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观点:富裕国家必须正视气候融资承诺

我们现在必须建立起一个公平、公正的体系,让苦苦挣扎的国家获得所需的气候融资,同时让那些小气的富裕国家亮亮相,让他们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pixabay

本文原载于环球资本杂志官网。环球资本杂志是一家全球领先的新闻、意见和数据平台,主要服务对象为使用或参与全球资本市场运作的个人或机构。

应对气候变化的过程中金融手段必然会发挥重大作用。如今巴黎气候峰会日益临近,而气候融资的状况眼下却是一团糟。

除了少数几个承诺全力承担融资责任的国家外,多数国家做的还远远不够。然而,对于那些“袖手旁观”的国家,我们却也无可奈何。

几家多边发展银行正在竭尽所能,但若没有新的资本注入,他们能做的也只是在现有资金范围内“拆东墙补西墙”。

所以说,一场彻底的变革已经迫在眉睫了,不过随之而来的将会是一场政治硬仗。

绿色技术投资的脚步正在加快,但是仍然不足以遏制气候变化的态势,而且很多都没有落实在最需要帮助的贫穷国家。这些国家对全球变暖的“贡献”最少,然而海平面上升和极端气候这样的事件却对他们影响最大。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其实已经有解决方案了,只不过实施过程中遇到了一些阻碍。

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峰会时,与会各方并没有就削减温室气体排放达成一致,但是他们觉得总归要让外界觉得大会还是取得了一些成果。

所以发达国家许诺,2020年之前(这个遥远的时间点选的好像不错)他们会每年‘筹措’1000亿美元作为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的援助资金,从而帮助后者(慢慢地)减缓并适应气候变化的影响。这笔资金原本计划从2009年到2020年将逐年增加。

六年过去了,也许你会觉得这些富裕国家应该已经计算好了每个国家所应承担的份额,以及哪些钱该花,哪些不该花。。

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1届成员国会议即将于12月在巴黎召开,这也被认为是达成全球气候变化应对协议的最后一次机会。发达国家终于也意识到,他们需要拿出些行动兑现1000亿美元的援助承诺。否则,发展中国家可能会在巴黎峰会中不做表态,拒绝削减温室气体排放量。

所以,秘鲁和法国这两个气候大会即将离任和上任的轮值主席国在7月发表声明,将委派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进行首次官方调查,就富裕国家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的气候融资援助给出一个具体的答案。

10月9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年会在利马举行,该份调查报告也同时发布。调查显示,2013到2014年,发达国家提供的气候融资总额为570亿美元。用发达国家的话说,这一数字为在2020年实现1000亿美元目标“从政治上指明了一条可靠的道路”。

但是,发达国家的表现最多只能算是及格。

重新定向的援助

首先,发展中国家肯定觉得他们曾经得到过承诺,这1000亿美元气候融资不会影响到现有的捐助计划。但是,其实发达国家正是用本来的援助资金补了这1000亿美元的窟窿

比如,2014年英国曾表示要向为了帮助协调哥本哈根会议的资金流向而成立的绿色气候基金组织提供7.2亿英镑的资金,称“英国政府许诺每年将其国民生产总值的0.7%用于海外发展援助,而此次的资金正是来自这一款项下属的国际气候基金”。

款项稀释

更严重的是,哥本哈根协定还允许私人资本参与到这1000亿美元的计划中来,而且并没有设立特别的限制。

当然了,人们的第一反映是——“太好了,我们正需要私人资本的参与”。

我们的确需要这些资金。但是这也正是为什么公共款项的比例要越高越好。

因为公共款项能够带来乘数效应。如果一国政府或者发展银行为某个项目投入1000万美元,那么自然也会吸引来其他的私人资本。

有时候,公共部门投资可以帮助私人投资者规避风险,有时候则能够降低整体融资成本。即便公私两方资本借贷的条件相同,政府资本的出现无疑给了私人资本巨大的投资信心。

所以说,这1000亿美元的援助资金中公共投资的比例越大,带来的总体社会效益就越多(同时带给私人资本市场的机会也就越多)。

有一点我们必须清楚,有人曾经计算过,要完成全球经济的低碳转型,大概每年需要1万亿到5万亿美元,所以说公共投资比例最大化的重要性自然是不言而喻。

自愿捐资

第三个严重的问题在于,尽管从法律上讲,兑现千亿美元的承诺是发达国家的义务,但是各方却没有就责任分配给出具体的方案。

结果就是,每个国家都按照自己认为的责任比例行事。最终导致了援助任务分配的严重不均,重新划分责任也就成了当下的首要任务。

经合组织的统计显示,目前已落实的570亿美元气候融资中,大约有4成(228亿美元)来自政府,还有16亿美元主要是可再生能源的出口信贷。

多边发展银行累计提供了179亿美元(约占31%)的援助,而私人资本领域的协同投资为147亿美元。需要说明的是,经合组织关于多边发展银行的统计只包括了发达国家的资本额,而多边发展银行日常的资本来源也包括发展中国家。

尽管经合组织一直在强调透明公开,但是却没有公布每个国家具体的援助金额。

世界资源研究所的数据显示,这一数字主要依据的是2012年的承诺金额,其中有171亿美元来自各国政府,154亿美元来自多边发展银行。

这样的现实读起来的确不大乐观,但是的确只有挪威和法国担负起了自己应有的义务。

致敬“后进者”

根据1992年在里约热内卢签署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有23个国家被认定为发达国家,并有义务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经济援助,帮助他们逐步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

这些发达国家包括欧洲西部的欧盟国家,以及挪威、瑞士、冰岛、美国、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而经合组织的报告显示,另有四个国家也被加入了这一发达国家列表,他们分别是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和斯洛文尼亚。

根据世界货币组织对2020年各国国内生产总值的预测,人们可以大概对这23个国家的千亿美元援助责任分配有一个预估。

具体来说,每年各国需要提供的资金比例如下:美国440亿美元,日本94亿美元,德国79亿美元,英国76亿美元,法国58亿美元,而意大利、加拿大、澳大利亚和西班牙分摊剩余的250亿美元。以上数字大致分别相当于这些国家国内生产总值的0.2%。

从世界资源研究所根据以上各国提供的资料计算出的一组2012年的数据来看,挪威已经(双向)完成了这一2020年融资目标的91%,其余国家的完成比例分别为法国61%、日本44%、德国26%、英国10%、美国5%。

巴黎峰会前夕,一些国家纷纷表示会提高本国的气候融资总额。法国表示将在2020年把这一数字提高到每年56亿美元。这意味着,按照该国国内生产总值计算,法国的捐助资金总额与其在千亿美元计划中的责任数额基本相当。此外,法国方面还表示这些新增资金将不会影响之前允诺的援助款项。

德国也迈出了正确的一步,承诺将总额提升到45亿美元。不过英国政府的27亿美元计划显得就有些诚意不足了。

最大的问题其实出现在美国。虽然美国的经济规模是法国的六倍,但是它的气候融资金额却远远不及法国。

假如美国能够担负起自己的责任,想必其他发达国家也会紧随其后。不过遗憾的是,恐怕现在还没有哪个国家能够说服美国遵守承诺。

表明立场

各国似乎希望能够在不经意间通过包括私人资本和多边发展银行在内的各种渠道凑足这1000亿美元。

在利马,各多边发展银行竞相提高气候融资目标。

比如,世界银行集团就宣布将在2020年将目前每年103亿美元的融资额提升到160亿美元。然而这笔钱不过是从其他项目中借调过来的,因为世界银行并没有得到新的资金来源,他们还想把自己的资金充分利用起来。该集团的确也曾经呼吁增加资本投入,不过前提是投资方必须“支持联合国发展目标”。

没人知道发展中国家在巴黎峰会上将就争取金融援助做出怎样的努力,不过无论怎样,这都是他们的权利。

至少,发展中国家有权坚持要求发达国家在2016年底,就这1000亿美元的融资计划组成,以及具体的资金来源分配给出一个更为明确的计划。

最好他们能够坚持要求资金全部来自于公共投资领域。不过现实一点来说,如果可以达到七到八成的比例也很好。

同时,发展中国家还应该坚持气候融资不会影响现有的资金援助。

对于多边发展银行这种超越国家层面的组成部分来说,发展中国家应该要求其有新的资本注入。如果发达国家足够聪明,他们应该能看懂其中的逻辑——通过多国发展银行这种高效的资本渠道,他们的资金能够得到更好的利用。

最后,发展中国家应该坚持气候变化适应援助必须达到一定比例,而不只是对减缓措施的援助。要想让私人资本投资风电场很容易,因为这会产生利润。但是想要说服商业资本投资海堤或者抗旱系统,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富裕国家也许会要求继续壮大他们的队伍,比如把新加坡、韩国以及海湾国家等新晋的富裕国家也列入其中,尽管后者的温室气体排放量要小得多,对气候变化的影响也没有那么大。

在气候融资这个问题上,发展中国家的反对也许会让巴黎峰会的气氛变得紧张压抑。但是,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已经容不得多一分的拖延了。


全球资本关于气候金融的相关报道,请点击


翻译:Estell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