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抗生素污染水和土壤

历时1年,通过对上海及其周边城市一千多名学校儿童的抗生素生物监测证实,近六成检出1种抗生素。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李伯根/南方周末

中国第一份抗生素使用量和排放量清单近日出炉。这项研究发现,抗生素污染一半进入水体,一半进入土壤,这些抗生素能够通过食物再回到人体,从而增加人的耐药性,这可能导致人类陷入“无药可用”的境地。

2015年6月,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研究员应光国课题组,公布了他们的研究成果。此次课题研究显示,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抗生素生产国和消费国。2013年中国共使用抗生素16.2万吨。这大约是英国的160倍。其中人用抗生素占到总量的48%,其余为兽用抗生素。

10年调研绘污染图

“多年来,我们到底用了多少抗生素,人用多少,兽用多少,都是未知的。”应国光感叹。这也是他坚持要做这项研究的原因——中国至今没有各类抗生素使用量的官方报告。

最初做研究时,应光国想从各个部门获取一些基础数据。但他跑遍了环保、农业、食药、卫生等部门,却一无所获。

课题组在从事养殖业的农民家调研,询问“平时会使用抗生素吗”,答案都是一致的:没有。但检测显示,几乎所有大型养殖场的动物粪便和饲料里都能检出多种抗生素。

从2006年开始,应光国的团队就开始进行基础数据搜集。他们在全国各处进行野外调研搜集数据。“我们跑遍了全国的大江大河,每条河从上游做到下游,采集水土样品,获取监测数据,收集环境污染资料。”应光国说。

最终报告形成了两幅“抗生素污染地图”,一幅是全国抗生素排放量图,一幅是全国抗生素排放密度图。

项最新研究揭示了抗生素污染在中国河流环境普遍存在。海河和珠江流域是环境抗生素污染最严重的两条河流,平均浓度超过79.3千克/平方千米,比雅鲁藏布江等西部流域数值高出几十倍。总体上,中国北方流域的抗生素浓度高于其他区域。

就抗生素年排放总量而言,洞庭湖是排放量最大的,高达3440吨。黄河、淮河、扬子江也是排放量最高级别的流域,都超过了3000吨。总量较少的是北江和珠江三角洲流域。

应光国的团队重点监测了36种抗生素,这也是环境常见的抗生素种类,它们的排放量高达53.8万吨,其中46%到了水体里,54%进入了土壤。

失控的抗生素管理

中国一半的抗生素贡献给了养殖业。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曾在2007年警告说,中国养殖的海鱼含有氟喹诺酮等在美国海产品中不允许使用的抗生素。

而大量的污水处理设备对抗生素的处理明显不足。应光国发现,很多养殖企业未经处理的污水就直接排放到河流,或用于农田灌溉。目前中国还没有对污水中的抗生素建立明确的标准(包括制药工业废水排放标准中都没有列出),“所以这是一个监管漏洞和难题。”清华大学饮用水安全教研所副研究员陈超说。

抗生素在人类和动物身上的滥用被认为是产生耐药性细菌的主要原因。在中国动物的饲养周期中,农民和农场主们一直向其投喂少量的药物,这些药物不是用于治愈患病动物,而是为了促生长,并抑制因近距离接触彼此的粪便而引发的疾病,动物吃下抗生素之后,只有很少一部分被吸收,大部分都会随粪便排出体外。

2013年,8名中国和美国科学家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发表过一篇研究报告,三家中国商业养猪场中的粪肥里发现了149种“独特”的抗生素耐药基因。

这种耐药菌可通过环境、食用上述动物的肉制品等方式传播至人体,有的演变成“超级细菌”,导致人们难以甚至不可能通过常规抗生素来治疗感染,而新药的研发根本来不及跟上。

威胁已经在人体中暴露。2015年4月,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周颖副教授课题组,历经1年,通过对上海、江苏和浙江的一千多名8到11岁的学校儿童人群尿中抗生素的生物监测证实,近六成检出1种抗生素,四分之一检出超过2种抗生素,有些甚至有6种抗生素。

抗生素在动物中的滥用和抗药性已经成了世界范围内公共卫生领域的重大问题之一,医生面临着选择越来越少、没有充足时间做决定等问题,他们常常被如何拯救病人生命的痛苦选择所困扰。每年至少有200万美国人患病,其中约2.3万人死于耐抗生素感染。

抗生素可以拯救生命,但滥用的威胁更可怕。学者们都希望抗生素能有统一规范的管理,不至于未来的人类“无药可用”。

据长期关注药品管理的北京大学药事管理与临床药学系管晓东博士介绍,中国的抗生素管理人兽是分开的。人用抗生素由卫生部门管理,而兽用则是农业部门管理。近年来医用相对控制更严。

2012年8月卫生部实施“最严限抗令”(《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办法》)以来,抗生素在医院和药店受到了越来越严格的监管。农业部门也不断出台禁用某些抗生素的清单,但由于农户分散,监管困难,效果不彰。

“对比欧美,欧盟已经禁止用抗生素来促进生长,美国和澳大利亚也正在禁止更多种类的抗生素。”管晓东说。

2013年12月,美国FDA发布了行业指导性文件《兽医饲料指令》,要求有执照的兽医监督抗生素的使用。一个典型的例子是,2015年3月5日,麦当劳公司宣布其在美国的大约1.4万家餐厅将在接下来的两年内,逐渐停止采购使用了“对人类用药有威胁的抗生素”的鸡肉。

陈超认为跨部门的合作是解决兽用抗生素问题的关键。他希望政府对养殖业中滥用抗生素的行为加大执法,同时给养殖户更多的用药指导,必要时应该把兽用抗生素也比照医院纳入处方管理,由经培训的兽医来实施用药。
 


原文发表于《南方周末》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Link

Could you provide a link to the report or the name of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