是这些山地仅有50米高,煤矿项目反对者认为,目前所有的水模型都未充分考虑山地和平原之间的关系,受委员会委托完成的独立方研究也不例外。
 
纳莫伊社区网络的休·普莱斯说:“我们要弄清楚平原、大自流盆地和冈尼达盆地含水层之间的关系,然后才能确定这么大规模的煤矿对纳莫伊集水的影响。但现在我们还没有足够的数据进行研究。”
 
冈尼达地区神华项目主任保罗·杰克逊说:“科学就是在这样的同行评议中死去的。”
 
可行性不足?
 
杰克逊说,如果亨特批准了项目,那么该项目将于2016年初动工。2017年12月,第一车煤就能经铁路运抵纽卡斯尔,再从那里运往中国。
 
他说:“项目一开工就能提供425个就业机会,达到最大生产能力时,工作岗位将增加到600个。”但也有人质疑煤矿的盈利能力,指出国际煤炭价格正在下跌,市场供应过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还承诺要减少碳排放,降低中国对煤炭的依赖度。
 
伍德麦肯兹的亚太地区煤炭分析员罗里·希明顿说,以现在的价格,“澳大利亚的煤炭项目几乎都无法盈利”。
 
不过,他预测未来10年中国的煤炭消耗量的年增长率将为3%,煤炭进口量年增长率则为6%。
 
重要燃料
 
希明顿说,沃特马克煤炭项目出产的都是高能量、高品质的热能煤。长期来看,对中国具有极大的吸引力。
 
他说:“尽管中国领导层希望降低煤炭在能源结构中的比例,但是煤炭的消耗量还是会增加,煤炭依然是重要能源。”
 
如果希明顿的预测没错,神华集团很有可能会将作业区域扩大到利物浦平原的地下矿产。很多农民认为,这是神华集团的长期计划。
 
汉帕尔萨姆说,神华集团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生产商。“最大的问题是,这个项目获得批准后,他们会再要求开采地下煤矿,因为深处的煤质量更好,储量更大。”

但杰克逊坚持说,他们绝对没有扩展到地下的打算。他表示神华的开采许可不允许他们采用长壁开采法。



本文原载于英国卫报网站本站对其进行了删减。

本研究受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发现项目资助,项目名称:“煤炭开采热及其思考:澳大利亚、印度和德国煤炭依赖程度、环境变化和未来竞争程度调查”。其他调查由丽贝卡·珀斯和萨里·埃尔顿完成。


翻译:郭筝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