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发展煤电,越南在走钢丝?

中国一方面在国内出台限煤令,另一方面在越南投资兴建多家燃煤电厂,给越南的空气、水质以及人民身体健康带来了潜在的威胁。

 

堆积如山的煤渣突兀地立在Do Thi Chung所在的低矮居民区中。今年七月的一个晚上,暴雨如注,煤渣被雨水冲刷得肆意泛滥,形成一条条泥泞的河流,一路流到Chung家的门前。眼看着泥流要没到膝盖了,她不得不抱着孩子上二楼。

如今,这座越南北部小城已经几乎沦为废城。家家户户的门和窗都被成堆的干泥浆堵得死死的,中心街道上一条污水河穿流而过,行人有时不得不使用简易木桥通行。据Chung说,他们这个区共有47户人家,现如今只有7户没有搬离,由于她丈夫就在附近一家煤矿工作,他们还留在这里。

她坐在厨房外的一块油布上,忿忿地说到,“谁能想到情况会变成这样,到处都是土。”

越南希望到2030年将国内电力需求从2015年的1698亿千瓦时提高到6152亿千瓦时。为了满足增长的电力需求,政府计划建立新的燃煤电厂,除了消耗国内现有的煤炭储量外,还需要进口一部分煤炭。到2030年,燃煤发电在越南能源结构中的占比将由目前的36%提高到56%。

作为气候变化的罪魁祸首,以及过去几个世纪以来工业社会的主要污染源,煤炭饱受诟病。越南对煤炭的依赖已经造成了严重的环境后果。7月越南北部地区爆发洪水和泥石流,淹没了重要的露天煤矿,造成至少17人死亡,并遭到科学家和环保人士的强烈谴责。越南专业科学组织——化学学会的发言人在接受当地一家报纸采访时表示,多年来煤矿开采导致的地貌变化是此次洪灾造成的财物损失及环境破坏的直接原因。而总部设在纽约的非营利机构全球护水者联盟(Waterkeeper Alliance)则表示,煤渣处理设施会给周边居民带来威胁,而洪灾的爆发则凸显了越南政府在保护居民生命财产安全方面的工作尚不到位。

如今,越南民间组织警告称,新建燃煤电厂带来的经济效益不足以弥补其给空气、水源质量以及民众健康带来的损失。

绿色创新与发展中心主任NguyThiKhanh表示,“国家对煤炭行业的发展规划让我们非常担忧,政府和商业机构真应该重新考虑。”绿色创新与发展中心总部设在首都河内,该组织倡导使用清洁能源。

有毒金属排放

锦普市位于广宁省北部,据越南倡议组织——矿业联盟介绍,锦普市的无烟煤储量约占越南煤炭产量的90%。通往锦普的主路两侧随处可见多层的燃煤电厂,纵横交错的传送带,红白色的烟囱,成堆的黑煤直接堆在下龙湾和中国南海旁。风景如画的下龙湾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定的世界遗产,每年数以百万计的游客到此观光旅游。

越南矿业联盟的协调专员Tran ThiThanhThuy介绍说,广宁省一个多世纪以来都是产煤大省,尽管国有煤炭巨头越南煤炭矿业集团(Vinacomin)近期已经转为地下作业,但露天矿产量依然占越南煤炭总产量的60%。她还说道,根据越南工业贸易部提供的数据,该省煤矿开采每年所产生的固体废料多达46亿吨。

Thuy表示,“采矿会带来很多环境问题,比如烟尘、酸性废水以及重金属污染。”

有关越南煤炭开采和环境污染之间关联的研究很少。不过亚洲发展银行2009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采矿等作业给越南的地下水资源带来了“严重的威胁”,该国所有流域全部未能达到国家饮用水标准。

今年,绿色和平组织和哈佛大学的研究人员也发表文章称,2011年越南的煤炭污染物排放导致约4300人死亡,按照目前的行业发展趋势预测,到2030年,每年死亡人数将会达到25000人。

2013年,一个国际研究小组对锦普的稻田土壤进行了研究,结果中显示,煤炭开采过程中有毒金属会不断地排放到农田中。

他们发表在《环境科学与污染研究》(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Pollution Research)杂志的文章,“研究结果显示,当地的水稻品种会不断地吸收金属,这可能会导致金属在人体器官的累积,并引发严重的疾病。”

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

越南在其近期向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提交的自主贡献预案中承诺,未来15年,越南将无条件地减少8%的温室气体排放量。

尽管做出了承诺,但是如果按照越南以往的经济发展规划,温室气体排放量将会从2010年的2.468亿吨增长到2030年的7.874亿吨。越南政府在一项议案中表示在未来15年其温室气体排放最多可能降低30%,但前提是其他国家和国际机构能够给予其资金支持。

由塞拉俱乐部(Sierra Club)和美国其他环保组织共同发起的环保项目CoalSwarm三月份发表的一份报告称,全球范围内在建的百万千瓦级的燃煤电厂共有276座,其中越南就有17座,到目前为止是包括煤电强国印尼在内的东南亚国家中数量最多的。

中国支持越南的煤炭产业

越南煤炭矿业集团(Vinacomin)和国有电力巨头越南电力集团(Electricity Vietnam)所运营的煤电和水电项目几乎垄断了越南的电力行业。其中有些电力项目归越南的私营或国有企业全资所有,还有许多项目则要么由中国合作企业投资,要么高度依赖中国技术。

根据荷兰“金砖国家国际农政研究计划”五月份发表的一篇会议论文称,过去二十年来,中国在越南水电行业的投资稳步增长,目前越南水电行业90%的设备都是由中国企业提供。

而在煤炭行业,CoalSwarm根据新闻报道整理的数据显示,八个现有的或计划建设的越南燃煤电厂都有中国投资商的身影。

七月份,越南煤炭矿业集团对外宣布,两家中国公司计划在南部平顺省建设一座120万千瓦的燃煤电厂。根据路透社的报道,该项目耗资17.5亿美元,是目前为止中国在越南最大的投资。

“不能否认,外国投资商和承包商,尤其是中国投资商对越南的贡献,特别是在高科技、高素质的管理人员、以及大量现金流方面的贡献。”越南能源领域专家、美国律师事务所Duane Morris越南办事处合伙人奥利弗·马思曼如是说。

然而,绿色和平组织驻北京的煤电专家洛里·米利维尔塔却表示,中国在越南煤矿产部门的投资似乎有些自相矛盾,因为中国在越南投资的同时,却出于对空气污染的担忧,在不断加大国内的限煤力度。

他说道,“按照目前中国在越投资兴建电厂的预期碳排放水平,这类电厂根本不可能在中国兴建,中国的空气污染排放限量严格得多。”

绿色创新与发展中心的Khanh介绍说,公众对水电项目带来的环境污染表示强烈抗议,因此,越南国会日前决定取消数百个小型水电项目。她说,希望领导层能够采取同样的措施,停止兴建更多的燃煤电厂。

一些夏季洪灾中房屋受损的锦普矿工向中外对话表示,他们不怪越南煤矿集团或者政府,他们还说已经收到适量的补偿金,他们希望获得更多的赔偿,从而有钱在其他城市买新房子,因此,每户家庭可能需要高达4.4万美元。

一位名叫Nguyen Van Luu的矿工说,“这是一场自然灾害。”他边说边把客厅的干泥浆往外铲。

矿工Bui Ngoc Toan的家在路的另一端,他的家在洪灾中受损极为严重。他说,近些年,煤矿开采确实给这个地区带来了严重的环境后果。不过他补充道,当地煤炭产业带来的经济收入远高于环境成本。

不过Do Thi Chung并不同意他的看法。

她说,“如果煤堆有10米、20米高,那也就算了。”

“可是那个足有200米高,”她指向街道尽头的煤渣堆,“指不定哪天下雨的时候就会倒塌。”



翻译:郑方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