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应对气候变化:钱从何来?

若私营部门采取合适的途径和激励机制,1000亿美元气候资金的承诺是可以兑现的。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geralt

波恩气候变化会议已经结束,七国集团峰会将于几天后拉开大幕,第二十一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1)也将于六个月后召开。国际社会的领导人们将就许多议题展开协商,但在上述三个会议上有一个话题将成为焦点,即: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峰会提出的在2020年之前保障每年提供1000亿美元资金应对气候变化的资金计划将如何落地?

世界资源研究所的新研究
表明,均衡吸纳更多气候变化资金来源,同时加大公共投入,是实现到2020年前每年筹资1000亿美元的可信且政治上平衡的路径。

《达到1000亿美元目标:2020年之前气候变化融资情境及预测》
是首次以量化方式分析实现1000亿美元目标融资情境的研究之一。报告表明,如果将所有资金来源考虑在内,按照中低增长速度和杠杆水平预计,2020年的气候变化资金总量将在1090亿至1550亿美元之间。

在2009年的哥本哈根COP15会议上,发达国家承诺2020年之前,将通过“包括公共部门和私有部门、双边和多边机制在内以及其他资金来源的各种渠道”共同筹集每年1000亿美元的资金。但五年时间已经过去了,我们仍然不清楚发达国家要利用哪些资金来源、通过何种工具或者渠道才能实现这一目标。

在今年十二月巴黎气候会议召开之前,就实现1000亿美元融资目标达成一项协议对于建立各国间的互信、团结十分必要。虽然巴黎会议达成的协议将重点关注2020年之后的气候变化框架,但如果发达国家不能提供一条途径兑现在哥本哈根提出的2020年前的承诺,那么针对2020年之后的气候变化资金的政治协定也就无从谈起。
 
另外,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条款确保稳定充足的气候变化资金,那么参加巴黎会议的发展中国家恐怕也不会在协议上签字。为实现1000亿美元资金目标确定一个现实的、政治上可以接受的筹资方案是巴黎会议取得成功的关键。
 
虽然仅靠这1000亿美元仍无法帮助我们朝着低碳、适应气候变化的方向转变,从而将全球平均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但它是一个重要的政治目标,可以向私营部门展示发达国家提高气候变化资金支持的决心。
 
近期的一些研究加深了我们对于气候变化资金以及资金流动的理解。这些研究包括气候公约组织财务常务委员会近期发布的《2014年气候变化资金流评估报告及概览双年刊》,经合组织(OECD)的《可用私营部门气候变化资金预测》,国际发展金融俱乐部(IDFC)近期举行的气候金融论坛上多家多边发展银行和IDFC采纳的气候友好型投资的定义,以及国际气候和环境研究中心(CICERO)和气候政策倡议组织联合为七国集团轮值主席国德国准备并将于近期发布的关于长期气候融资的报告——其中概括介绍了气候变化融资的资金来源、参与各方、使用的工具和趋势。
 
《达到1000亿美元目标》表明,COP21会议之前就气候变化资金目标达成政治协议是可以实现的。我们的报告关注的重点既不是气候变化融资的资金来源和工具,也不是气候变化融资的定义。我们的目标在于激发公众围绕什么类型的融资才能有助于实现每年1000亿美元的筹资展开讨论。报告给出了几条发达国家兑现2020年之前承诺的途径。

我们将可能有助于实现1000亿美元目标的资金来源分为四个情境,并剔除了重复的部分:
 
  • 情境1:正如各国向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组织提交的双年报告中所陈述的那样,完全由发达国家筹措气候变化资金。
  • 情境2:发达国家的气候变化融资加上私营部门的杠杆投资。
  • 情境3:发达国家气候变化融资,多边发展银行气候变化融资(根据各发达国家资本占比计算权重),并同时辅以私营部门杠杆投资。
  • 情境4:上述资金加上OECD汇总的各国气候相关的官方发展援助资金(剔除与各国双年报告重叠的部分)。我们利用从实证研究中获取的三个历史增长率以及私营部门投资的三个杠杆因子预测了2012年到2020年间的气候变化融资来源。在全部四条可能的途径中,要达到1000亿美元的目标,都需要公共资金稳定增长。
     
寻找政治上的中间立场

《达到1000亿美元目标》并非倡导上述任何一个特定的情境。然而,我们的分析表明,要达到这一目标很可能需要综合利用各种资金来源。这可能需要均衡地吸纳更多的资金来源。

发达国家应该发挥自身作用,承诺到2020年之前保持各种公共部门资金流的增长。而有些国家也已经做出了新的承诺。德国近期做出的在2020年之前将气候变化融资增加一倍、达到40亿欧元的承诺就是可喜的一步。
 
发达国家还应该考虑开拓新的、具有创新性的资金来源,如化石燃料补贴转移支付、碳交易市场收入、金融交易税、出口信用和债务减免等。目前在募集气候变化资金的过程中,上述很多手段还没有得到充分的利用。
 
反过来,为了完善会计核算和报告制度,各方还应明确气候变化的定义以及方法论的制定(包括计算和分配私营部门杠杆投资的方法)。
 
我们在分析中提出的上述路径和建议旨在推动各方通过讨论尽快达成1000亿美元的筹资目标,同时帮助各国谈判代表从政治的角度找到解决这一问题的中间立场。
 
发达国家在哥本哈根会议上做出了支持发展中国家减排和适应性行动的承诺,而中国则是需要财务、技术和制度支持以实现经济去碳化并向气候友好型发展转型的诸多发展中国家之一。中国也是绿色气候基金理事会的活跃成员之一。绿色气候基金是多边气候融资筹措的主要渠道之一。

绿色气候基金如何影响中国?

中国一直呼吁绿色气候基金尽早确立运营政策,并健全资金运用流程,以便真正开展业务。按计划,绿色气候基金应该很快就可以开始拨款。未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可能会与绿色气候基金一道为低碳、气候友好的亚洲基础设施项目筹措和提供资金支持。
 
为了将全球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之内,基础设施和能源开发需要进行彻底的低碳转型。

这需要包括1000亿美元在内的气候变化融资以帮助中国这样的国家完成上述转型。

中国是重要的新兴经济体(也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排放国)。因此,中国不仅能直接获利并取得这些资金,还可以根据其减排和适应性行动的规模获得与其相适应的各项资源。此外,中国还需要利用其国内的资源来吸引更多国际气候变化融资。


翻译:子明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