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雄心与挑战:从亚投行到“一带一路”

亚投行和“一带一路”两个雄心勃勃的项目已成为中国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AIIB

截至2015年9月,中国发起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已经有51个意向创始成员国签字参加,并预计于今年年底前正式运行。中国历来对布雷顿森林体系以及有关机构予以支持和合作。但与此同时,中国由于现有多边框架限制了其全球发展的抱负而感到不快。西方主导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缓慢的改革进程使中国和其他发展中经济体无法在国际政治经济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亚投行将有助于扭转目前的局势,提升中国作为大国的地位。

中国还提出了“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经济带”,或称为“一带一路”的构想。这是一个范围更广、雄心更大的计划。亚投行将为“一带一路”计划融资。亚投行启动资金将为500亿美元,并最终逐步提高到1000亿美元。“一带一路”预计投资金额将达到1.4万亿美元,是马歇尔计划的12倍左右,后者的规模,按照今天的货币价值水平计算大约总计1200亿美元。除了经济方面的好处之外,亚投行和“一带一路”计划还将显著促进商品、服务和人员在各国之间的流动。

过去二十年中,中国对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或者“硬件”建设做出了很大贡献,但在“软件”或者软实力方面中国仍然存在差距。中国政府希望这两项非强迫性、非军事性的新计划可以帮助其树立负责任的全球大国形象。亚投行和“一带一路”计划不仅成为了中国新外交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反映了其日益增长的利益和实力,还是实现习近平主席“中国梦”的重要环节。

中国正处于经济转型阶段,从出口外向型发展模式转向以消费和对外投资为基础的新的经济模式。这一过程在2008到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加快,因为这场危机严重削弱了西方国家对中国制造业产品的需求,以及对发展中国家投资的能力。中国投资的对象不仅限于发展中国家,还包括发达经济体国家。根据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和荣鼎集团近期的研究,2000年到2014年,中国企业在美新建或者收购公司的支出近460亿美元,并且大多数行动均在过去五年中完成。中资企业如今直接雇佣美国员工人数超过8万人。

在中国对外投资不断增长的过程中,如果美国能够守住其现有地位,那么到2020年,其吸纳的中国投资将达到1000亿到2000亿美元,从而使在美中资企业的全职美国员工人数增长到20万到40万人。

多年来,美国及其欧洲盟国一直将中国称为“搭便车”的国家,并敦促北京肩负起更多的国际责任。当中国尝试着担负起更多国际责任的时候,美国却又开始怀疑其意图,并对其日益提高的影响力表示担忧。简而言之,中国是“做也错,不做也错”。在中国人看来,诸如美国总统奥巴马所说的“我们不能允许中国制定贸易规则”这样的言论不仅是前后不一,更是无比傲慢。很显然,一个崭新的时代正在来临。中美两国都需要调整,从而适应新的全球现实。

中国的外交政策正在转型期,习近平也用行动证明他是一位强有力的领导人。虽然中国的雄心不小,但其领导集体仍然被腐败猖獗、收入差距扩大、人口老龄化以及环境恶化等严峻的国内问题分心。按照李克强总理的说法,如今中国仍有2亿人生活在贫困中。

如果认为中国的新外交手段表明中国已经放弃了邓小平制定的“韬光养晦”策略而转向更为侵略性的姿态,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这种观点低估了中国采取此种措施的内部需求。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亚投行和“一带一路”是对奥巴马政府调整亚洲战略的直接回应;其他一些人将它们视为一个更为强大的中国试图重新塑造全球秩序的例证。这些或许都是重要的因素,但它们背后还有更为重要的国内因素。比如,“一带一路”计划下提出的许多基础设施项目都将造福中国贫困的内陆地区,推动它们融入全球经济,并有助于缓解中国快速增大的国内收入差距。此外,这有助于推动中国朝着更为平衡、更加可持续的方向发展,并使中国得以将其低端的劳动密集型生产制造业转移到海外,解决今日中国面临的严重的环境问题。

挑战

中国在实施亚投行和“一带一路”计划的过程中面临很多挑战。首先,美日两国的态度较此前已经有所改善,但目前尚未表态要加入亚投行。虽然亚投行成员国中缺少了美国和日本也可以表现的很好,但两国的参与对于中国来说十分重要。因为,对于这家新成立的银行来说,美日两国的加入将会大大提升其信用水平,并增强其合法性。中国将亚投行视为改善与美日两国关系的新的平台。所以,中国必须更努力地鼓励美国和日本加入。

安全将是另外一个重大挑战。比如,作为“一带一路”计划的一部分,中国将修建长达8.1万公里(约合5万英里)的高速铁路,总长度将超过目前世界全部高速铁路线总长,涉及65个国家。谁将负责保护覆盖国家和数量均如此众多的项目?连接中国与巴基斯坦的喀什-瓜达尔经济走廊不仅包含公路和管道项目,未来还将向巴基斯坦输电。这条线路穿越的是世界上最为脆弱、冲突最频发的一些地区

很多亚洲地区东道国信用水平很差,这意味着很多项目可能一开始前景广阔,但最终将难以持续。虽然政府高层已经达成协议和共识,但执行仍要在地方层面展开。基层政府往往不在乎中央政府的政策,而且并非总能配合外国投资方的工作。

一些人提出,亚投行和美国领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可以实现互补。近期达成的TPP将建立下一代的商业规则,也就是经济更加深入融合的“软件”。亚投行作为对世界银行和亚洲发展银行的补充,可以帮助向亚洲发展中经济体的“硬件”或者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融资。关键是如何将良好的意愿变为切实的合作。对于亚投行和“一带一路”将在多大程度上促进中国的创新和生产力,还有很多十分现实的问题需要解决。

随着经济增长速度放缓以及外汇储备下降,向亚投行和“一带一路”提供资金将是中国的另一个重大挑战。中国近期的市场波动或许会削弱对于如此宏伟的国际项目的政治支持。中国雄心勃勃的新计划很可能不会一帆风顺。


本文首先刊发于thediplomat.com,原文参见链接


译者:子明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