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报告称拯救海洋于气候变化迫在眉睫

我们都知道必须采取措施将全球气温升高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之内,但只有强有力的领导才能确保行动到位。

Article image

全球四分之一人口居住在沿海地区。对于他们来说,气候引起的海洋变化会使生活更加艰难。图中的亚齐渔民就是深受气候变化危害的人群。图片来源:HotliSimanjuntak/EPA/AAP

如果以前你认为海洋只是地球生态系统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海洋的变化也不会带来什么影响的话,是可以被原谅的。毕竟全球目前已经出版的关于气候变化的报告中只有5%涉及海洋系统。负责对经同行审查的科学文献做出评估的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此前也没有对与海洋有关的问题做过专门的论述,直到近期才发布了与之有关的报告。
 
海洋系统举足轻重:它掌管全球温度和大气,养育着30亿人口,并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地球的天气情况。海洋还具有很强的“惯性”——也就是说要使海洋发生变化需要极大的能量,而海洋一旦开始变化,要减缓其变化的速度则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我和几位同事上周在《科学》杂志发表了一篇论文。论文指出,阻止海洋发生重大变化的宝贵机遇可能会转瞬即逝,并同时触发一系列全球性的气候变化。IPCC去年就气候变化对海洋的影响进行了广泛深入的评估;在此基础上,我和本文的其他作者整理了最新的证据,提出了我们对人类活动引起的剧烈的气候变化对于海洋影响的预测性判断。
 
结果并不乐观。如果我们不能采取有效措施遏制全球变暖,那么海水将变得更暖、更污浊,某些地区海洋的含氧量和生产能力会下降,另外一些地区的海洋生态系统将会发生改变或者彻底消失。许多地区的渔业乃至国民经济面临拐点。海平面上升、风暴强度提高以及重要海洋地貌的丧失将导致沿海地区的生活多变而危险,从而与今日情景完全不同。
 
 
很多问题都取决于我们能否成功地守住2摄氏度这个各国家和地区一致同意的“防线”。然而,人们担心在世界各地目前的经济策略下,这样的目标是否可以达到,甚至有人质疑即便将全球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也不安全
 
如果我们有更安全的备选方案,那么质疑目前的目标不够安全也没有什么问题。然而我们没有。因此,年底召开的巴黎气候峰会要完成的任务实际上比我们任何人所理解的都要艰巨。正如我接下来会详细解释的那样,我们需要达成一项全球协议,在接下来的20年中将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水平降至零,否则我们将面临巨变。
 
呼吁行动
 
幸好世界各国领导人已经开始直面海洋问题的挑战。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和摩纳哥亲王阿尔贝二世(Prince Albert II)等要人已经发声,提醒人们危险迫在眉睫。
 
最新发出呼吁的是教皇方济各(Pope Francis),他也是首位就海洋变暖、酸化和海平面上升发出警告的教皇。在近期发布的通谕中,教皇指出“全球四分之一的人口居住在沿海或近海地区,而且……大多数超大型城市都位于沿海地区。”
 
 
梵蒂冈首次为海洋而战——奥夫•霍格-古尔伯格(OveHoegh-Guldberg),昆士兰大学全球气候研究院。
 
基于不断增加的证据,我们的研究再次表明上述领导人的正确性,我们的确需要对化石燃料排放和其他引发气候变化的因素采取果断措施。
 
IPCC的报告给出的最惊人的结论之一就是声称,“目前海水酸化的速度和程度比过去6500万年中的任何时候都至少高出10倍”。与目前的酸化速度相比,过去千万年中酸化速度较快的几个时期已经算是慢的了。即便如此,其也导致大量生物灭绝以及生态系统崩溃。仅仅考虑这一点我们就应该采取行动。
 
在北海等少数几个地区,冰线后退、海水变暖造成了海产品产量暂时上升的情况。但这些受益于海洋变暖的现象不过是少数个例,并很可能随着海洋进一步变暖和酸化而消失。
 
珊瑚礁或许是证明教皇通谕正确性的最佳事例。人们欣赏珊瑚的美丽,深知它的价值,但很少有人意识到珊瑚礁在保护海岸线、支持渔业等行业方面的重要作用。珊瑚礁每年创造几千亿美元价值,并维持着全球各地超过5亿人——大多数是贫困人口——的生计。我们的报告强调了珊瑚礁等生态系统对海水变暖和酸化的极度敏感性。
 
 
巴黎峰会的任务
 
当踩着这些重要生物的遗骸走向巴黎,我们都应该深知巴黎峰会上要完成的任务是何等艰巨。世界“碳预算”(参见此处此处)的分析表明,如果要把全球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工业化之前平均水平的2摄氏度之内,我们还可以排放大约5000到8000亿吨二氧化碳。也就是说,距离全球碳排放必须降为零的时点还有二十年。这的确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不过希望尚存。近期美中两国的气候协定让我们有理由乐观地估计,巴黎的谈判将比2009年哥本哈根谈判进行的更加顺畅。但我怀疑,各国领导人是否清楚要避免灾难发生所需要完成的工作量究竟有多大。或许本周中国重申其新的气候承诺的坚决性可以证明这一点。
 
计算之后我们会变得冷静:想象一下世界其他地区都按照美国中国的标准制定气候目标。那时候全球各国和地区还将消耗掉多少碳预算呢?
 
答案是全世界仍将排放1400亿吨二氧化碳,约合全球碳预算余额的175%到280%,这会导致全球平均气温上升超过3摄氏度(参见下图橙色线条)。这将给我们以及子孙后代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如今海洋带给我们的诸多好处(珊瑚、海产品、海边的居住环境)都将变得面目全非。
 
 
道德的回应
 
提到“我们以及子孙后代”让我们想起教皇方济各,和其所说的对任何事情都不要仅仅考虑经济价值这句话的重要性。即便是从纯粹的经济意义考虑,按照IPCC计算,将大气中二氧化碳含量控制在百万分之450个单位以下(这使我们很有希望守住2摄氏度的安全线)仅需花费全球每年消费量增长额的0.06%。考虑到这点,我们不禁疑问为什么我们不立即采取行动,尽早解决这个问题?
 
对于这一点,教皇方济各提出了一个重要的观点:
 
一言蔽之,商业利润只计算并支付了一部分成本。只有当“用尽所有人共享的环境资源的经济和社会成本都被透明地确认并全部由造成这些成本的人而不是其他人或者子孙后代承担”时,业界才能从商业道德的角度认识到这些行动的必要性。
 
我们只能希望,即将参加巴黎峰会的各国和地区领导人能够听从教皇的感召,朝着新的方向努力。
 
译者:子明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