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习奥会:中美气候合作期待深入

习近平和奥巴马会晤,应涉及中美合作最重要的领域之一:气候变化。中美气候合作将有何突破?中外对话就此在中国采访了几位专家。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Stefano Paltera/US Dept. of Energy Solar Decathlon

习近平和奥巴马的会晤,与南海问题、网络黑客等棘手的议题相比,谈论气候变化很可能令双方感到更加愉快。气候变化是中美双方一年多来取得最大进步的合作领域,人们希望中美双方能巩固成果,并迈出更大步伐,为年底的巴黎会议释放积极信号。同时人们关心,中国会不会因为经济下行而无法履行承诺?中美如果进一步加强减排合作,将选择什么领域?中美在气候方面的交锋,其焦点可能是什么? 中外对话就此在中国采访了几位专家。

潘家华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所长、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委员

去年双方在《中美联合声明》中不仅表现出减排政治意愿,而且做出明确承诺,这个声明是比较全面、完整的,也比较具体。所以,今年习奥会气候议题不应该再有新的内容,但气候变化会是他们的共同关注点。我认为这一次双方会谈,第一,会进一步明确和强化推进巴黎协议达成的意愿;第二,会进一步明确承诺和表述各自国家减排的自主贡献;第三,在低碳城市、地方政府、企业方面的合作,会有进一步的深化。

中美在节能减排方面有很多领域可以合作。企业是技术进步的载体和推动者,在美国是以市场的形式来推进技术进步的,比如美国的太阳能屋顶计划,将自己家的屋顶出租给公司安装太阳能,中国也可以采用这样的办法来发展可再生能源,潜力非常大。美国地方政府在规划、标准的制定和执行方面有自主性,美国的州可以立法。但在中国,地方政府比较被动,中央政府命令做什么才做什么,中国的地方政府如果跟美国地方政府合作的话,在低碳城市的规划、交通管理方面都可以向美国学习。

中美在气候变化议题上已经表现出了很强的政治意愿和共识,现在需要将这种意愿和共识再进一步强化,推动年底的巴黎协议能顺利达成,并使巴黎协议以后的的执行能顺利进行。

张智康  中美能源合作项目前任主任

中美合作减少碳排放,需要企业的合作和带动。期待双方在这方面深入合作。但要支持和鼓励企业节能减排,一是要双边政府有系统性的规划,二是要有具体的财政支持。

习近平主席这次访美,带了很多企业家去谈项目。但这次同去的企业要谈的,往往是单个的项目,没有系统化。怎么落实项目和增加交流?双边政府要定好系统性的规划,一个是确定哪个行业可以合作,明确合作范围,比如电力行业 、 建材行业、煤化工行业,鼓励研发新的技术和转让共享。

另外一个是确定地区,要有明确的地方,比如在煤炭地区加强合作,还要具体到哪项技术。

节能减排要落实到企业,但企业考虑的是成本和利润,所以推动它们做节能减排需要鼓励。目前来看对于企业的合作减排,双边都还没有具体的财政支持。中美两国可以合作建一个国家层面的基金,来鼓励和支持双边的企业。两国政府也要给企业政策的鼓励,如审批简单化、快速化,同时可以免税、贷款等支持。

喻捷 中外对话气候专员

此次习主席访美,气候是必然议题。但这次在气候变化方面的会谈,不像去年APEC会后中美气候宣言那么重要。事实上,去年的宣言就是今年两国分别提交的国家独立自主贡献(INDC)的根本基础。

自2009年就开始酝酿的中国排放数据准确性的问题上,双方可能还是会为巴黎谈判探探底。2009年这一议题以“可测、可报、可证”(MRV)的概念出现,进而发展成今日谈判语言中的“透明性和可靠性”(T&D)议题。因为被美国国内政治所挟持,所以在未来的谈判中,奥巴马政府也需顾及国内的舆论和压力。而对于中国政府,这方面的承诺一方面受国内的统计系统不完善的羁绊,另一方面关乎数据所涉及的国家安全因素,因此最后能否达成妥协、如何达成妥协,也引世人关注。

可以想见,最后双方的一揽子成果,或许会包括气候方面的一些表态,而更实在的是企业层面的合作。行前,中国媒体就对哪些企业家会随习主席出访一一剖析。据查名单,其中能源行业只有一家民营企业新奥能源。在中美能源合作中,新奥是近年的明星,他们先后与杜克能源在太阳能光伏领域合作,与GE合作数据中心分布式能源占、煤改气等领域。新奥计划在未来10年内,在美国能源领域投资50亿美元。

今年,奥巴马政府除了递交一份没有太大惊喜的INDC以后,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国内的《清洁电厂计划》中,这个靠美国环保署(EPA)推动的方案,是奥巴马落实其2030年减排目标的一个着力点。但是,在气候国际外交方面,受制于参众两院不可能批复公共资金用于发展中国家的气候适应和减排,所以,美国在外交上的推动力是不够的。

在今年的国际谈判中,美国因受制于国内政治,不太可能成为拉动前进的火车头,虽中美峰会吸引全球目光,但引领的动力恐怕最终还是要来自欧洲。

相反,十二月巴黎气候谈判的东道主法国政府要卖力得多。除了早早提出了对会议的期望,还积极投身穿梭外交。据了解,今年一年,法国气候特使访华的频率甚至超过了一个月一次。而在中美元首会面之前,两国高官和部一级谈判主要聚焦于经贸领域和地区性冲突等议题。

马中  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院长、教授

可能有人怀疑中国是否能履行减排承诺,这没必要,实际上,中国是主动承诺、积极减排,不可能不履行承诺。为什么这么说?有这几个原因:

第一,中国承认,目前排放量不但全球第一,而且比美国的排放几乎高出一倍。中国人均碳排放已超过欧盟。这是非常紧迫的形势,中国不得不积极应对。

第二,中国有底气做大幅减排。虽然承诺在2030年达到排放峰值,但主流的研究机构乐观地判断,峰值可以提前。现在中国经济增速减缓,GDP年增长7%,这意味着对煤的需求下降很多。当GDP年增长达到10%时,煤消费的增速是8%。但当GDP的年增长是现在的7%时,煤消费的增速是零。 2013年的煤消费量是近几年来的峰值,2014增速为负值,现在也在下降中。

除了经济增速放缓,中国还在进行经济转型。从2013年开始,中国的第三产业超过第二产业,2014年以后,这一差距达到6个百分点,现在第三产业占48%, 第二产42%,这在中国是从来没有过的。如果这种态势持续下去,产业结构继续调整,三产增速超过二产,那么中国的煤消费量在2013年就到顶了。煤消费不增长,碳排放就不增长。

所以,中国做出承诺是有依据的。另一方面,这3年来,中国的新能源发展增速加快,中国规划到2020年,五大非化石能源占比达到15%。2010年时,这个数字不到10%。但在过去去的4年中,增速加快,现在已达到12.3%。

经济下滑和经济结构调查导致碳排放增速放缓或减少,但也有人认为,中国面临经济下行压力,为了拉动经济,有可能大量投入。他们可能想到2008年中国投资4万亿元的先例。但中国各界目前对那种做法持批评态度,再用老办法来进行投资拉动经济,决策层不会这么干的。而且,即便想这么做,也不可能。2008年,经济增长很快,对钢铁、水泥、电力等行业有大量需求,而现在这些需求都不存在了。而且,中国也不准备回到GDP年增长10%的时代,能达到7%就满意了。

卢伦燕,WWF气候与能源项目总监

中国经济目前面临的下行压力,从短时间来讲,有利于实现减排承诺。从目前我们能够看到的信息,中国政府不会再走低端、高耗能、高污染的经济刺激道路。

“减排”是一项责任,但“责任”不是这个问题的全部。减排还涉及到新的经济发展机遇和改善国内环境。我们看到目前中国有很强的内生动力去减排。中国目前的经济下行压力并非因为前一阶段的减排,可能恰恰说明我们的产业低碳化和升级还不够快、不够充分。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Doubts about the mesure of the pollution.

The mesure of the pollution is wrong. For instance you calculate the pollution of the air with millions of Wolkswagen whose emissions are underevaluated. How could you ascertain that you are doing what is excpecting of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