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批评者称中国投资欣克利角C核电站非明智之举

英国在基荷电源及核工业建设期限和预算吃紧的情况下,仍积极推进欣克利C核电站的建设。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EDF Media Centre

 

本周,中英两国就中方出资在英国投建新核电站一事展开了进一步商讨。计划筹建的核电站为欣克利角C核电站,位于英国西部的萨默塞特郡(Somerset)。该项目极具争议,然而一旦建成,它将成为英国二三十年来首座全新的核电站。项目采用法国公司的设计,但该设计方案尚没有顺利建成的先例;目前英方正在积极与中国协商,希望吸引中方投资。

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在其北京之行中说,有了中方的投资,英国至少能在布拉德维尔(Bradwell)再投建一座核电站,用于促进东部地区的发展。

照目前的规划来看,欣克利角C核电站的电力生产成本将是全球最高。此外,由于技术和投资方面的原因,英国国内对核电站建设的反对之声也日益高涨。高级公务员、英国前财务部常务秘书特恩布尔勋爵(Lord Turnbull)预言,欣克利角C核电站将会成为“一个无底洞,一座华而不实的庞然大物。”

能源供应商RWE Npower公司首席执行官保罗·马萨拉(Paul Massara)将欣克利角C核电站计划痛斥为一个“遗害子孙后代的昂贵错误”。独立能源价格比较网站energyhelpline.com称,这一计划意味着英国居民每年的总电费将上涨52亿英镑(514亿元人民币)。

来自技术方面的反对意见首先针对的是项目的设计方案。该方案由目前深陷危机的法国阿海珐(Arava)集团设计,且尚无顺利竣工的先例。因此,承建该项目的法国电力集团(Electricite de France,简称EDF)对核电站是否能够建成也愈发不确定。最早采用该设计方案的是芬兰奥尔基洛托反应堆(Olkiluoto reactor),工程始于2005年,预计2009年完工,总耗资30亿欧元。但最新消息是完工日期被推迟至2018年,总耗资也猛增至85亿欧元。

第二个采用该方案的项目是建在法国弗拉芒威尔(Flamanvile)的核电站,开工时间为2005年7月,最初预计于2012年投入生产,耗资30亿欧元。但就在本月,完工时间推迟到了2018年,总投资也增至105亿欧元。采用了与欣克利角C核电站相似设计的中国台山-1号和2号反应堆也遭遇了延期完工和成本超支的问题。这两个核反应堆分别于2009年和2010年开工,最初计划于2014年完工,但目前已经延期至2016年,工程延期造成的额外费用目前还未可知。中国核电站的施工成本尚没有可靠的参考数据。

英国国内对筹建新核电站满足能源需求的质疑也日益增长。事实上,随着用电效率的提高,英国的整体用电需求实际是在下降的。另外,与欧洲大陆更加紧密的联系也为英国提供了价格更为低廉的电力。从英国政府公布的所谓的预购价格来看,(倘若核电站能够顺利竣工)欣克利角C核电站的电力价格约为英国目前电力批发价格的3倍。虽然目前很难对未来的能源批发价格进行估计,但不难相信,随着可再生能源行业的投资开始产生收益,欧洲未来能源价格必然会继续下降。

支持新建核电站的人认为,虽然欧洲可再生能源行业的发展十分可观,但一旦可再生能源供应出现故障,英国仍旧需要基载电力来保障电力供应。但随着技术的发展,这一观点愈发显得落后,英国也可能因此无法从可再生能源革命中充分获利。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查塔姆研究所)能源政策专家安东尼·弗罗加(Antony Froggatt)告诉中外对话:“问题在于需要多大的产能?英国的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是有约束力的,因此我们必须增加可再生能源。我们正在逐步减少煤炭发电,也延长了现有核电站的寿命。关键是这个系统能不能应付冬天能源不足的问题?但我们和欧洲大陆建立了新的联系,平衡(电力供求)的机会也增多了。很多研究表明,基载电力这个概念已经过时了。”

权衡

弗罗加认为,即便英国确实需要保留基载电力,欣克利角C的投资之高,实在难以自圆其说。英国投资银行、金融分析机构Liberum指出,建设装机容量320万千瓦的欣克利核电站需要投入160亿英镑,如果这笔投资用于建设燃机燃气发电站的话,则装机容量可以达到2700万千瓦,产能超过核电站的9倍。

燃机燃气发电站不仅造价更加低廉,而且能够避免将来核电站退役及核废料储存带来的无法估量的花费。另外,由于天然气的灵活性更大,不会阻碍新的可再生能源并网。反观核电站,其产能缺乏灵活性,使平衡电网的工作变得更加困难。能源专家认为,核能已经落伍了,在这个能源生产和分配方式快速转型的时代,这个核电站最后可能会落得一个荒废的下场。

Liberum认为欣克利角C核电站是“一笔巨大的赌注”,赌的就是化石燃料未来的价格将会非常高。但一旦赌输了,“欣克利角C并网收费时,我们就会发现,这个项目的投入有多么疯狂。”Liberum还表示:“说实话,我们也很吃惊。英国政府居然认为这个赌注值得下,他们居然觉得签下这个每一万千瓦耗资5000万英镑、耗时9年才能竣工的电站没有问题。”

忧虑

该项目的顾问汇丰银行(HSBC)也高度质疑核电站的建设,并在2015年7月的一篇报告中列出了关于欣克利角C核电站建设的八条忧虑。报告不仅指出将来英国的用电需求可能会下降,而且提出随着英国与欧洲大陆电网的连接越发紧密,该国电力工业的格局必将发生改变。汇丰银行担心欧洲大陆的产能过剩将会造成英国电价的进一步下跌。此外,法国公司设计方案的不良记录以及将来可能面临的法律挑战都在汇丰银行的八条忧虑之中。“电力价格的前景并不乐观,这也使得未来欣克利角C核电站的预购价格显得愈发荒唐。”汇丰银行在报告中补充道。

早在建设开始之前,欣克利角C核电站的预计发电成本已经出现了快速上涨。2004年,法国电力集团(EDF)估计一系列四个反应堆的发电成本约为每兆瓦时27英镑(这是2004年的值,换算到2013年约为37.2英镑)。到2012年,这一数值已经翻了将近两番,达到了两个装置每兆瓦时92.5英镑(2012年的值),四个反应堆每兆瓦时89.5英镑。项目初期估计,截止2024年项目竣工,发电成本将升至每兆瓦时121英镑。此后,法国方面宣布工程延期,毫无疑问,相关的费用也将随之上涨。

成本上涨

和发电成本一样,工程的建设成本也呈上升趋势。2008年,英国政府的成本效益分析估计,核电站的建设成本约为每千瓦1250英镑,加上建设期间的利息以及现场废料存储等花费,一个160万千瓦的反应堆总造价为28亿英镑。政府公布的数据表明,截至2013年,两个装置的建设成本从120亿上涨至140亿,法国电力集团则表示会涨至160亿英镑。

一年以后,欧盟委员会表示该核电站所需的债务融资约为170亿英镑(约216亿欧元),并且最终的资本支出将达到340亿英镑(约430亿欧元),预计施工成本为245亿英镑(约312亿欧元),这一数字远远超出了开发商法国电力集团(EDF)给出的160亿英镑。欧盟委员会认为,这主要是因为项目建设长达10年,必须将利息费用计算在内,这是之前英国政府和法国方面没有考虑过的。

电站建设成本增加了十倍,能源批发价格却在下降。因此,应该重新计算成本-收益。据Liberum估计,法国电力集团的投资回报约在10%到14%之间,而大部分的风险都压到了英国纳税人的头上。

核电站的筹建在法律层面上也并非高枕无忧。奥地利总理维尔纳·法伊曼(Werner Faymann)此前表示,欣克利角C核电站开了一个“糟糕的先河”,英国这样承诺投资一个成熟且不可持续的能源技术违反了欧盟规则。奥地利方面宣布,将通过法律渠道应对英国政府打算对该核电站建设进行巨额补贴的提案。

风险增加

弗拉芒威尔(Flamanvile)工程宣布延期之后,法国电力集团(EDF)承诺将更新核电站设计,但预计方案将在欣克利角C核电站开工之后方能出台。英国首相前能源顾问尼克·巴特勒(Nick Butler)曾经写道:“这一工程将会遗臭万年……让后人看到英国政府(上至部长、下至公务员)的无能,无法应对复杂的商业贸易。”

虽然中国政府一直积极寻求与英国的合作,希望能够在英国建立自己的核反应堆,但中方其实也承担着风险。欣克利角C核电站项目遭受了如此广泛的批评,甚至核能支持者也对其提出了质疑。中国对其注资可能会引起国际社会的质疑,质疑其在新核能时代是否能够扮演一个负责任的合作伙伴的角色,并有可能影响近期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英国的访问。建设成本不断上涨,技术问题悬而未决,关于欣克利角C核电站的争议将会越来越多,参与该项目建设的各方也将难以全身而退。


翻译:金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